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71章 偏執

-

第771章偏執

葉瑾帆安靜佇立在病床邊,靜靜地看著葉惜,目光變了又變,許久之後,才終於又走上前,伸出手來扶住葉惜的肩膀,試圖讓她重新躺回到床上。

然而他的手剛剛觸到她的肩膀,葉惜忽然用力掙了一下。

這一掙,她手背上的輸液針忽然就鬆開脫落,手背之上,霎時間血流如注。

葉瑾帆驀地捉住她的手,按住她手上的傷口,厲喝了一聲:“葉惜!”

“你走!你走啊!”她情緒驟然激動起來,“我不想再見到你!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這番激烈的爭執終於引起了屋外人的注意,恰逢葉惜的主治醫生經過門口,見此情形,趕緊快步走入,按住葉惜的手幫她處理起了傷口。

葉惜情緒依舊激動,不許任何人觸動。

“葉先生......”醫生轉頭看向了葉瑾帆,道,“葉小姐現在情緒過於激動,要不,您先離開一下?”

葉瑾帆又僵立了片刻,終於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病房。

離開病房,他卻冇有離開醫院,進了電梯之後,他隻下了兩層樓,便又走出了電梯。

時間已經很晚,大多數病人都已經睡下,樓道裡很安靜,隻有他一個人的腳步聲。

葉瑾帆徑直走到中間一間病房門口,沉沉盯著那扇門看了兩秒鐘,忽然一腳就踹開了那扇緊閉的房門。

這一動靜瞬間驚動了護士站的值班護士,兩個護士快步而來,然而葉瑾帆卻已經進入那間病房,重新鎖上了門。

病房內,燈光驟然大亮,同樣被這一動靜驚醒的女人驚惶地坐在病床上,看清楚來人的瞬間,她瞬間麵無血色,滿臉驚懼。

“葉瑾帆,你......你想乾什麼?”

葉瑾帆隻是冷冷地看著她,這個曾經被他稱作“嶽母”的女人,臉上一絲從前的神情都看不到。

“陸棠呢?”他問。

病床上的女人彷彿一瞬間就明白了什麼,驀地顫了顫,忍不住搖起了頭,“棠棠......棠棠她不在這裡......”

話音剛落,她的視線卻忽然就控製不住地飄向了門口。

葉瑾帆順著她的視線回頭一看,一眼就看到了透過門上的小窗,正往這裡麵看的兩個護士......以及陸棠。

她應該是已經準備離開了,卻又不知為何突然折返,冇想到正好就撞見了這一幕。

眼見著葉瑾帆回過頭來的瞬間,陸棠忽然重重一抖,隨後,她拔腿就往外跑去。

葉瑾帆看著她跑開的那一幕,隻是冷冷一笑。

......

翌日清晨,慕淺自睡夢之中醒來,一睜開眼睛,就對上了床畔男人略帶寒涼的眼眸。

這樣的眼神她實在是再熟悉不過,瞬間就清醒了幾分,微微蹙著眉看著他,“大清早的,乾嘛呀?”

明明昨天晚上睡覺前兩個人都還親親熱熱的,一睜開眼就對上這樣的眼神,莫非是她做夢的時候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夢話惹到他了?

慕淺正努力回想著自己昨天晚上做過的夢,霍靳西忽然涼涼地開口道:“你的好朋友發了資訊找你。”

說完這句,霍靳西起身就走進了衛生間。

好朋友?

慕淺這才伸手拿過放在床頭的手機,一看,原來是孟藺笙發了條訊息過來,問她醒了冇。

難怪霍靳西臉色那麼難看。

慕淺忍不住笑了一聲,轉念卻思及孟藺笙已經有段時間冇找過她了,突然發來這條訊息,應該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於是慕淺立刻回撥了孟藺笙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了起來,孟藺笙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清醒低沉:“淺淺,不好意思,一大早就打擾你了。”

“放心吧,我是睡到自然醒的,你冇有吵到我。”慕淺說,“有什麼要緊事嗎?”

“嗯。”孟藺笙應了一聲,隨後道,“昨天晚上,棠棠出事了。”

慕淺聽了,不由得擰了擰眉。

陸棠出事,跟她有什麼關係?

然而孟藺笙既然說了,她還是問了一句:“出什麼事了?”

“兩顆大牙脫落,四根手指骨粉碎性骨折,身上擦傷瘀傷無數。”孟藺笙緩緩道。

慕淺不由得一怔。

她以為的陸棠出事,大概率是一些惹是生非的事件,卻冇有想到,會是這樣實打實地出事。

孟藺笙會將這個訊息告訴她,那顯然也是有原因的。

“葉瑾帆乾的?”慕淺問。

“嗯。”孟藺笙應了一聲,道,“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隻怕棠棠會傷得更重。”

“原因呢?”慕淺又問。

以她瞭解的葉瑾帆,儘管他在其他事情上毫無底線,但男女方麵,他應該不至於對一個曾經朝夕共處的女人下這樣狠的手。

“因為棠棠惹到了葉惜。”

聽見那個名字,慕淺再度一頓,一時沉默下來。

孟藺笙接著向她闡述了事情的全部經過。

被逼和葉瑾帆簽字離婚之後,陸棠還是心有不甘,縱使被葉瑾帆用父母威脅她,她照舊忍不住時常追蹤他的行蹤。

這一追蹤,就被她發現了葉惜的存在。

在她的認知裡,葉惜縱使真的跟葉瑾帆有一些不清不楚的關係,可是她終究是個死人!

可是眼下,葉惜不僅活了過來,還又一次出現在葉瑾帆身邊,被他帶在身邊跟進跟出,嚴密防護著!

這一事實重重衝擊到了陸棠,可是無論是不是和葉瑾帆在一起,葉惜身邊總有重重防護,她根本冇辦法接近她分毫。

而偏偏在這時,又讓她留意到了宋千星的存在。

人一旦偏執起來,真的是可以不顧一切的,尤其是被一個男人深深傷害過的女人。

這兩個女人,她誰都對付不了,那索性就讓她們互相去鬥好了——

因此,陸棠收集了無數葉瑾帆和宋千星有交集的照片,偏偏選在了昨天,通通發給了葉惜。

“那兩個人肯定是因此發生了爭執。”慕淺緩緩道,“所以葉瑾帆纔會下這樣的狠手——”

孟藺笙應了一聲,隨後道:“從前的陸家發生任何事,我都可以置之不理,可是現在,陸家已經垮了,我姐姐和棠棠終究是我的親人。葉瑾帆對她們下這樣的狠手,我不會就這麼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