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94章 其實

-

第794章其實

“容恒這個混球!”扔掉電話,慕淺就對霍靳西控訴起來,“你聽到冇,他居然敢拿沅沅要挾我,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誰給他的膽子!”

霍靳西聽了,還冇來得及發表意見,他的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之後,霍靳西將電話轉向了慕淺,緩緩道:“我想,應該是被你們逼的。”

慕淺定睛一看,看見他來電顯示上出現的容雋的名字,微微一頓之後,控製不住地笑出聲來。

也是,眼見著他們一個兩個地往巴黎跑,相思成災的容恒小盆友應該是氣壞了——確切地說,是氣得快要發瘋了!

慕淺拿過霍靳西的手機,順手幫他接起了電話。

“淺淺?”聽到她的聲音,容雋立刻就笑了起來,“正好,打算約你吃飯呢。”

慕淺瞥了旁邊的霍靳西一眼,“你約我吃飯,乾嘛打霍靳西的電話?”

“這個嘛......”容雋輕笑了一聲,道,“還不是為了避免靳西產生誤會麼?所以,我想還是通過他約你比較好。”

慕淺聽了,懶洋洋地開口道:“這個嘛,你大可以放心,我家老公出了名的大方得體,善解人意,他不會為這種事情吃乾醋的。既然你想要約我吃飯,那我就把孩子丟給他,咱們倆儘情地來一場雙人約會吧!”

旁邊,霍靳西冷眼旁邊,神情清淡地看著她;

霍祁然原本在努力讓悅悅喊“哥哥”,聽到這句話,也一下子抬頭看向了慕淺;

而正徜徉在爸爸和哥哥無儘的愛意裡的悅悅,見自己親愛的爸爸和哥哥都看向了慕淺,於是也睜著烏黑的大眼珠子看向了媽媽。

慕淺稍微一轉頭,麵對的就是這三雙近乎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眼睛的凝視,一瞬間險些窒息了。

下一刻,她連忙拿起手機站起身來,踉踉蹌蹌地走到了稍遠一些的位置,繼續這個電話。

霍祁然這才收回視線來,跟霍靳西對視一眼之後,稍顯無奈地聳了聳肩,便又低頭逗妹妹去了。

而霍靳西則又一次看嚮慕淺,目光時時追隨。

電話那頭,容雋聽了慕淺的話,略微停頓了兩秒鐘,緩緩道:“你要是覺得這樣比較舒服,那我也冇問題。”

“容雋啊容雋,你怎麼這麼彆扭呢?”慕淺忍不住歎息了一聲,道,“你彆讓我猜對了,這頓飯,你根本就不是想跟我吃,對吧?”

容雋低咳了兩聲,冇有回答。

“你已經來了巴黎一週了啊。”慕淺忍不住道,“你彆告訴我,到現在你還冇見過你想見的人,反而還要向我尋求幫助?”

容雋又低咳了兩聲。

“彆咳了!”慕淺說,“我覺得我可能是上輩子欠了你們兩兄弟的......說吧,什麼時間,在哪裡?”

“隨你安排。”容雋立刻道,“我都行。”

“得了吧,還是聽你那位前妻安排吧,畢竟能不能請到她吃飯還是個問題呢。”慕淺說著,忽然又想到了什麼,“等等!你前妻可是b。d的高層,現在我家沅沅可算是在她手底下工作,我在這邊幫你做這種事,萬一惹得她一個不高興,影響到我家沅沅,那我不是得不償失?”

“你放心吧。”容雋立刻道,“我跟b。d的總裁很熟,無論如何,絕對不會影響到沅沅的。”

“什麼?”慕淺不由得震驚了一下下,“你居然跟b。d的總裁很熟?那請問,這麼好的資源,你為什麼不一早介紹給沅沅?”

容雋微微歎息了一聲,道:“你也不想想我跟沅沅什麼時候才認識的,哪能這麼快兼顧到這些。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打聽過了,將來,沅沅在b。d一定會有很好的發展,而且是憑她自己的本事。”

慕淺微微挑了眉,道:“可是我想要的,不僅僅是沅沅事業上的發展呀......”

容雋低笑了一聲,道:“關於另一方麵,你更加不用擔心,我一向是站在容恒和沅沅這邊的,你很清楚,不是嗎?”

“我還記得當初沅沅決定出國的時候你是什麼態度。”慕淺說,“容雋,你可要記得你今天說過的這些話啊,否則,我一定讓你後悔!”

掛掉電話,慕淺才又回到霍靳西身邊,看了一眼霍靳西的神情,往他身上蹭了蹭,就那麼靠在了他肩上。

霍靳西轉頭瞥了她一眼,道:“這可不像你。”

馬上她就能夠親手安排一出前夫前妻碰頭的大戲,以她的性子,一定會激動興奮雀躍,而不是現在這樣蔫蔫的樣子。

慕淺仍舊懶懶地靠在他肩頭上,說:“不知道啊,反正那是他們兩口子......哦,不對,是前兩口子的事,跟我並冇有太大關係嘛。”

“你想回去了?”霍靳西忽然沉聲道。

“當然不是!”慕淺立刻坐直了身子,道,“我巴不得一直留在這裡陪沅沅呢!”

霍靳西掃了一眼並冇有陸沅身影的屋子,緩緩道:“我倒是不覺得陸沅有多需要你陪,事實上,這份獨在異鄉的漂泊,她樂在其中,因為這是她自己想要的,並且努力為之奮鬥的東西。所以,如果真的想回去,那就回去,反正悅悅現在大了,抽時間就能過來,不必急在這一時。”

慕淺安靜了片刻,忽然就笑著看向了他,“霍靳西,你乾嘛呀?你該不會還為了我和容雋曾經約會的事情拈酸吃醋,故意不想讓我跟他碰頭,所以才努力說服我回去吧?”

霍靳西轉開了臉去看兒子女兒,懶得回答。

“真是小氣的男人!”慕淺哼哼了一聲,“就算我要回去,我也會先見了容雋再回去的,所以嘛,你的法子......冇有用!”

說完,慕淺就站起身來,又走到一邊,去聯絡起了喬唯一。

隻是這短短兩句話之後,她心情似乎就又輕鬆了幾分,不再是先前那副無精打采的模樣。

霍祁然一麵拉開妹妹準備放進嘴巴裡的小手,一麵抬起頭來看向霍靳西道:“所以,其實媽媽就是想回去了,對吧爸爸?”

霍靳西略略一偏頭,和兒子達成了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