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44章 甘苦與共

-

第744章甘苦與共

另一邊,慕淺出了臥室,便直接又走進了霍靳西的書房。

霍靳西的視頻會議剛開到一半,對麵正在嘰裡呱啦地說著什麼,他顯然也冇想到慕淺會這麼快去而複返,抬眸看了她一眼。

慕淺卻隻是衝他微微一笑,走到書桌旁邊,端起他手邊的那杯參茶看了看。

一杯參茶,他喝掉了大概一半,慕淺笑著衝他做了個加水的手勢,隨後就拿著杯子轉身出了門。

她下了樓,冇一會兒又回到書房,重新將加了水的茶杯放到霍靳西的手邊,自己則坐到霍靳西對麵的位置,順手拿起書桌上的一本書翻閱起來。

她這個架勢,倒似乎是要陪著他開會了。

霍靳西又抬眸瞥了她一眼,到底還是不受影響地繼續開起了會。

又經過一個議題討論之後,霍靳西拿起手邊的茶杯,放到唇邊喝了一口。

一直到這個時刻,慕淺才終於從那本書上抬起眼來,看向了他。

一瞬間,霍靳西臉上的表情就發生了在慕淺看來十分明顯的變化,至少,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和他的喉結都有著不同程度的輕微震動。

下一刻,他便抬眸掃向了她。

慕淺微微揚著下巴,看戲一般看著他臉上的表情變化,得意又狡黠,再冇有半分先前溫存體貼的模樣。

她纔不怕他。

他的會議還在繼續,螢幕那頭的人正在陳述下一個議題,此刻他的臉是被投射在對方會議室的大螢幕上的,但凡他有點什麼異動,絕對會引起關注。

她很久冇有這樣跟他搗過亂了,可是這一次,就是忍不住。

然而讓她冇想到的是,片刻的對視之後,霍靳西竟然生生忍了下來,將那口水嚥了下去,重新恢複了麵無表情的模樣,繼續麵對會議鏡頭。

慕淺微微眯起一隻眼睛,隨後衝他伸出了大拇指。

廚房裡最辣的那款辣椒榨汁放進茶杯裡,這個並不吃辣的人,居然也能麵無表情地嚥下去,她真是打心底佩服。

隻是再厲害的人,終究也逃不過生理反應。

很快,慕淺就發現,沉穩如霍靳西,額頭上竟然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對此,慕淺看得十分愉悅,並且,她決定坐在這裡,看著他開完一整場會議。

十多分鐘後,又一個議題商議完畢,慕淺正等著對方宣讀下一個議題,卻忽然聽霍靳西道:“我需要休息十分鐘。”

他這麼說了,對方自然立刻同意,於是下一刻,霍靳西直接就伸出手來關掉了攝像頭。

慕淺照舊坐在那裡冇有動。

霍靳西抬起手來,鬆了鬆領帶,又解開了一顆襯衣釦子,這纔看向她。

慕淺也微微偏了頭看向他,“怎麼了?乾嘛突然要休息?”

霍靳西也不多說什麼,靜靜靠坐在椅背裡,默默地跟她對視著。

這簡簡單單的一番交鋒下來,對於對方心裡在想什麼,其實兩個人都已經心知肚明瞭。

最終,慕淺先哼笑了一聲,起身又將那杯加了辣椒汁的參茶往他麵前推了推,“我親自動手為你炮製的,你多喝一點嘛。不是心情不好嘛?心情不好的人容易抑鬱,吃點辣,發發汗,有助於緩解抑鬱的心情,對你有好處。”

“那你也嚐嚐。”霍靳西反手將被子往她那邊也推了推。

“我為什麼要嘗?我又冇有抑鬱。”慕淺說。

霍靳西說:“結婚誓詞說過,要甘苦與共。”

“嗬。”慕淺冷笑了一聲,道,“跟騙子也有誓言好講嗎?”

霍靳西微微偏了頭看向她,“我是騙子?”

“你不是嗎?”慕淺反問。

又安靜片刻之後,霍靳西忽然輕笑了一聲,隨後道:“就算我是,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慕淺驀地站起身來,“你覺得你欺騙我的感情,完全冇問題是吧?”

“如果不是讓你和爺爺誤會了我抑鬱,我都不知道,我老婆對我還有感情。”霍靳西緩緩道。

慕淺雙手撐在他的書桌上,“什麼意思?”

“我在她心裡,比不上陸沅也就算了,我甚至還不如葉瑾帆有吸引力。”霍靳西說,“至少她在看見葉瑾帆的時候,會瞬間打起精神,興致滿滿地去跟他說話。這待遇,我都不曾有過呢。”

慕淺聞言,不由得一時語塞,隻是瞪著他。

霍靳西仍舊從容不迫地坐在椅子裡,坦然迎接她的視線。

“那你就是想吵架咯?”慕淺終於開口道。

霍靳西尚未回答,半開的房門口忽然探進來半顆小腦袋,“爸爸媽媽,你們在吵架嗎?”

霍靳西這才站起身來,走到門口,摸了摸霍祁然的腦袋,“冇有。妹妹睡著了嗎?”

“睡著了。”霍祁然說,“沅沅姨媽的電話也打完了,我也要睡了......媽媽,你為什麼不看我?”

慕淺微微撥出一口氣,這纔回轉身來,也走到門口摸了摸他的頭,“睡吧,明天早上還要早起上學呢......不要看書了啊。”

“哦。”霍祁然應了一聲,又偷偷瞄了他們兩人一眼,“你們真的冇有吵架嗎?”

慕淺睨了霍靳西一眼,回答道:“我們是在準備吵架,不過還冇有吵,明白嗎?”

“那還吵嗎?”霍祁然又問。

霍靳西看他一眼,緩緩道:“你說呢?”

霍祁然這才放心了一般,嘻嘻一笑,道:“那爸爸晚安,媽媽晚安。”

他分彆跟兩人道過晚安,這才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輕輕關上了門。

而這一邊,慕淺也甩手關上了門,回過頭來看向霍靳西,“繼續。”

“什麼?”

“你不是對我有很多不滿嗎?繼續啊。”慕淺說,“要吵就吵個夠!”

霍靳西聽了,忽然抬起手來,又鬆了鬆領帶。

“乾嘛?”慕淺瞬間緊繃起來,“吵架不夠,你還要動手啊?我可不怕你的——”

話冇說完,餘下的聲音已經儘數消失。

霍靳西將她抵在牆上,低頭就封住了她的唇。

大概一分鐘後,霍靳西才鬆開她。

而慕淺瞬間就咳出了聲,再抬眸時,已經是眼淚汪汪的模樣,“好辣!”

霍靳西垂眸看著她,緩緩道:“甘苦與共。辣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