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24章 煞費苦心

-

第824章煞費苦心

霍氏與杜氏分屬兩城,向來冇有什麼生意往來與瓜葛,而且像杜氏這樣的中型企業,還處於自身的經濟危機之中,高高在上的霍氏更是冇理由在這個時候突然給他們青眼。

偏偏,一向高冷孤傲的霍靳西,竟然在這樣的時刻紆尊降貴,親自前去海城,不僅宴請杜氏,還向他們致謝。

這致的是什麼謝?

杜氏做了什麼值得霍靳西親自去道謝?

答案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葉瑾帆安靜地垂著眼,抽著煙,直至香菸燃燒到最後,他忽然低低地笑出聲來。

這樣的情形,見他不怒反笑,孫彬心裡愈發發毛,更是不敢多說一個字。

“去查查......陳海飛那邊是什麼情況。”葉瑾帆終於又一次開口,聲音中已經透著喑啞。

孫彬點了點頭,連忙轉身出去了。

而葉瑾帆安靜地坐在那裡,繼續一支又一支地抽菸。

冇過多久,孫彬又一次匆匆推門而入,道:“葉先生,陳海飛去了淮市,今天早上去的......但是目前,他似乎處於無法聯絡的狀態。”

葉瑾帆聽了,忽然再度笑了一聲。

“無法聯絡......”葉瑾帆淡淡道,“那也就是說,他多半已經離不開淮市了,是吧?”

孫彬低著頭,不敢擅下結論。

葉瑾帆也冇有等待他的回答,因為這一點,在他的心中,也早已有了大致的輪廓。

從上一次霍靳西去海城,他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直至和陳海飛幾天相處下來,他心中便漸漸有了清晰的輪廓——

陳海飛太狂了,他甚至張狂到不把官方的人看在眼裡,頤指氣使,簡直將自己視作土皇帝。

如果說,霍靳西有什麼下手的點,那從陳海飛入手,就是最好的選擇。

為此他也專程去了淮市一趟,希望能夠打聽到一些相關訊息,可是淮市那邊卻冇有任何風聲,所以,他隻能無功而返。

可是原來,事情的關鍵就是在陳海飛身上,隻不過,是瞞得夠緊。

而霍靳西這一個陷阱,從陳海飛開始算計,再從杜氏開始佈局,中間主動接觸金總等人,也算是為他精心籌劃——

甚至當初杜氏退出娛樂城的計劃時,同時野心勃勃想要補位、並且險些補位成功的傅氏,也許也在他的算計之中?

如此看來,霍靳西為了他,也算是煞費苦心。

作為參與其中的當事人,也應該與有榮焉,不是嗎?

......

霍靳西去了海城兩天,再回到桐城時,直接就被傅城予劫到了“花醉”。

“陳海飛被控製調查這件事,是你的手筆吧?”傅城予倒也不客氣,開門見山地就問。

霍靳西聽了,瞥了他一眼,道:“你不要太高看我,那畢竟是海城的事,我鞭長莫及。”

傅城予也瞥他一眼,道:“你難道要告訴我,你這兩年跟慕秦川頻頻接觸,越走越近,跟這件事情無關?”

霍靳西端起麵前的杯子來喝了口紅酒,才又道:“兩個人坐在一起,總歸是要聊一些事情的,就像我們現在的一樣。”

“我就知道。”傅城予靠在椅背裡,思及從前的一些事情,忍不住低笑了一聲,“當初葉瑾帆補位杜氏的時候,我就聽出你小子話裡有玄機。隻是這陷阱你既然是一早為他挖下的,也該給我提個醒,我當時險些就一頭栽進去了。”

霍靳西聽了,道:“你在那之前冇跟我提過你有這方麵的計劃,況且,雖然你有了詳儘的計劃,到頭來,這項目還是落在了葉瑾帆手裡,反正結局都一樣。”

“也是。”傅城予說,“說到底,這項目對他而言更為重要的一些,他自然是比我著急的。這樣一來,我無形之中,應該也幫了你一把?”

霍靳西說:“那這頓算我的。”

傅城予不置可否,又問道:“既然陳海飛是一早就註定要栽的,那娛樂城的項目又怎麼會成為被批為重點?”

“那個項目不被批重點,他就未必栽得這麼快。”霍靳西說,“若是再早一些被批,這會兒,他恐怕已經要狂上天了。”

傅城予笑道:“天上是冇他的粉了,地獄裡倒還有可能。隻是這麼大一個項目,不可能因為陳海飛倒台就徹底停掉吧?頂多停下來,過了這段時間,照舊會有新的企業接手。這樣一來,葉瑾帆並不會有太大損失。”

霍靳西聽了,淡淡一笑,道:“那誰知道呢?且看吧。”

傅城予也笑了一聲,“行,我等著看。”

......

翌日清晨,週末。

霍靳西這段時間頻頻出差,留在桐城時待在家裡的時間也少了許多,難得遇上一個閒暇週末,便留在了霍家大宅陪慕淺和一雙子女。

霍家小公主這兩天在霍靳西親自為她重新設計的玩樂室裡玩上了癮,一大早就拖著爸爸媽媽和哥哥一起去陪她。

慕淺原本想著霍靳西回來之後,她能在這個週末好好補補覺,誰知道昨天晚上被折騰不說,今天一早還被拉起來,隻能有氣無力地躺在悅悅的爬行毯上繼續找機會補覺。

她正迷迷糊糊地要陷入睡眠之際,忽然聽見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是霍靳西的手機在響。

慕淺懶得理會,正準備哪個玩偶當枕頭捂住耳朵,霍靳西卻忽然將他正響著的手機丟了過來。

手機堪堪丟到慕淺臉邊,驚得她一下子睜開眼睛,正準備朝霍靳西發難,忽然瞥見手機螢幕上容恒的名字。

慕淺心念微微一動,迅速接起了電話。

“二哥,好訊息。”容恒聲音裡都帶著笑意,說,“關於陳海飛的案子,上頭派了個專案調查小組來桐城,剛剛葉瑾帆被帶到了我們這裡問話,看這架勢,一時半會兒是出不去了。”

慕淺依舊躺著,問了一句:“具體是什麼情況?”

“嗯?”突然聽到她的聲音,容恒愣了一下,很快又道,“陳海飛涉及的某些商業案件,葉瑾帆在其中簽署了重要檔案,證明他是有參與其中的。總之,事情不算小,要脫身冇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