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22章 定案

-

第822章定案

是日傍晚,一輛黑色的車子緩緩駛入了城南某高階彆墅小區。

車子在一幢小樓門口停了下來,司機下車打開後座車門,而後,孟藺笙從車上走了下來。

司機從後備箱拎出幾袋子禮物,跟著孟藺笙走到房門口,看著孟藺笙按下了門鈴。

兩聲過後,屋子裡冇有任何動靜。

孟藺笙也不著急,重新又按了門鈴,耐心等待著。

一直到幾分鐘後,屋子裡才終於傳來一絲動靜,緊接著,裡麵的人緩緩打開了門。

孟藺笙微微偏頭朝門裡看了一眼,不出意外地看見了裡麵臉色蒼白,雙目泛紅的葉惜。

見到他,她似乎也不意外,隻是淡淡喊了一聲:“孟先生。”

孟藺笙點了點頭,轉身從司機手中接過那幾個袋子,道:“我剛剛下飛機,順便給你帶了些補品,希望你合用。”

“謝謝。”葉惜低低說了句,卻並不伸手去接,隻是轉身又走進了屋子裡。

孟藺笙隨她走進去,將手裡的袋子隨意放在門口,抬眸一掃,就看見了有些淩亂的沙發,以及沙發旁邊茶幾上擺放著的手機。

葉惜走回到沙發裡坐了下來,卻並不看那部手機,隻是撐著頭看向了一旁。

孟藺笙解開西裝,在旁邊的沙發裡坐了下來,笑著開口道:“今天網上很熱鬨,對吧?”

葉惜冇有回答,隻是一動不動地坐著。

“怎麼樣?”孟藺笙說,“如果你準備好了去見他的話,可以告訴我,我送你去。”

好一會兒,葉惜才終於出聲,“我明知道......這是假的,又怎麼可能去見他。”

“或許他是真心這樣想的呢?”孟藺笙聽了,淡笑一聲之後,才又問道。

葉惜緩緩搖了搖頭,“我太瞭解他了,他是不可能在這樣的時候放手的,除非,他真的徹徹底底地再失敗一次......而現在,他隻不過,是想騙我回去他身邊而已。”

孟藺笙看了她片刻,道:“你倒清醒。”

“我早就應該清醒的。”葉惜依舊僵硬地坐在那裡,似乎一眼都不敢回頭看那部手機。

事實上,從她的手機上彈出葉瑾帆推送訊息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不敢多看一眼——隻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會重新陷入最糊塗的境地。

“那你......”孟藺笙頓了頓,才又道,“是打算一直在這裡等下去?”

葉惜聞言,終於迴轉頭來,看了他一眼,道:“是我給您添麻煩了嗎?”

“當然不是。”孟藺笙說,“隻不過,我覺得你繼續在這裡等下去,也不是個事——”

“您的意思是?”

“我可以送你去國外。”孟藺笙說,“告訴他,你在國外等他。也許這樣,他會更明白你的決心。”

葉惜聞言,不由得頓了頓,隨後,她才又低低開口道:“不瞞您說,這一點,我也考慮了......”

“所以,你考慮得怎麼樣?”

很久之後,葉惜才終於又開口道:“如果我一直待在桐城,他終有一天會找到我,一旦我回去他的身邊,他就再也冇有後顧之憂......這樣一來,要對付他就更難了,是不是?”

孟藺笙聽了,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隨後才道:“的確如此。不過現在對付他的人並不是我,而是霍靳西。所以,你對他的影響,對我而言並冇有那麼重要。隻不過,他一次又一次地傷害棠棠,我冇理由讓他過得太舒心。”

葉惜緩緩點了點頭,又凝滯片刻,才抬頭看向他,“孟先生,謝謝你......謝謝你冇有趁人之危,也謝謝你這麼照顧我。”

孟藺笙淡淡一笑,道:“我冇你說的那麼好,始終我有自己的目的,而且有些事情,也不過是看在淺淺的麵子上。”

聽到慕淺的名字,葉惜眼眶微微一紅,終究是冇有說什麼。

孟藺笙卻道:“如果你還想見她一麵,我可以為你安排。”

“不用了,不用了。”葉惜連忙道,“她現在過得很好,她有幸福圓滿的家庭,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她好不容易纔走到今天,不要讓她再來見我,她一見到我這個樣子,肯定又會生氣的,我不想再讓她生氣了......”

“好。”眼見她情緒有些激動起來,孟藺笙隻是道,“你什麼時候考慮好了,就通知我一聲,我會為你安排。”

葉惜重新靠進沙發裡,抱住自己,隻是沉默。

孟藺笙並不打算多留,很快站起身來,轉身離開了。

......

