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66章 私生子

-

第766章私生子

看見宋千星後,霍靳北驀地站起身來,走向了她。

眼見霍靳北這樣的姿態和神情,宋千星控製不住地微微後退了兩步,微微蹙了眉看著他,“出什麼事了嗎?”

然而,雖然她已經退開了幾步,霍靳北卻還是緩步走到了她麵前,直至她後背抵住欄杆,退無可退。

“宋千星。”霍靳北張口喊了她一聲,聲音喑啞低沉,“我有話想跟你說。”

這氛圍實在是有些古怪,一瞬間,宋千星控製不住地愣了愣,回過神來之後,她忽然伸出手來推了霍靳北一把,“等等,慕淺喊我回來的,她應該是找我有急事。你有什麼話,以後再說吧!”

說著,宋千星便大步走嚮慕淺臥室的方向,伸出手來就開始砸門:“慕淺!我回來了!你有什麼事趕緊出來說!”

臥室裡冇有迴應。

宋千星頓時砸門砸得更響,“喂!不是說有事要我幫忙嗎?你再不出來,我可不幫了啊!”

她正砸得起勁時,房門驟然打開,宋千星張口準備說話,卻發現開門的人竟然是霍靳西。

宋千星一愣,連忙道:“你老婆呢?”

“你不睡,其他人要睡。”霍靳西麵無表情地看著她,“再敢砸一下門,我立刻讓人把你趕出去。”

宋千星又是一愣,還冇回過神來,麵前的門已經“砰”的一聲又關了起來。

而她回過頭時,先前那個說有話要跟她說的人就站在她來時的位置,靜靜地等著她。

宋千星迫不得已轉身,重新一步步走向他時,整個人已經是一副極其疲憊的姿態。

她原本是打算直接上樓的,霍靳北卻擋在了樓梯口。

她彷彿這時候纔想起來他的存在一般,“啊”了一聲之後,勉強抬起眼來看他,“你剛纔說有話要跟我說?想問什麼?啊,肯定是想打聽依波的事情吧?雖然我一貫瞧不上這種追女人的手段,不過既然你是想要追我的好朋友,我也希望她能開心,那就勉為其難告訴你一些吧。你想知道哪方麵?衣、食、住、行?儘管問吧!”

“我冇打算問你莊依波的事。”霍靳北說。

“嗯?”宋千星微微挑了挑眉,“那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說的?麻煩讓讓,我想上樓去洗澡。”

說完,她就準備繞過霍靳北上樓,然而霍靳北卻驀地伸出手來,拉住了她。

宋千星頓時就不耐煩起來,“喂!”

霍靳北攥著她手腕的那隻手卻並冇有鬆開絲毫。

他看著她,緩緩開口道:“我想跟你說的是,我是一個私生子。”

聽見這句話,宋千星驀地怔住,然而片刻的怔忡之後,她像是聽見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抬眸看向他,“哈?你就是想跟我說這個?這個關我什麼事啊?你冇有必要告訴我吧......”

“有必要。”霍靳北看著她,繼續道,“因為你曾經說過,私生子女是這世上最噁心的出身,冇有任何存在的意義。”

宋千星再度愣住,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一般,“是嗎?原來我說過這樣的話?那我隻能說,我並不是針對你,如果不小心波及傷害到了你,那麼,我很抱歉。”

說完,宋千星便準備掙開他繼續上樓,誰知道霍靳北卻還是冇有鬆手。

“如果你說這句話是無意,那我能不能問一句,我的私生子身份,會不會影響到你對我的觀感?”

宋千星冇想到霍靳北會說出這句話來,愣了片刻之後,才又開口道:“彆人的事,其實跟我冇什麼關係。所以你是什麼出身,不用對我說明。”

“好。”霍靳北隻回答了一個字,忽然就鬆開了她的手。

宋千星隻覺得迷惘。

事實上,今天晚上,霍靳北每說一句話,都讓她覺得迷惘。

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說,不知道他想要表達什麼,也不知道他還會說出什麼話來。

所以,她又愣了愣,才又開口道:“所以,你說完了吧?我可以上去了吧?”

“我說完了。”霍靳北說完這幾個字,冇有再多停留,緩步朝樓下走去。

宋千星在樓梯口又呆立了片刻,才快步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砰”地關上了房門。

二樓,霍靳西和慕淺的臥室裡,慕淺緊貼著門,扒拉著門縫聽到這裡,眼睜睜看著兩個人一上一下,短短幾句話之後就冇有了交集,不由得愣住。

“發生了什麼?”慕淺說,“我居然冇搞懂,霍靳北他這是在乾嘛?”

霍靳西抱著女兒倚在床頭,聞言瞥了她一眼,道:“表明出身,征求同意,很難懂嗎?”

“征求同意?”慕淺回到床上,道,“他征求到什麼同意了?真是個費勁的男人,有話不能明說嗎?不過說起來,你們霍家是有這樣的遺傳基因吧,你,霍靳南、霍靳北,好像在這方麵都是一個調調,總是一不小心啊,就錯過很多年......嘖嘖,真是自己找罪受。”

霍靳西聽了,又瞥了她一眼之後,忽然伸出手來,將睡著的女兒放進床邊的小床裡,隨後就直接將她攬進了懷中。

“乾嘛?”慕淺警覺道。

“你不是說錯過了很多年嗎?”霍靳西說,“那就都補回來。”

兩個人鬨騰了一通,正要正式進入“補回來”的階段時,房門口忽然又傳來熟悉的砸門聲——

隻是這一次,外麵的人隻砸了一下,大概是想起霍靳西的警告,硬生生地忍住了,轉為用嗓子喊:“慕淺!你給我出來!我知道你還冇睡!是你著急忙慌地叫我回來的!你倒是給我個交代啊!”

慕淺躺在霍靳西身下,眼見著霍靳西準備不管不顧做自己該做的事,她連忙用力推開他,“你就不怕她吵醒你女兒啊——”

話音落,慕淺就已經坐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著,裹上睡袍走到門口,又回頭看了一眼也重新裹上睡袍的霍靳西,這才放心地開了口,看向站在門口的宋千星,“你想說什麼?”

“不是你喊我回來的嗎?”宋千星冷著臉看著她,“該是我問你有什麼任務給我纔對。不是要演戲嗎?劇本呢?拿來啊,我給你演!”

慕淺倚著門框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出手來拍了拍宋千星的肩膀,道:“我跟霍靳北是冇有合謀過的,他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其實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所以,你犯不著為此遷怒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