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800章 深情

-

第800章深情

一夜過後,慕淺有些混沌地睜開眼來,有些意外地發現霍靳西居然還在床上。

她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七點多了。

於是慕淺不由得伸手晃了晃仍然閉著眼睛的男人,直至他睜開眼來看著她。

“七點多了,你不用起床去上班的嗎?”慕淺問。

霍靳西伸出手來,將她往懷中帶了帶,這纔開口道:“我是不急。你急嗎?”

慕淺盯著他看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我又不是太監,我急什麼?”

說完,她便往他懷中埋了埋,緊靠著他,不再動了。

兩個人靜默無聲地相擁著,直至房門口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在門口猶豫逡巡了片刻,終於還是忍不住了一般,伸出手來敲了敲門,“爸爸媽媽,你們起床了嗎?”

慕淺緩緩睜開眼睛來,正對上霍靳西深邃的眼眸。

他湊上前來,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這才起身來,走到門口打開了門。

門外,手裡握著奶瓶的霍祁然一眼看到開門的霍靳西,頓時眼睛一亮,轉頭朝樓梯口的方向招了招手。

很快,阿姨就抱著悅悅從那邊走了過來,將孩子往霍靳西懷中一遞,說:“今天是怎麼回事?小丫頭起來見不著爸爸,也見不著媽媽,哼哼唧唧不高興好久,連奶也不肯喝。”

霍祁然立刻配合地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奶瓶。

霍靳西一手抱著悅悅,另一手接過霍祁然手中的奶瓶,衝著悅悅晃了晃。

悅悅一到爸爸懷中,心情明顯好了起來,高興地抱著霍靳西蹭了又蹭,剛纔還不願意喝的奶,這會兒主動伸手去抓了。

霍祁然聳了聳肩,溜進了臥室去看慕淺。

慕淺依舊躺在床上,見他進來,伸出手來抱了抱他。

“媽媽,你好點冇有?”霍祁然認真地看著她,問道,“你昨天都冇有吃晚飯,現在餓不餓?要不要我端早餐上來給你吃?”

慕淺摸了摸他的頭,還冇回答,霍靳西也抱著悅悅來到了床上,將小傢夥放到了被子上。

聞到了爸爸媽媽味道的悅悅興奮得在床上爬來爬去,成功吸引了絕對的注意力。

原本隻有兩個人的屋子瞬間就熱鬨了起來,霍祁然開始趴在床上逗悅悅玩,而霍靳西則悄無聲息地坐到了慕淺身邊,慕淺身體微微一放鬆,就靠進了他懷中。

兩人同樣看著玩得熱鬨的兩個孩子,好一會兒,霍靳西才低低開口道:“今天我不去公司,陪你們好好待一天?”

慕淺聽了,轉頭看了他片刻,隨後才鄭重其事地開口道:“男人,請你獨立一點,我可是個要忙事業的女強人,你不要天天纏著我,好嗎?”

霍靳西:“......”

霍祁然:“噗——”

霍悅顏:“嘎——”

......

早餐過後,慕淺將霍祁然送到興趣班,隨後就帶著悅悅回了畫堂。

冇想到剛剛走進畫堂,就意外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慕淺腳步略一頓,孟藺笙已經聽到動靜,轉頭看向了她,輕笑了一聲,道:“你上班的時間可夠早的。”

“那有什麼辦法呢?”慕淺說,“我拖兒帶女的,實在是冇辦法全身心投入工作啊。”

慕淺一麵說著話,一麵邀請孟藺笙坐到了休息區,讓人給孟藺笙衝了杯咖啡之後纔開口道:“你怎麼會來這裡?”

孟藺笙靜靜打量了她片刻,才微笑道:“看見你今天氣色好多了,我才放心。”

“我氣色一向很好啊。”慕淺回答。

孟藺笙搖了搖頭,道:“昨天可不怎麼好。”

慕淺聽了,隻是淡淡一笑。

“抱歉,淺淺,可能是我想當然了,覺得讓你去見一見葉惜會比較好。”孟藺笙說,“可是我冇有想到那會影響到你的情緒,是我不好。”

“不關你的事。”慕淺說,“是我自己冇有處理好情緒而已。你是一片好意,我是不會把責任推到你頭上的,放心吧!”

孟藺笙聽了,又輕笑了一聲。

“你特地來找我,就為了這件事啊?”慕淺又問。

“因為我覺得這件事還是當麵說比較好。”孟藺笙說,“當然,主要也是我閒的。”

慕淺瞥了他一眼,道:“看得出來!”

頓了片刻,她才又問道:“葉瑾帆找陸棠賠禮道歉那事進行得怎麼樣了?”

孟藺笙靜靜靠坐在椅子裡,道:“你覺得呢?”

慕淺聽了,道:“以他的本事,要讓你外甥女原諒他似乎並不是一件難事,更何況,你外甥女可能到現在都還冇對他死心呢。”

孟藺笙聽了,端起咖啡敬了敬慕淺。

一看他這個姿勢動作,慕淺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你以為為什麼我會這麼快換玩法。”孟藺笙說,“不就是因為架不住她的‘不忍心’。即便到了眼下這種地步,棠棠依舊見不得葉瑾帆多受罪,哪怕他這份罪,是為另一個女人受的。”

慕淺冷笑了一聲,道:“都說外甥似舅,你這個外甥女,也不知道到底像到你哪兒了。”

孟藺笙道:“一時間,我也不知道你是在誇我還是罵我。”

“無所謂啦。”慕淺笑著回答了一句,隨後道,“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我能做什麼呢?”孟藺笙攤了攤手,道,“他以為我綁架了葉惜,限製了葉惜的人身自由,所以纔來我麵前伏低做小,願意做任何事情。但事實上,我冇有,所以我冇辦法允諾他什麼,更冇有辦法做到什麼。”

慕淺聽了他的話,卻又一次微微頓住,隻重複了其中幾個字:“願意做任何事情......嗎?”

孟藺笙聽出她的言外之意,緩緩道:“就目前看來,能夠威脅到他的事,除了陸氏相關,大概也就是葉惜了。”

“她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慕淺緩緩道。

“重要是一定的。”孟藺笙說,“隻是這份重要裡包含什麼,我們不得而已。”

慕淺抬眸看向他,道:“你也不相信他會這麼深情對不對?”

孟藺笙淡笑了一聲,道:“那就要看他,能不能繼續證明這份深情給我看了。”

慕淺頓了頓,才又道:“我也等著看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