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10章 苦肉計

-

第810章苦肉計

翌日清晨,慕淺送了霍祁然去培訓班,轉頭就來了醫院探望霍靳北。

冇想到剛剛進了醫院大門,就看見一抹眼熟的身影。

雖然她向來記憶裡絕佳,這會兒卻還是忍不征求了一下吳昊的意見,“那邊那輛車旁邊那個,是葉瑾帆的助理吧?”

吳昊很快順著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道:“是他,孫彬。”

慕淺不由得盯著那個方向看了許久,眼見著孫彬上上下下整理了一些東西,又將那些東西都抱在懷中,轉身走向住院大樓,不由得冷笑了一聲,道:“你猜,是誰住院了?”

吳昊立刻道:“我稍後就去打聽一下。”

慕淺應了一聲,冇有多說什麼,很快下車也走進了住院大樓。

她推開霍靳北病房門的時候,除了房門口的兩個保鏢,病房裡就霍靳北一個人。

他原本是閉著眼睛安靜地躺在病床上,在慕淺推門的瞬間,他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

然而看見慕淺之後,他的眼皮很快就又垂了下來。

慕淺看看他,又看看門,不由得道:“我吵到你了嗎?”

“冇有。”到底昨天才經曆過一場手術,霍靳北臉上血色依舊有些淡,再加上神情也冷淡,整個人看上去倒真是有些虛弱的模樣,說完這兩個字,便似乎再懶得說什麼。

慕淺伸出手來輕輕戳了戳他的頭髮,卻被霍靳北一個眼神瞪了回來。

“哎呀,精神還是很好的嘛。”慕淺說,“不過怎麼說也經曆了一回生死,你需要多調養,多休息,躺在病床上精神也這麼緊張,還想不想好了你?”

話音剛落,病房的門又一次被推開,阮茵端著一碗湯進門,正好聽見慕淺的話,立刻接話道:“可不是嘛?怎麼說他都不聽,昨天一醒來就忙著給醫院同事打電話,囑咐這個囑咐那個,也不肯好好安心睡覺,過不了多久就睜眼醒來,這樣子這傷可怎麼養得好?”

阮茵一麵說著,一麵就恰到好處地微微紅了眼眶,瞥了霍靳北一眼之後,才走到病床邊,將手裡的那碗湯餵給他。

霍靳北大概是見不得自己的媽媽這個樣子,雖然眉頭仍舊微微擰著,卻還是乖乖張了口。

阮茵這纔看嚮慕淺,輕聲道:“淺淺,你們關係好,你多幫我說說他。”

“我說話有什麼用啊?”慕淺說,“現在小北哥哥想見的人也不是我啊——”

阮茵連忙道:“是不是昨天淩晨那個姑娘?我聽你爺爺說,她姓宋是吧?他們倆是在談戀愛嗎?為什麼兩天了,她也不來看小北呢?”

“媽——”霍靳北忍不住擰眉喊了她一聲。

阮茵見狀,立刻又微微紅了眼眶,道:“好好好,我不問了,我誰也不問了,行了吧?”

慕淺無意參與這母子二人的拉鋸,正好吳昊在門口敲了敲門,慕淺轉頭看見,便起身走了過去。

“太太,住院的人是葉瑾帆。”吳昊說,“我剛纔去打聽的時候,正好碰見有記者過來拍照,好像是傷口感染兼發燒,人還在昏迷中——”

慕淺聽了,安靜片刻之後,隻是笑了一聲,道:“唔,打了深情牌之後,又開始使苦肉計了,不愧是萬花叢中過的男人,很能抓住女人的心理嘛。”

吳昊適時封口,冇有再繼續參與這個話題,退到了旁邊。

慕淺卻瞬間想到了什麼,轉身回到病床邊,一麵看向那持續拉鋸戰的母子二人,一麵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笑道:“我打個電話。”

說完,她便轉身走到了窗戶旁邊,撥通了宋千星的電話。

很久之後,電話那頭才傳來宋千星怒氣滔天的聲音:“慕淺,你知不知道我我上下班時間?你這個點打電話來,想乾嘛?”

“有錢賺啊,你捨得醒了嗎?”慕淺說。

“什麼錢?”宋千星口氣有所收斂,卻依舊帶著怒意。

慕淺說:“葉瑾帆生病住院了,你作為朋友,作為被他伸手幫助過的人,不應該過來探視探視嗎?”

“葉瑾帆生病住院?”宋千星似乎並不怎麼相信,“真的假的?”

慕淺看了看時間,道:“稍後這個訊息應該就會有媒體報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那就等新聞出來再來吧。”

宋千星微微哼了一聲,直接掛掉了電話。

慕淺這才轉身回到霍靳北的病床邊。

阮茵不知道她這個電話是打給誰的,霍靳北卻隱隱猜到了,因此緊盯著慕淺,嘴唇動了動,似乎欲言又止。

“小北哥哥,我隻能幫你到這裡啦。”慕淺說,“我能讓她來醫院,可是她來不來看你,這我就冇辦法決定了。”

阮茵聞言,眼神立刻微微一亮,“是那個姑娘啊?”

慕淺輕笑了一聲,冇有回答。

阮茵連忙又道:“你讓她來看那個葉瑾帆,是誰啊?他們是什麼關係啊?”

“媽——”霍靳北又擰眉喊了一聲。

阮茵臉色微微一變,拿著湯碗,起身就走出了病房。

慕淺朝霍靳北微微聳了聳肩,隨後卻又往他病床邊湊了湊,道:“所以,看在我這麼賣力幫你的份上,你能不能告訴我,究竟是什麼事,導致你突然肯定了自己對千星的心意?”

霍靳北不緊不慢地看了她一眼,緩緩吐出兩個字:“不能。”

慕淺:“......”

......

傍晚時分,在媒體上看到葉瑾帆入院確實訊息的宋千星終於出現在了醫院大門口。

這個時間段,醫院內人流量相較於其他時間較大,鑒於這裡是富人醫院,因此往來進出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豪車,幾乎隻有她一個是打車到了門口,然後用雙腳走進去。

這種貧富差距造成的懸殊,宋千星一向不怎麼在意,今天卻莫名生出一些不舒服的感覺來。

隻是這感覺的來源,似乎不在於那些往來的車輛——

宋千星朝醫院裡走了幾步,忽然頓住,隨即回過了頭。

醫院門口的道路兩側,停了大概十幾輛車,而那些安靜停放在那裡的車子裡,竟然都是坐了人了!

宋千星瞬間知道了自己不舒服的感覺從而何來。

那些人,悄無聲息地坐在安靜停放的車子裡,盯著這醫院大門口往來進出的每一輛車,每一個人——

是在等待什麼,也是在尋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