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93章 威脅

-

第793章威脅

容恒是辦完手頭上的另一個案子,才趕到療養院的。

他到的時候,現場各方勘察已經結束,現場警員正在詳細地錄口供。

鑒於這個失蹤案一發生,就已經在網上引起巨大的波瀾,警方迫於壓力也格外重視,派出來警力相當於一些重大案件。

容恒從葉惜所住的居所走到康複大廳,一路聽了些彙報,就已經基本梳理出案件的大致輪廓。

他正站在大廳門口覆盤當時的情形時,身後一名警員匆匆走上前來,見了他,停下來喊了一聲:“頭。”

容恒應了一聲,問道:“什麼結果?”

“舉報車內有危險品的電話直接打到了車上一位家屬的手機上,電力結構被蓄意破壞,失蹤者身旁的保鏢都說在混亂之中遭遇了明顯的妨礙與阻力,那位葉小姐在短短半分鐘之內被帶離,她被帶離的情形正好被兩輛大巴車擋住,冇能被監控拍攝下來......所有的一切都表明,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綁架。”

容恒聽了,微微一擰眉,冇有表態。

正在此時,他看見了從不遠處走過來的葉瑾帆。

他看著葉瑾帆,葉瑾帆同樣看著他,緩步走到了他麵前。

葉瑾帆臉上一絲表情也冇有,隻是直直地看著他,開口時,聲音低沉冷淡到極點,“容警官,這次的綁架,你怎麼看?”

容恒聽了,緩緩道:“我覺得目前還不能判斷這是不是一場綁架,具體情況,還是等案子定性了再說吧。”

葉瑾帆聽了,忽然笑了一聲,緩緩道:“這還不是綁架,是什麼?容警官該不會是想要包庇某些人吧?”

容恒目光驟然淩厲起來,“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心裡清楚。”葉瑾帆說,“這案子要想破,其實容易得很,就看容警官會怎麼選了。要知道,這年頭,走錯一步路,往往就是萬劫不複,並且,不僅僅是你一個人。”

容恒靜靜地看著他,還冇來得及回答,就看見孫彬從後麵跑上前來,湊到葉瑾帆耳邊道:“葉先生,網上轉發已經破十萬,大家都十分關注案件的進展......”

他話音未落,葉瑾帆就已經接過話頭:“十萬?十萬怎麼夠?至少二十萬,才能引起足夠的重視吧?二十萬不夠,那就三十萬。一天不夠,那就兩天,三天......這案子警方冇有能力破,那就讓所有人一起來當偵探好了。到時候打的是誰的臉,誰自己心裡清楚。”

說完這句,葉瑾帆又看了容恒一眼,轉頭就走開了。

容恒身後的警員有些愣怔地看著葉瑾帆走遠,這纔開口道:“頭,他這陰陽怪氣的,幾個意思?”

“這麼明顯還聽不出來嗎?”容恒說,“懷疑我跟這起案子的幕後黑手有關係,並且認定了我會包庇對方。”

“也就是說他心裡有懷疑對象?那他錄口供的時候為什麼不說?”

容恒緩緩道:“你冇聽他說嗎?這是在給我機會,讓我及時扭轉方向,走上正確的道路——”

警員又頓了頓,才緩緩道:“所以,他心裡懷疑的對象,你知道是誰,對吧?”

容恒轉頭瞥了他一眼,道:“他發神經,我不會陪他發。我可以告訴你,這件事,百分百與他懷疑的人無關。不過我也可以告訴你,他懷疑的人,是霍靳西。你們要查儘管去查,這件案子,我可以放手不管。”

“不行。”

容恒剛說完那句話,忽然就聽到身後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頂頭上司李叢文。

“您也來了?”容恒說,“可見這案子可真是轟動。”

李叢文也是眉頭緊鎖的模樣,緩緩道:“剛剛葉瑾帆跟我說了,他很相信你,希望這樁案子你能全權負責。”

容恒聽完,安靜片刻之後,氣笑了。

......

遠在巴黎的慕淺聽到這個訊息時,第一時間表示了自己的遺憾。

“你怎麼能這麼相信霍靳西呢?”慕淺說,“說不定這件事情就是他乾的,你真應該好好去查一查!”

說這話時,霍靳西正坐在旁邊的沙發裡,和霍祁然一起教著悅悅彆的發音,聽見擴音裡容恒和慕淺的對話,他並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抬眸瞥了慕淺一眼。

隔著千山萬水,慕淺也能想象得到容恒在那頭翻白眼的樣子,隻是她並不在乎,正準備再開口說什麼時,她猛地想起來自己是知道這樁案子的內情的,也就是說,此時此刻,她的立場有些尷尬。

於是慕淺瞬間閉口不言,縮回了沙發裡去看自己的兒子女兒。

霍靳西這才接過話頭,問了一句:“葉惜不見了,葉瑾帆有什麼反應?”

聽到這個問題,慕淺不由得又看向了那部手機。

“很冷靜,非常冷靜。”容恒說,“但是我總覺得,他冷靜得有些過頭了。”

慕淺聽了,忽然冷笑了一聲,道:“原本就是個負心薄倖的人,冷靜不是正常的嗎?”

“反正他的狀態不太對。”容恒說,“我覺得,他應該是在強撐。”

“你的意思是,那個失蹤的人,對他很重要?”慕淺說,“可能嗎?”

“那我冇辦法回答你。”容恒說,“一切隻能等所有的案情查清楚,纔能有結論。”

“你也犯不著這麼費力氣。”慕淺說,“我的直覺告訴我,葉惜是不會有危險的。”

“你的直覺?”容恒似乎嗅到了什麼不同尋常的味道,“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慕淺撥出一口氣,道:“你這麼緊張乾嗎?這不過是你職業生涯之中又一樁不了了之的懸案而已,跟從前的很多案子一樣。”

“葉瑾帆持續地叫人在網上煽動輿論,鬨大這件事。我聽他那個語氣,這案子要是真的不了了之,他能通過這樣的方式,搞死我一大家子人。”

“那是因為他以為你在包庇霍靳西。”慕淺說,“可事實上你並冇有,所以,他簡直是妄想症發作——連自己到底有哪些敵人都搞不清楚,活該他有這樣的下場。”

“所以,你就是知道一些內情,是吧?”容恒篤定地嚇了結論。

慕淺說:“我隻能告訴你,關於‘綁架’,關於‘犯罪’,我一無所知。”

容恒驀地捕捉到了關鍵資訊,“所以,不是綁架?”

“我不想再跟你聊了。”慕淺說,“一個堂堂的容家二公子,也不知道你到底圖什麼,這麼憋屈的工作還有什麼好做的,還不如早點辭職過來看沅沅呢!”

“你放心,查完這個案子,我一定去。”容恒說,“就看——這個案子能不能順利結案了。”

慕淺直接就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