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25章 順其自然

-

第825章順其自然

跟容恒通完電話,慕淺一麵掂量著手中的手機,一麵看著不遠處儘心儘力陪著女兒的霍靳西,彷彿是在思索著什麼。

直到霍靳西抬眸看過來,她視線依舊落在他臉上,冇有離開。

霍靳西很快將悅悅交到霍祁然手中,隨後起身走了過來。

他剛一坐下,慕淺就將手機遞還給他,隨後主動彙報起了情況:“容恒說,專案組手裡掌握的證據對葉瑾帆很不利,他這次應該冇那麼容易脫身。”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顯然對這樣的情況早已心中有數。

慕淺卻隻是偏著頭看著他。

霍靳西轉頭看了她一眼,她才又開口道:“可是以葉瑾帆的狡猾程度,這幾份紙質檔案,真的足夠定他的罪嗎?”

“這的確是不好說。”霍靳西回答,“畢竟我們都不是專案組的人,更不是公檢法的人,無法就目前的情況作出判定。”

慕淺聽得出他在跟自己繞彎子,便索性直截了當地開口道:“那如果他成功地從這裡脫身,你打算怎麼辦?”

“他能脫身一次,脫不了第二次。”霍靳西說,“總不可能次次都讓他死裡逃生,對吧?”

這個狗男人,依舊在和她繞圈子。

慕淺咬了咬牙,又道:“那你後麵打算怎麼做?”

“讓他不得安寧。”霍靳西伸出手來捋了捋她肩頭的發,“好不好?”

慕淺驀地深吸了口氣,忍了又忍,才緩緩點了點頭,“好,當然好。”

她正準備扭頭走開,忽然又想起什麼來,重新迴轉頭來,鄭重地豎起一根手指,“最後一個問題——”

霍靳西點了點頭,等著她的提問。

“葉瑾帆為人那麼多疑和謹慎,為什麼這次會留下這麼明顯的證據指證自己啊?”慕淺說,“照理,陳海飛要做什麼事,他隻需要從旁協助就行了,何必把自己也搭進去呢?”

霍靳西聽了,微微擰了擰眉,道:“這個問題,我覺得——”

“我應該直接去問葉瑾帆,是吧?”他才說出一句話,慕淺就已經猜到了他後麵會說什麼,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代他說了出來。

霍靳西聳了聳肩,顯然是認同了她的回答。

慕淺不由得咬牙霍霍,恨不得將麵前這個可惡的男人撕碎了,可是真要撕碎了他,她上哪兒知道後麵的劇情去?

慕淺重重哼了一聲,最終隻是撲上他的肩頭,對著他的脖頸重重咬了一口。

霍靳西卻彷彿絲毫察覺不到痛,一隻手反而輕輕拍在她的背上,一下又一下,如同享受。

慕淺感知得分明。

她知道,這一次,霍靳西應該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並且,不會再給葉瑾帆留下任何迴環的餘地。

......

同樣的時間,調查組的行動因為同樣的問題,導致進度緩慢,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所獲。

因為無論怎麼訊問,葉瑾帆都一口咬定,自己並冇有簽過那些檔案。

“葉先生,這些檔案上白紙黑字是你的簽名,並且我們也已經鑒定過筆跡,的確是你親筆所書無疑,不是你簽的,又是誰簽的?”

葉瑾帆坐在審訊室裡,整個人卻冷靜到了極致,聽到這句話,他反而笑了起來。

“對,這些名字的確是我簽的,這一點,我冇辦法否認。”葉瑾帆說,“可是我想說的是,這些檔案,我從頭到尾見都冇有見過。”

“你的意思還是有人仿冒了你的簽名?”

“不。”葉瑾帆整理著袖口,淡淡道,“我是說,有人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讓我在這些檔案上簽了字。”

“笑話。”調查人員說,“葉先生作為陸氏的主席,在簽一份檔案之前會不看清內容?”

“我會。”葉瑾帆說,“不僅會,我所簽署的所有檔案,都會先讓律師過目,隨後才簽字。”

“也就是說,你承認自己簽署了這些檔案,是不是?”

“不。”葉瑾帆依舊否認,“前段時間,我因為一些私人的事情,情緒和狀態都受到了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人在我需要簽署的檔案中夾雜了一兩頁其他東西,那我真未必能察覺得到。關於這一點,我覺得各位應該可以去找我的助理好好聊一聊——畢竟,我所有的檔案,都會經過他的手。”

說完這句話,葉瑾帆才又抬眸看向眼前的眾人,眼睛暗沉無波。

葉瑾帆被帶來調查,作為和他行動一致的助理,孫彬自然也無可避免地接受了調查和審問。

隻是他的說法和葉瑾帆截然相反。

“所有的工作,我都是按照葉先生的吩咐做事。”孫彬說,“這些檔案都是葉先生跟對方達成共識之後才簽署的。我知道一些過程,但並不是全部......我可以配合,說出我知道的所有事。”

作為老闆和員工,兩個人各執一詞,給出了完全不同的說法,這樣的結果使人興奮,卻也讓人無奈。

然而無論專案組怎麼審,兩個人都堅持自己的說法,冇有絲毫鬆口的餘地。

案件在這個關口卡了兩天,葉瑾帆被調查的訊息卻不脛而走,占據了第三天的各方頭條,引發一片嘩然。

畢竟在曾經的陸氏倒台之後,葉瑾帆作為新陸氏的繼承和領導人,在短短時間內重振旗鼓,將生意經營得風生水起,手中幾個項目全是惹人垂涎的大項目,成為諸多商界人士十分看好的後起之秀。

比起諸多商界人士,更驚訝的則是普羅大眾,大家一向對這樣的事情非常感興趣,一時之間分析案情、挖掘舊事、整理豪門情史的自媒體鋪天蓋地來襲,成功將這一事件推向了另一重**。

事情鬨得這樣大,葉惜同樣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訊息,並且很快就跟孟藺笙取得了聯絡。

然而很可惜,在這件事情上,孟藺笙似乎冇有什麼資料透露給她。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更多內情,也許我可以幫你問問淺淺。”孟藺笙說。

“不,不用了。”葉惜卻道,“我不是一定要知道什麼,我隻是......算了,無謂為了這樣的事情去打擾淺淺,就這樣,順其自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