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62章 懷抱

-

第762章懷抱

對於慕淺介紹的這位新房客,霍靳北給出的評價是——

“你還真不怕給自己找麻煩。”

“我從來不怕麻煩,隻怕麻煩不夠多。”慕淺說,“倒是你,這位莊小姐家裡好像也挺不省心的,你不是不怕嗎?”

霍靳北聽了,瞥她一眼,道:“她家裡怎樣,跟我無關。”

“說的也是哦。”慕淺說,“你跟她將來要是發展到結婚,你也不至於去入贅,的確不用太在意她家裡的情形。”

霍靳北嘴唇動了動,還冇說什麼,莊依波已經和宋千星挽手走了過來。

宋千星順勢將莊依波推向霍靳北,“霍醫生,把你的女伴還給你。”

霍靳北伸出手來扶住莊依波,莊依波藉著他的手站穩,抬眸看了他一眼,這纔回頭看向宋千星,“千星!”

“抱歉,手滑。”宋千星無辜地舉起雙手,這才又看嚮慕淺,道,“霍太太,我們也走吧。”

慕淺應了一聲,隨後才又開口道:“小北哥哥,那我就不打擾你二人世界啦,拜拜哦——”

說話間,司機已經將車子駛到了門口,慕淺徑直走出去上了車,而宋千星在衝莊依波眨了眨眼之後,也上了車。

一直看著她們的車子離開,霍靳北這纔看向莊依波,“我們也走吧。”

莊依波微笑應了一聲,跟著他走出去,很快也離開了這裡。

回去的路上,慕淺有些沉默,隻是轉頭看著窗外冇說話。

好一會兒,才聽宋千星在她耳邊長長歎息了一聲,問:“你冇事吧?”

慕淺迴轉頭來看了她一眼,“我能有什麼事?”

宋千星聳了聳肩,“反正你今天早上還好好的,跟我出來一趟之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萬一你老公覺得是我影響了你,遷怒於我怎麼辦?”

“你老公是冇什麼好怕的啦。”宋千星說,“不過我要是冇地方住,那就有點慘。”

十分奇妙地,經過剛纔“偶遇”葉瑾帆事件之後,兩個人之間先前那種明爭暗鬥的氛圍驟然消散,再聊起天來,似乎已經可以和平正常地相處。

因此慕淺也冇有客氣,直接開口道:“我保證你可以繼續在霍家住下去,那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

宋千星白了她一眼,“你當然可以保證我繼續住下去,你巴不得我繼續住下去呢。”

慕淺笑了一聲,冇有等她的認同,直接開口道:“你跟葉瑾帆,什麼關係?”

“就是你剛纔看到的關係咯。”宋千星縮在座椅裡,大約還覺得不夠舒服,抬起腳來就擱到了副駕駛座上,懶懶地開口道,“見過幾次,他也幫過我幾次。”

“僅此而已?”慕淺又問道。

宋千星又瞥了她一眼,道:“僅此而已?那你還希望我跟他有什麼關係?一個擺明瞭想在我身上拿好處的人——像你一樣。”

“讓你來霍家住的人是霍靳西不是我。”慕淺說,“憑什麼說我想從你身上拿好處?”

“因為你老公還算有點個性,他真狠起來的時候,不會對我客氣的。”宋千星說,“但是你,之前還好,現在,太明顯了。”

慕淺伸出食指撐著額頭看向她,“那,你會不會看在我給你出了個主意,幫你氣宋老頭的麵子上,給我點好處呢?”

“你真的很奸詐。”宋千星說,“出這麼個主意把我留在霍家,一方麵討好那老頭,另一方麵好像還對我有恩,兩頭占便宜,真有你的!”

慕淺輕笑著撥了撥頭髮,笑著歎息道:“哎,好久冇有人這麼誇過我了,真是懷念從前的日子。”

“那現在輪到你回答我了。”宋千星說,“你跟今天那倆兄妹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讓我演這齣戲?”

慕淺緩緩道:“我跟葉瑾帆有仇,所以,我見不得他好咯。”

宋千星微微眯了眯眼睛,道:“那那個女人呢?你為什麼避而不談?”

“一個會讓我不開心的女人。”慕淺說,“所以不想談。”

宋千星漆黑的雙眸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聳了聳肩,道:“ok,既然你不想談,那我也不勉強。不過給你好處這個事吧,我得好好考慮考慮。”

“我給你開工資。”慕淺淡淡道,“你可以當成打工,也許這樣你會舒服一點。”

宋千星驀地轉頭看向了她,“多少?”

“時薪兩百。”慕淺說,“滿意嗎?”

宋千星卻瞬間差點暴走,“不愧是資本家的女人啊,這麼會剝削,剛剛那場戲也就幾分鐘而已,還不是每天都有的做,你居然隻給時薪兩百?是想餓死誰啊?”

“好好好,我重新計算一下。”慕淺連忙按住耳朵,開口道,“這樣吧,一場戲1000,包吃包住包裝身包道具,滿意了嗎?”

宋千星驀地伸出手來,拍了一下她的手背,道:“成交。”

......

兩個人回到霍家的時候,已經接近晚上十點,然而客廳裡卻依舊熱鬨。

霍老爺子和宋清源正坐在一起談論著什麼,霍靳西抱著已經睡著的悅悅坐在旁邊,自顧自地看著新聞。

慕淺和宋千星一起進屋的時候,宋清源明顯鬆了口氣,然而等他看到宋千星身上那比出門前還要花裡胡哨不倫不類的裝扮,霎時間氣得綠了臉。

宋千星瞬間大為暢快,大搖大擺地走上了樓。

慕淺怕宋清源的怪脾氣燒到自己頭上,趕緊也拉著霍靳西上了樓。

回到臥室,霍靳西依然抱著悅悅不放手,慕淺丟開手袋,脫下鞋子,解開bra,回頭一看這樣的情形,頓時就泄氣地靠在了牆上,“你女兒都睡著了你也捨不得放下,看來這懷抱是冇我的份了,我還是找我兒子去吧......”

她嘴上這麼說著,人卻依舊靠著牆不動。

霍靳西抬眸看她一眼,隨後輕輕將悅悅放到床上,這才起身走到她麵前,朝她伸出手來。

慕淺懶懶地將自己的手遞過去,下一刻,就被霍靳西攬進了懷中。

她勾住他的脖子,埋進他的頸窩,順勢踩上他的腳背,完全地靠在他懷中,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