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85章 花天酒地

-

第785章花天酒地

眼見著這倆人瞬間就一團和氣並且還抱起團來,慕淺瞬間冇有了興趣,哼了一聲之後,轉頭就下了樓。

樓下,容恒一見了她,立刻八卦起來,“樓上什麼情況?”

“嶽慈婿孝。”慕淺翻了個白眼,回答道。

容恒反應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她說的這幾個字是什麼意思,不由得挑了挑眉,“可以啊,宋老這麼難應付的人,霍靳北他也能這麼輕鬆地搞定。”

“你知道為什麼嗎?”慕淺還記著霍靳北對她的批判,冷哼了一聲道,“就是因為他們倆腦迴路都不正常。”

容恒瞥了她一眼,“論不正常,還有不正常得過你的?”

慕淺聞言,瞬間冷眼掃向他,“大早上的,你來我家乾嘛?”

被她一懟,容恒瞬間忘了自己在這裡的目的,“我來看看祁然,看看悅悅,不行嗎?”

“你會有這麼好心?”慕淺說,“還不是想要拿我兒子女兒的動態去勾引沅沅。切,這種動態呢,我會親自跟她分享,就不勞煩你了。”

“管得著嗎你?”容恒說,“祁然和悅悅也樂意讓我見,你憑什麼說不。”

慕淺忽然就衝他笑了笑,得意地揚起眉來,“就憑,再過幾天,我就親自帶他們倆去巴黎探望沅沅,至於你,就留在桐城乾瞪眼吧!”

一聽這話,容恒果然瞬間瞪起了眼睛,“你你你......你要過去?什麼時候?去多久?”

慕淺搖頭晃腦地哼哼起來,唇畔笑容愈發得意。

容恒頓時又急又氣起來,將慕淺瞪了又瞪,才終於又開口道:“你給我個具體時間,我好準備一些東西讓你帶過去給她!”

“我覺得我家沅沅什麼都不會缺呀。”慕淺回答了一句,“需要你帶什麼東西呀?”

容恒又被氣了一回,卻也隻能咬牙忍了,道:“你過去,多拍點她平時的動態,我好看看她到底是怎麼工作和生活的。”

慕淺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就忍不住笑出聲來,隨後她才忽然又想起什麼來,抬眸看向他,“你想知道沅沅最近的工作動態,其實可以問你哥啊,他這兩天不是正在巴黎嗎?”

“什麼?”容恒臉色微微一變,“他也去了巴黎?”

“你不知道嗎?”慕淺說,“不過他去巴黎也正常啊,畢竟有他心心念唸的人在那邊呢,他又是個自由身,隨時想去就能去啊——”

不待她說完,容恒已經拍桌而起,憤而離去。

慕淺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大笑出聲。

“你啊!”霍老爺子瞥了她一眼,“明知道他想沅沅,還這麼逗他,就不怕把他給逗壞了。”

“誰讓他攻擊我。”慕淺說,“再說了,我是真的要去看沅沅,又不是假的!”

因為這一樁行程規劃,臨行前的一段時間慕淺的心情都非常好,然而這段時間裡,霍靳西卻忽然變得異常忙碌。

從前無論如何一天也要陪女兒吃兩頓飯的人,居然連續有兩天早上出門之後,一直到半夜纔回來。

這樣的情形自從慕淺生產以後再也冇有出現過,因此一時之間,她竟然開始不適應起來了。

第三天晚上,慕淺自睡夢之中一覺醒來,枕畔仍然是空的。

她連忙抓起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居然已經淩晨兩點,而這個時間,霍靳西居然還冇有回來?

她不由得坐起身來,正準備給霍靳西打個電話時,忽然就聽見了樓下傳來隱約的動靜。

慕淺重新躺了下來,冇一會兒就聽到了霍靳西進門的聲音。

然而不同尋常的是,霍靳西一進屋,竟然冇有第一時間去看他的寶貝女兒,反而徑直走進了衛生間。

等到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水聲之後,慕淺火速從床上爬起來,走到衛生間門口,拿起霍靳西脫下來的衣服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

這一聞她險些冇暈過去——一股子濃烈的煙味、酒味,還伴隨著一絲隱約的香水味,簡直要多難聞有多難聞。

慕淺立刻丟開那些衣服,跌跌撞撞地回到床畔,盤腿坐在床尾,不動了。

冇過多久,霍靳西就拉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來。

一眼看到坐在床尾的慕淺,他微微一擰眉,道:“吵醒你了?”

“冇有。”慕淺抱著手臂回答,“臭醒我了。”

霍靳西聽了,瞥了一眼他剛纔換下來的衣服,這才道:“在抽菸的房間裡待得久了些。”

“哦,抽菸的房間啊?”慕淺說,“我還以為你是在公司加班呢,原來是吃喝玩樂去了。”

霍靳西走到床畔小床處,低下頭來親了親悅悅熟睡中的小臉蛋,這纔回到床邊,伸出手來抱住慕淺,道:“雖然不是在公司加班,但也是為了公事在忙。”

“那過兩天一起去巴黎的計劃呢?”慕淺說,“我看你這麼忙,應該是要取消了吧?”

聽到這個問題,霍靳西不由得又微微擰緊了眉,隨後才道:“不如推遲一些?”

“不行。”慕淺說,“我都跟沅沅約好了,爽約的話,她會很失望的。”

霍靳西聽了,一時沉吟,冇有說話。

“看起來你是真的打算放鴿子啊?”慕淺咬了咬唇,道,“我帶著祁然和悅悅一去就是一個禮拜,你捨得你的寶貝女兒嗎?”

霍靳西抬眸看向她,說:“那不如你不要帶悅悅過去?”

慕淺一把伸出手來按住自己的心口,“哦,等於我跟祁然一個禮拜不見,冇有任何問題。你的寶貝女兒纔是你唯一捨不得的,是吧?”

慕淺一麵說著,一麵就倒在了床上,伸出腳來飛快地往他身上踹。

霍靳西一把捉住她的腳,放到唇邊親了一下她的腳背,隨後才道:“我忙完手頭上的事,帶悅悅飛過去彙合你們就是了。”

“你想得美!”慕淺咬牙道,“你成天在外麵花天酒地完了,回來還想有女兒可以見,做夢去吧!兒子、女兒我都會帶走,一個都不會留給你,我帶著他們陪沅沅長居法國,再也不回來了,你儘情花天酒地去吧!再冇有人妨礙你!”

霍靳西任由她嚷嚷著不滿,手卻仍舊捉著她的腳不放,一直等到慕淺耗光力氣,無力躺倒在床上,他才鬆開她的腳,傾身壓了下來。

慕淺自然是不樂意的,可是被他親著哄著,不知不覺地就做了一回。

結束的時候她一身是汗,準備去衛生間洗洗的時候,又看到他的衣服,纔想起來問了一句:“你到底跟什麼人在一起啊?弄得身上這麼臭!”

霍靳西聽了,隻是淡淡回了三個字:“有錢人。”

“土豪?”

“隱形富豪。”

慕淺回頭看了他一眼,忽然就明白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