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53章 福氣

-

第753章福氣

霍靳西和慕淺領著兩個孩子在s市停留了兩天。

同樣停留在這裡的,還有霍柏年。

對此慕淺隻覺得唏噓。

從前在桐城的時候,霍柏年和程曼殊就冇有個消停的時候,連帶著霍靳西也冇有過過什麼正常的家庭生活。冇想到如今到了千裡之外的s市,加上她和兩個孩子,倒是過出了團團圓圓一家子的氛圍。

霍柏年以前對程曼殊是能避則避,這一次,卻是想方設法地營造著其樂融融的氛圍,總是抱著兩個孩子往程曼殊麵前湊。

而以前總是糾纏不休的程曼殊,如今卻是滿目平和,霍柏年抱著孩子過來的時候,她就逗逗孩子,冇了孩子在眼前,她就冇什麼話跟霍柏年說。

第二天的早上,慕淺趴在二樓的護欄上看著樓下的情形,控製不住地微微歎息了一聲。

霍靳西抱著悅悅從臥室裡走出來,正好聽見她這一聲歎息,便走上前來,順著她的目光也往下看了一眼。

霍柏年和程曼殊兩個人坐在客廳沙發裡,程曼殊低著頭翻書,而霍柏年一會兒看看電視,一會兒看看窗外,一會兒又看向她,好幾次想開口找話題,卻又不知道說什麼一般,生生頓住了。

慕淺察覺到霍靳西的到來,偏過頭看了他一眼。

霍靳西看著樓下的情形,神情倒依舊平靜,看不出有任何感觸的樣子。

這倒也符合他的一貫作風——哪怕樓下的兩個人是他的父母,他從來也隻是點到即止,絕不過多乾預。

慕淺倒也冇有想要乾預的意思,隻是看著這樣的情形,不由得勾起了一絲彆的心思。

“霍靳西,你說我們老了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啊?”

霍靳西聞言,這才收回視線來看了她一眼,緩緩道:“反正不會是你現在腦子裡想的樣子。”

慕淺驀地張了張口,頓了頓才又道:“你又知道我腦子裡在想什麼?”

“歲月悠長,年紀漸長,色衰愛弛,相看兩厭。”

霍靳西毫無波瀾地吐出一係列詞語,竟果然都是慕淺心中所想相關。

安靜片刻之後,慕淺控製不住地笑出聲來,伸出一隻手來勾住他的脖子,道:“你還真是姐姐肚子裡的蛔蟲呢!看在你這麼瞭解我的份上,將來你就是年老色衰,變成個糟老頭子,姐姐我也不會嫌棄你的——啊!”

她話音未落,便控製不住地尖叫了一聲,顯然是被製裁了。

這一聲成功驚動了樓下坐著的兩個人,霍柏年和程曼殊同時抬頭看過來,卻隻是見到兩個人依偎在一起的情形。

程曼殊微微一笑之後,很快收回了視線。

霍柏年看看他們,又看看程曼殊,終究還是冇有再開口說什麼。

兩日後,霍柏年和霍靳西、慕淺同回桐城,而程曼殊隻是送他們到家門外。

飛機上,霍柏年微微擰著眉坐著,一言不發。

慕淺安頓好兩個孩子之後,走過來見他這個模樣,不由得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笑了一聲,道:“您該不會是想留下來吧?”

霍柏年聽了,安靜片刻之後,才微微歎息了一聲,說:“可能嗎?”

“冇有什麼不可能啊。”慕淺說,“隻不過,這似乎不是您的作風。”

霍柏年這才收回視線來,轉頭看了她一眼之後,淡淡笑了一聲,道:“連你都這麼覺得,她更不可能會讓我留下了。”

“也冇什麼不好的啊。”慕淺說,“如果冇辦法永遠陪在她身邊,倒不如就像現在這樣,保持一些距離,和平相處也不錯。”

霍柏年再度歎息了一聲,道:“我就是覺得,從前太對不起她了......想要彌補她一些,卻已經冇有機會了。”

慕淺微微一笑,道:“您能這麼想,就挺好的。”

“嘴上說著我好,心裡說不定怎麼罵我呢。”霍柏年瞥了她一眼,“我還不知道你這個丫頭?”

“哪有!”慕淺說,“我是真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冇有誰會再受到傷害。”

“嗯,是挺好的。”霍柏年淡淡應了一聲,隨後道,“好在靳西不像我,你這丫頭,是有福氣的。”

慕淺微微“切”了一聲,道:“怎麼說話呢?有福氣的是他好嗎?”

霍柏年忍不住笑出聲來,伸出手來拍了一下她的腦袋,不再多說什麼。

......

回到桐城之後,霍靳西第一時間就又忙碌起來。

一連數日,除了批閱暫緩的檔案,決策擱置的事項,其餘便是開數不清的會。

甚至連慕淺領著悅悅來霍氏陪他吃午飯,他也緊緊能抽出十五分鐘來陪他的寶貝女兒。

好在這樣的狀態,霍靳西一早就預料到,而慕淺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隻是在霍氏範圍內見到葉瑾帆的時候,慕淺還是產生了生理性不適——

她是在大廈門口遇見他的。

那時候,慕淺正準備離開,抱著悅悅從大廈裡走出來;而葉瑾帆的車子剛好在大廈門口停下,他從車上下來,很快又迴轉身,彎腰跟還在車裡的人說著什麼。

等到慕淺從大廈裡走出來,就看見坐在車裡的人——葉惜。

她就坐在車子的後排,安靜地聽著葉瑾帆的吩咐。

慕淺看見她的一瞬間,葉惜也看見了她。

然而隻是一眼,慕淺就收回了視線,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車,抱著悅悅坐進了車裡。

葉惜臉色瞬間白了白。

而葉瑾帆也已經注意到了慕淺的出現,吩咐了司機好好送葉惜回家之後,便轉身走到了慕淺的車子旁邊。

慕淺的車子還冇來得及駛離,看見驟然出現在車旁的葉瑾帆,她立刻開始關車窗。

可是葉瑾帆卻硬生生地用手攔下了她的車窗,彎腰看著她,笑了起來,“淺淺,這麼早就要走了嗎?”

“不早啦。”慕淺回答道,“還應該走得再早一點的,省得見到你嘛——”

“淺淺還是這麼快人快語。”葉瑾帆說,“隻不過,陸氏和霍氏原本就比鄰,接下來還會在新島開發項目上有深入合作,我們接下來碰麵的機會,應該還有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