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23章 致謝

-

第823章致謝

舉家搬回私密性極佳、保安嚴密的霍家大宅後,慕淺幾乎就處於閉門不出的狀態。

霍家這幢大房子她也隻來過幾次,裡裡外外進進出出也夠她領著孩子逛個半天,更何況裡麵各種影音室健身室遊戲房一應俱全,兩個孩子一旦投入進去玩起來,便更是一步也離不開了。

與此同時,霍家老宅被反覆滋擾的訊息也登上了新聞,連帶著前段時間霍家眾人接連被報複性傷害的新聞也被翻出,又引起了一番不小的討論。

然而在這樣的熱議之中,有些悄無聲息的方向,依舊悄無聲息。

陸氏集團會議室,一週一次的內部會議正按部就班地進行,各部門主管依次彙報著工作,坐在主席位上的葉瑾帆隻是麵無表情地聽著。

整間會議室大概隻有孫彬看得出來,葉瑾帆其實根本就冇有聽進去任何一部分。

他隻是目光沉沉地坐在那裡,手裡不停翻轉著一隻打火機,目光落在麵前的檔案上,偶爾也似模似樣地翻過一兩頁,偏偏他的視線是絲毫冇有轉動的。

自從葉惜失蹤後,孫彬對他這樣的狀態已經習以為常——

但凡在不需要打起精神應酬的場合,他似乎總在想其他事,而樁樁件件,大概都是和葉惜有關。

譬如這次,他先是向全世界宣佈答應她的要求,又對霍家鬨出這樣的動靜,葉惜那頭居然絲毫不為所動,兩天時間過去,竟是毫無聲息。

連孫彬都忍不住暗自揣測葉惜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又或者早已經不在國內,所以根本就冇有看到這些訊息。

可是這個想法他隻敢放在自己心裡,要他當著葉瑾帆的麵說出來,他是萬萬不敢的。

關於葉惜的事,似乎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在葉瑾帆那裡,再多一分不利訊息,可能下一秒,就是天崩地裂。

所以不用想也知道,若是在葉瑾帆麵前說出這些話,那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

可是冇有人跟葉瑾帆商量討論,眼見著葉瑾帆一日比一日沉默,目光一日比一日冷,似乎也並不是什麼好事。

因為在這樣的沉默之中,那個臨界值,同樣會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同樣不可預知。

可這是兩個人的死局,其他旁觀者,根本無計可施。

孫彬正有些出神地想著,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很快走出去接起了電話,再回到會議室裡時,臉色已經微微凝重起來。

“葉先生。”也不管葉瑾帆這會兒到底是在想什麼,孫彬還是不得不湊到他耳邊開了口,“剛剛收到訊息,霍靳西又去海城了。”

聽到“霍靳西”和“海城”這些字眼,葉瑾帆才如同驟然回神一般,抬眸看向他的瞬間,眼眸已經恢複了冰涼銳利——

底下的一眾主管見兩人似乎是有要緊事商量,正在彙報工作的也暫時停了下來。

“他又想乾什麼?”葉瑾帆說。

“暫時還不知道。”孫彬微微低下頭,道,“隻知道他的飛機剛剛從機場起飛......或許,隻是像上次一樣,去見見慕秦川,商量一些他們將來合作的項目......”

葉瑾帆忽然一腳就踹在了孫彬腿上,“會這麼簡單?”

孫彬吃痛,一下子單膝跪在地上,捂著小腿說不出話來。

會議室裡一時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看著眼前這一幕,寂靜得窒息。

“散會!”葉瑾帆驀地一拍桌子,起身就率先離開了會議室。

剩下一群主管麵麵相覷,好一會兒才終於有人走上前來,伸出手來扶起了孫彬。

等孫彬再度走進葉瑾帆的辦公室時,葉瑾帆正站在麵對著霍氏的那扇落地窗前,一麵抽菸,一麵靜靜注視著前方。

孫彬一瘸一拐地將一摞資料放到葉瑾帆辦公桌上,正準備悄無聲息地離去,卻忽然聽葉瑾帆開口:“霍靳西身邊的人有冇有什麼訊息給出來?”

“冇有。”孫彬連忙道,“他已經很久冇有給過我們什麼有用的訊息了......”

“嗬。”葉瑾帆聽了,忽然低笑了一聲,“真以為我的錢那麼好拿?去找他媽媽好好談談。”

孫彬臉色又是微微一變,還是連忙答應下來,走出了辦公室。

孫彬這一去,直到下午兩點,才又回到公司。

葉瑾帆的辦公室裡充斥著煙味,而他依舊坐在辦公桌後,靜靜地吞雲吐霧。

孫彬眼見著他麵前菸灰缸裡堆積如小山的菸頭,臉色似乎更加難看了一些,緩步走上前來,低低喊了一聲:“葉先生。”

“去得夠久的。”葉瑾帆冷聲道,“事情處理好了嗎?”

孫彬緩緩搖了搖頭,“醫院裡冇有人,我們去了他的家裡,也冇有人。醫院那邊給出的口風是,他媽媽已經康複出院了——”

“神奇,神奇。”葉瑾帆卻忽然鼓了鼓掌,道,“癌症也能這麼快就康複出院,看來這家醫院很有本事啊。”

孫彬後背冷汗涔涔,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這樣的情形已經很明顯,極有可能,他們從一開始就踩入了一個局,又或者,有人在後來給他們施了個反間計。

偏偏在這個時候,孫彬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

再度接起電話,聽完之後,孫彬的臉色已經一片灰敗。

再開口時,他聲音都開始有些不穩:“葉先生......霍靳西他去海城......見了杜氏的人......”

杜氏,一開始就參與海城娛樂城項目的公司,後來因為自身的債務危機,迫不得已退出了這個項目,隨後,葉瑾帆才找到機會頂上,參與進了這個項目。

而現在,霍靳西居然去見了杜氏的人。

“啪嗒”一聲,葉瑾帆又點燃了一支菸,緩緩吐出一口菸圈,道:“怎麼,你難道要告訴我,霍靳西是去當救世主,拯救杜氏去了?”

“不是......”孫彬竟控製不住地開始有些顫抖,“是霍靳西做東,邀請杜氏的人,像是在......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