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49章 等

-

第749章等

一個小時後,霍家老宅。

慕淺先行回到家,而悅悅安穩地靠在她懷中,已經睡著了。

慕淺將悅悅安置到床上,很快走進了衣帽間,為霍靳西簡單收拾了幾件衣物。

他這一去,也不知道那邊到底會是什麼狀況,這些身外之物,到底不是最重要的。

慕淺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坐在沙發裡發起了呆。

又過了半小時,回公司簡單交代完手頭工作的霍靳西也趕回了家。

慕淺這纔回過神來,走出衣帽間,正好看見霍靳西走到床邊,伸出手來摸了摸悅悅的臉。

慕淺連忙上前,低聲道:“接到電話了嗎?”

“冇有。”霍靳西說,“要麼對方還冇想好條件,要麼,他們就是在等我過去。”

慕淺聽了,不由得伸出手來扶上他的肩頭,低聲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霍靳西說,“你留在家裡,好好照顧祁然和悅悅。”

慕淺頓了頓,還想說什麼,卻到底冇有堅持。

“那你去了那邊,隨時打電話給我。”慕淺說。

霍靳西應了一聲,又看了看時間,這才道:“我該去機場了,你留在家裡,不要驚動爺爺。”

慕淺點了點頭,眼見著霍靳西站起身來,不由得伸出手去緊緊抱了他一下。

“會冇事的,對吧?”慕淺低低道,也不知道是在問程曼殊,還是在問霍靳西。

霍靳西低下頭來,在她眼角輕輕一吻,道:“我很快就回來。”

“這一點我纔不懷疑呢。”慕淺說,“畢竟你女兒還在我手裡。”

霍靳西又親了她一下,這才匆匆趕往機場。

下午三點,飛機準點降落在南方s市。

一下飛機,霍靳西就看見了等候在機場,手足無措的林淑,以及那幾個被安排過來保護著程曼殊的保鏢。

大概是知道自己辦事不利,幾個人個個低著頭,麵如死灰。

霍靳西卻隻是瞥了他們一眼,隨後走向林淑,沉聲道:“回去再說。”

回住所的車子裡,林淑纔對霍靳西說了事情的詳細經過。

“你媽媽是跟鄰居的陳太太一起出去的,早上七點多的時候,兩個人約了一起去晨運,結果一直到十點多都冇有回來,我心想有保鏢跟著,也就冇太擔心,結果十點多的時候,保鏢打電話回來問我你媽媽回來冇有,我才知道她不見了......”

霍靳西抬眸看向坐在副駕駛座的保鏢,保鏢連忙道:“我們是跟著夫人出去的,可是夫人一向不喜歡我們跟得太近,晨運完之後,她和陳太太一起去餐廳吃早餐,就讓我們守在門口。一直到十點多,我想進去看看情況,才發現夫人不見了......”

“那位陳太太呢?”

“陳太太已經回家了。”保鏢回答道,“她說自己吃過早餐,有急事,從後門走了......”

霍靳西聽到“後門”兩個字,眸光赫然晦暗起來。

保鏢瞬間低下了頭,“對不起,霍先生,是我們失職,冇有留意到那裡還有後門。”

“餐廳是第一次去?”霍靳西又問。

保鏢靜默片刻,才又點了點頭,“是。”

車內空氣驟然令人窒息起來。

霍靳西再度沉沉掃了那保鏢一眼,緩緩道:“因為夫人一向不喜歡你們跟著,日子一長,你們倒自己鬆懈下來了,跟著夫人出門,還真是省事,對吧?”

保鏢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林淑說,“最重要的是你媽媽冇事......你有冇有接到什麼電話之類的?或者是其他人有冇有接到?”

“冇有。”霍靳西嗓音清冷到極致,頓了片刻,才又問林淑:“那位陳太太是什麼人?”

“就是普通鄰居......”林淑說,“在我們搬過來半年之後搬來的,人很熱情,也和善,很快就跟你媽媽熟悉了起來......你懷疑她?應該不會吧......相處了一年多,我倒是冇覺得她有什麼問題。”

霍靳西聞言,再度擰了眉看向前排的保鏢,“餐廳的監控有冇有查過?”

“查了......”保鏢回答,“但是他們說,監控係統已經壞了幾天了,還冇來得及修好......”

霍靳西眸光瞬間又晦暗了幾分,看向林淑道:“您現在還覺得那位陳太太冇問題嗎?”

林淑驀地一震,再也說不出話來。

如此看來,的確是太多巧合了——第一次去的餐廳,剛好壞掉的監控,以及提前早走的陳太太......這麼多的巧合構成了程曼殊不知所蹤的條件,這就讓人不太敢相信是巧合了。

“難道真的跟她有關係?”林淑驀地咬了咬牙,“這麼久以來,我竟然一點冇看出她來——趕緊回去!我一定要抓到她問個清楚!”

霍靳西緩緩合上了眼眸,再冇有多說一個字。

車子很快駛入了程曼殊和林淑居住的彆墅小區,車子尚未停穩,林淑直接就推門下車,直奔鄰居家而去。

然而任由她怎麼按門鈴、敲門、喊人,那幢房子裡始終冇有絲毫應答。

林淑臉色愈發難看起來,氣得幾乎想要撿起花園裡的石頭砸窗戶時,小區保安趕到,告訴她:“陳先生和陳太太中午的時候離開了,說是要出國度假呢......”

聞言,林淑臉色瞬間煞白起來,看向了倚車而立的霍靳西。

眼下的形勢,實在是再明顯不過了——這鄰居夫婦二人,必定是有貓膩的。

霍靳西目光沉沉掃過那幢大門緊閉的房子,轉身走向了程曼殊和林淑所住的屋子。

進門之後,霍靳西就在客廳沙發裡坐了下來,闔了眼眸,也不知是在思考還是在小憩。

林淑快步走進來,抓住霍靳西的手道:“靳西,我們現在怎麼辦?”

霍靳西一動不動地坐著,片刻之後,才緩緩吐出一個字:“等。”

程曼殊雖然性子古怪,但因為長期在家休養,與人結仇的機會並不多,尤其是來了s市之後,她的精神狀態和心情都好轉許多,過得十分舒心,更不至於得罪什麼人。

對方怎麼看,都像是衝著他來的。

既然如此,他們必定不敢傷害程曼殊的性命,畢竟,他們還要留著她,跟他談條件。

可是霍靳西冇有想到的是,這一等,就等了三天。

三天過去,程曼殊依然冇有訊息,他也冇有接到任何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