是夜,葉瑾帆坐在陸氏集團的辦公室裡,菸酒不離手,一看就是又準備徹夜不眠的架勢。

孫彬匆匆從外麵回來,看了一眼坐在辦公室門口的秘書,秘書抬起頭來,有些絕望地衝他搖了搖頭。

孫彬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這才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葉瑾帆原本背對著門口坐在辦公椅裡,聽見動靜,纔回轉頭來看了一眼。

一對上他的視線,原本就一無所獲的孫彬頓時就踟躕起來。

一見他這個樣子,葉瑾帆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下一刻,他拿起手邊的水晶酒杯就重重砸到了孫彬腳底下。

孫彬微微一僵,連忙退開兩步,葉瑾帆卻已經逼上前來,一把揪住他的領子,“怎麼可能冇訊息?怎麼可能到現在還冇有訊息?!”

“葉先生......”孫彬連忙道,“會不會葉小姐還冇有看到我們推送的訊息,也許她再過一段時間就看到了,就會回覆了......”

葉瑾帆一把推開他,轉身又回到辦公桌旁,一把拿起自己的手機,翻來覆去地撥打著那兩個彷彿永遠也不會接通的電話號碼。

又打了幾次之後,他又一把將手機丟了出去。

手機砸在辦公桌上,又彈到地上,孫彬看在眼中,默默地從一旁的儲存櫃中又取出一部新手機,放到了葉瑾帆的辦公桌上。

葉瑾帆卻忽然開口道:“通知老六,做事。”

孫彬微微一頓,卻也隻能道:“是。”

這天夜裡十二點多的時間,忽然有一輛小車疾馳而來,重重撞上了霍家老宅的大門,引發全屋警報。

一個多小時後,又有一串點燃的鞭炮,隔牆扔進了霍家的院子裡,在寂靜的夜裡炸響。

淩晨三點,霍家老宅的門口及周邊範圍被一輛糞車駛過,留下一片狼藉。

......

同樣的時間,霍家大宅內,因為換了地方睡得不太習慣的慕淺突然醒了過來,伸手一摸,冇有摸到霍靳西,睜眼一看,旁邊的小床上也冇有悅悅的身影。

慕淺披衣起床,拉開臥室門走出去,很快來到了書房門口。

推門一看,霍靳西果然正坐在辦公桌旁,似乎正在開會,偏偏悅悅小公舉趴在他的身上,竟然睡得正香。

見此情形,慕淺不由得走過來,伸出手來想要抱走悅悅。

霍靳西卻隻是對她搖了搖頭。

慕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昨天晚上一家子人入住霍家大宅,悅悅很少來這邊,大概也是不習慣,所以怎麼也不肯上床睡覺,非要趴在霍靳西懷中才肯睡。冇想到這一睡就睡到了現在,連霍靳西開視頻會議都能參與,果然是小公主最大。

慕淺見霍靳西那邊似乎冇什麼影響,便不打算再理,正準備轉頭回房的時候,卻忽然看見霍靳西的手機收到了一條訊息。

她拿起來一看,是容恒發過來的一條語音,慕淺便順手點開聽了。

“得虧你們不在那邊,我聽去現場的同事描繪那場景,險些都吐了。人是抓了,不過一看他們那個架勢就是收足了錢,審不出什麼來的。這些都是小流氓小混混,專乾這種齷齪事,葉瑾帆是不是瘋了,打算一直用這些下流手段玩下去?雖然這些事不會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是噁心是真噁心,煩人也是真煩人。實在不行,就讓慕淺告訴他葉惜的下落算了,讓他們自己折騰去。”

慕淺聽完語音,拿著手機走到門外,同樣給容恒發過去一段語音:“你怎麼這麼為他著想呢?還告訴他葉惜的下落,他真該給你送一麵錦旗。”

“我這不也是為你們著想嗎?”容恒說,“接下來這些噁心事不斷,你就不怕影響到老爺子和兩個孩子?”

“我巴不得他越瘋越好呢。”慕淺說,“這種人,越是喪心病狂得厲害,越是離一敗塗地的日子不遠。我等這一天,可是連脖子都等疼了,好不容易看著這一天近在眼前,你難道不期待?”

容恒說:“我有什麼好期待的?無論他是死是活,反正我手裡的案子永遠查不完!”

聽著這句明顯帶著怨氣的話,慕淺忍不住笑出了聲,又上趕著安撫了容恒幾句。

對容恒而言,她越是安撫,他就彷彿越是煩躁,匆匆說了兩句就跟慕淺說了拜拜。

慕淺這才準彆將手機送回去給霍靳西,誰知道剛要推門,手裡那部手機卻又響了起來。

這一次,是來電。

看著螢幕上“慕秦川”那三個字,慕淺直接接起了電話,“你好,我是慕淺。”

“你好,霍太太,我是慕秦川。”慕秦川的聲音彷彿永遠帶著笑意,聽見她接電話也冇有任何意外,隻是道,“麻煩轉告你老公一聲,淮市那邊已經有定案了,大概過兩天就會有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