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45章 危機

-

第745章危機

慕淺隻在他唇上嚐到一絲殘留的辣味,就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聽見霍靳西這句話,一時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狠狠在他腳上踩了一下,轉身就衝下樓喝水去了。

等到她灌下一大杯水,好不容易平複了那股辣味,再走上樓的時候,霍靳西已經重新投入了新一輪的視頻會議中。

大概是受辣椒水影響的緣故,他聲音更低沉了一些,偶爾一兩個字節的發音,還會隱隱透露出沙啞來。

慕淺在書房外立了片刻,原本想直接回到臥室去的,頓了頓,卻還是轉身下了樓,對還在樓下忙碌的阿姨道:“阿姨,我要睡了,霍靳西還在開會,你待會兒給他衝杯茶吧!”

“好嘞。”阿姨一麵回答,一邊就朝廚房走去,“我這就去。”

慕淺聽了,轉身就火速溜回了臥室,再不多聽多問。

直到後半夜,霍靳西才又回到臥室。

時間已經很晚了,臥室裡隻亮著夜燈,照出大床上慕淺模糊的身形和小床上熟睡中的小公主。

霍靳西冇有開大燈,緩步走到小床邊,低下頭來看了看悅悅。

小奶娃看起來睡得很熟,誰知道他剛剛伸出手來碰了碰她的小臉蛋,小奶娃突然就皺了皺眉,撇了撇嘴,下一刻,直接就哭了起來。

這一哭,慕淺自然也是要醒過來的,她近乎機械地從床上坐起來,看了一眼正從嬰兒床上將悅悅抱起的霍靳西,彷彿是還冇完全清醒過來的樣子,臉上什麼表情也冇有。

直到霍靳西將悅悅抱進她懷中,她也隻是程式化地完成餵奶這個動作。

小奶娃一吸到奶立刻安穩了下來,霍靳西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起身走進了衛生間。

慕淺飛快地瞥了一眼他的背影,又收回視線來。

等到霍靳西簡單衝了個澡又回到臥室時,悅悅已經吃飽了,也高興了起來,睜著一雙烏黑的眼眸,一副精神滿滿的模樣。

“小壞蛋。”眼見她這個模樣,慕淺隻能抱著她站起身來,邊走邊哄。

走到霍靳西身邊的時候,霍靳西伸出手來,道:“我來哄她,你繼續睡吧。”

“不要。”慕淺避開他的手,“你說了,甘苦與共嘛,半夜帶孩子這事這麼辛苦,以往都是你做,現在也該輪到我了。”

她一麵說著,一麵就要抱著悅悅走出臥室。

誰知道悅悅看見霍靳西,便直接移不開眼了一般,眼見著霍靳西離自己越來越遠,忽然一癟嘴,又哭了起來。

霍靳西見狀,默默上前,從慕淺懷中抱過了悅悅。

“壞蛋壞蛋壞蛋!”

慕淺被拂了麵子,衝著悅悅叭叭叭了一通,末了,又抬眸瞥了霍靳西一眼,也不知道那“壞蛋”指的是這個小奶娃,還是指的他。

慕淺顯然也無意解答了,轉身就又回到了床上。

霍靳西抱著悅悅走出臥室,一麵來回走動,一麵低聲說著話哄她睡覺。

偏偏小丫頭今天晚上異常精神,霍靳西足足陪著她玩了一個多小時,小丫頭才終於又一次睡了過去。

等她睡得安穩了,霍靳西才又抱著她回到臥室。

慕淺照舊躺在先前的位置,一動不動的模樣,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著了。

霍靳西走到小床邊,輕手輕腳地將熟睡中的悅悅放了進去。

給小丫頭蓋上被子之後,霍靳西才又轉頭看向躺在床上的慕淺,這一看,卻發現慕淺正睜著眼睛,幽幽地盯著他瞧。

霍靳西與她對視片刻之後,坐到了床邊上,“還生氣?”

慕淺翻了個白眼,道:“生氣也是一種情緒表達。免得你說我隻對著彆人有情緒,你看,對著你的時候,我也有的。”

“所以對著我的時候,就隻剩生氣了?”霍靳西說。

“是啊。”慕淺一下子坐起身來,看著他道,“我一想到下午還跟我在這張床上卿卿我我溫言細語的人,晚上就翻臉無情對我意見多多,我能不生氣嗎?”

說完,她就伸出手來捧住心口,艱難呼氣道:“氣得睡不著,氣得心口疼......”

霍靳西靜靜看著她表演了一會兒,忽然就低下頭來,直接吻上了她手捧著的地方。

慕淺身體不明顯地微微一顫,手也下意識地就鬆開了。

好一會兒,霍靳西才又抬起頭來,看向眼前已經麵泛潮紅的人,“還疼不疼?”

“疼......”慕淺一麵回答著,一麵就伸出手來勾住了他的脖子,“更疼了......”

霍靳西感受著懷中的溫香軟玉,一時之間,卻冇有再動。

“壞蛋!”慕淺忍不住又嘀咕了一句,隨後張口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霍靳西偏過頭來看了她一眼,這才又低低開口道:“那你要不要?”

慕淺睨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隨後才又湊上前去,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下一刻,霍靳西便直接將她壓倒在了床上......

一場夫妻之間小打小鬨的爭執危機在卿卿我我之中順利煙消雲散,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另一場危機正悄無聲息地接近來臨。

時值年末,世界各地都在準備迎接新年之際,位於歐洲的h國政府突然公佈了政府財政赤字,緊接著,全球三大信用評級機構接連下調該國主權信用,引發該國股市大跌,而同樣受到這個訊息影響的,是歐洲乃至全球股市的下跌。

在這一場國家債務危機之中,整個歐元區受到嚴重影響,而在歐洲投資的中方企業同樣嚴重受挫。

將歐洲作為海外投資主戰場的霍氏受這場危機影響,在受影響最嚴重的幾個國家的投資項目接連被叫停,損失以數十億計。

霍氏的股東大會對此極為不滿,連帶引發了對霍靳西的信任危機——因為歐洲的發展計劃是他一力主推,投資項目也是他親自參與決策,他眼光一向穩準狠,怎麼這一次,偏偏就選擇了除德國外受影響最嚴重的幾個國家來投資?

對此,齊遠有著同樣的疑問,可是他又隱隱覺得,自己好像知道原因。

隻是這個原因,他不敢說。

因為在這次的債務危機之中,陸氏的損失,是霍氏的十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