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64章 水火不容

-

第764章水火不容

音樂驟停,宋千星才驀地迴轉頭來,看見了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她房間裡的霍靳北。

霍靳北看了她一眼,拿起了她放在床上的藍牙音箱。

“喂!”宋千星伸手就來奪,“這是我的!”

霍靳北揚手將藍牙音箱放到了自己身後,微微擰了眉看著她,道:“這層樓有個剛剛犯心臟病的病人你知不知道?”

宋千星聞言,冷笑了一聲,“那關我什麼事?我在我自己的房間放音樂,也冇去打擾他啊!”

霍靳北說:“就算他是個陌生人,你也應該為一個體弱的人考慮考慮,更何況他還是你——”

“就是因為他不是陌生人!”宋千星驟然打斷了他的話,“所以,他纔不值得我為他考慮!”

說完,她再度走到霍靳北麵前,試圖拿回自己的藍牙音箱。

霍靳北退後兩步,依舊將音響放在自己身後,看著宋千星,緩緩道:“作為一個外人,我無權乾涉你們父女之間的恩怨。但是作為一個醫生,你這個音箱,我暫時冇收了。”

說完,霍靳北轉身就離開了她的房間。

宋千星一時負氣,拿出自己嘴裡的牙刷就朝門口扔去,卻隻是砸到了門框上,跌落在地。

霍靳北頭也不回,徑直消失在她眼前。

冇過多久,就看見換了衣服化了妝的宋千星大搖大擺地出了門,而霍靳北則留在宋老爺子的房間,看顧了他一個上午。

到中午開飯的時候,霍靳北才又下樓,吩咐阿姨稍後給宋清源送餐上去之後,纔在餐桌旁邊坐了下來。

霍老爺子冇看到宋千星出門,因此問了一句:“那個丫頭呢?”

“我看見她出去了。”霍靳北淡淡回答道。

霍老爺子聽了,不由得皺了皺眉,道:“這丫頭還真是離經叛道,一點親情都不顧。”

“她當然要出去啦。”慕淺說,“留在家裡說明什麼?說明她多少還是有些擔心宋老的,但她就是要這樣無所顧忌地出去玩,以此來證明自己真的不在乎宋清源的生死。”

霍老爺子瞥了她一眼,說:“你們倆就是一樣的刁鑽,所以你才能把她的心態摸得這麼透。”

“纔不是!我明明這麼溫柔乖巧善解人意,因為大家都是女人,所以我才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慕淺說著,忽然看向霍靳北,“大學的時候她也是你師妹吧?那時候她就已經是這樣的性子了嗎?”

霍老爺子聞言,似乎微微吃了一驚,看向霍靳北,“你們從前就認識。”

“嗯。”霍靳北應了一聲,隨後道,“是認識的,隻是不熟。從前......跟現在,像,也不是完全像。反正她一直是挺反叛的,隻不過,那時候她似乎還不像現在這樣無所顧忌。”

霍老爺子聽了,道:“既然你們大學的時候就認識,那說起話來應該也容易得多,有機會,你多勸勸她。”

慕淺忽地笑了一聲,道:“爺爺,小北哥哥哪有時間去關心千星啊,有時間,他也關心莊小姐了,對不對呀?”

霍靳北臉上的神情微微一凝,瞥了慕淺一眼,冇有回答。

霍老爺子登時就來了興趣,“莊小姐?哪個莊小姐?”

“莊家的二女兒。”慕淺立刻道,“也是小北哥哥的師妹,還是千星的好朋友呢。”

“莊家?”霍老爺子略一遲疑,道,“我隱約記得莊家隻有一個女兒,而且已經出嫁了啊,是我記錯了嗎?”

“冇有。”慕淺說,“就是她。不過她現在已經離婚啦,絕對是單身人士,您不用擔心小北哥哥會當彆人的第三者。”

霍老爺子聽完,看了霍靳北一眼,有些控製不住地擰了擰眉,道:“離婚了?為什麼離婚?”

霍靳北抬眸跟霍老爺子對視了一眼,回答道:“這是她的**。”

霍老爺子聽了,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

慕淺忽然道:“爺爺,這都什麼年代了,您不會還有這樣的偏見吧?離過婚而已,這有什麼大不了的?離過婚就不能再追求幸福啦?”

霍老爺子微微歎息了一聲,道:“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啊,對感情就是不慎重,腦子一熱在一起了,腦子一熱就分手,這讓人怎麼放心啊?”

“你少來!”慕淺毫不猶豫地揭穿他,“你們得慎重成什麼樣子,才讓霍靳西他爸爸娶了她媽媽?您放心了嗎?”

霍老爺子被她頂得一噎,頓時有些無言以對,好一會兒才又道:“算了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不乾涉,行了吧?”

慕淺頓時拍了拍霍靳北的手臂,道:“我可是給你幫了大忙啊,記住我的恩情啊!”

霍靳北隻是拿筷子頭撥開她的手,懶得多說什麼。

吃過飯,霍靳北又上樓去看了看宋清源,在他的房間待了好一會兒,才又走下來。

慕淺正坐在二樓的小廳裡陪悅悅玩,霍靳北看了一眼,原本想當冇看見一般徑直走過,可是已經走到樓梯口,他卻忽然又頓住,隨後走到小廳,坐進了旁邊的沙發裡。

慕淺這纔看了他一眼,道:“難得放假,你下午也冇安排嗎?”

“冇有。”霍靳北淡淡應了一聲,隨後看向她道,“我想問問,宋千星和她爸爸怎麼會鬨到這麼水火不容的地步?”

“嗯?”聽到這個問題,慕淺有些詫異地抬眸看向他,隨後道,“你不知道為什麼?喂,聽說你可是在跟她最好的姐妹交往啊——”

“我跟依波目前隻是普通朋友。”霍靳北說,“況且,這是彆人的私事,我們也不會談及。”

慕淺微微挑了挑眉,“哦”了一聲之後,卻道:“那你現在又來找我打聽?”

“不說算了。”霍靳北絲毫不拖泥帶水,起身就準備離開。

“哎哎哎——”慕淺連忙喊住他,“冇說不說,難得小北哥哥也有感興趣的八卦,我當然要滿足你的好奇心啦。”

霍靳北安靜地看著她,靜待著她往下說。

“這事情其實也很明顯啊。”慕淺說,“宋老那個年紀,千星才二十多歲,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千星肯定他的原配所生吧。”

霍靳北聽了,臉色忽然微微變了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