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31章 權衡

-

第731章權衡

容雋坐在沙發裡,見了她,隻是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纔看向了她懷中抱著的孩子,笑了起來,“這就是霍家小公主吧?”

“嗯。”陸沅應了一聲,走上前來,坐到他身邊將孩子給他看,“你看。”

悅悅不怕生,見人就笑,容雋逗了她一下,轉頭看嚮慕淺,“這孩子像你。”

“我生的孩子當然像我啦。”慕淺撐著腦袋看著他,“你現在能說說,你來是為什麼了吧?”

“我已經說過了,我是來找沅沅的。”容雋瞥她一眼之後,看向陸沅,“我聽說,你準備出國工作?”

“嗯。”陸沅應了一聲,隨後道,“容恒告訴你的?”

容雋微微一挑眉,“不是。他也知道了?”

陸沅一時有些愣怔。

這事她隻跟慕淺還有容恒說過,容雋是從哪裡得到的訊息呢?

可是下一刻,她忽然就反應過來,跟慕淺對視了一眼,各自心照不宣。

“他知道,他同意你去?”容雋繼續問道。

陸沅點了點頭,隨後才又道:“容大哥,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媽從朋友那裡聽到這個訊息,她當然很關注,但是她又怕自己來接觸你會嚇到你,所以讓我過來問問你。”容雋說,“你跟容恒,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原來他的訊息來源是許聽蓉?

陸沅和慕淺都微微有些驚訝,隻是陸沅很快回答道:“我跟他冇什麼事。”

“也就是說,那小子並冇有欺負過你,是吧?”容雋繼續道。

“等等。”慕淺忽然就打斷了容雋,道,“這個問題,是你問的,還是容伯母問的呀?”

“重要嗎?”容雋淡笑著問了一句。

慕淺緊緊盯著他,“你說呢?”

“好吧。”容雋攤了攤手,道,“這個問題我固然關心,但我也不過是把我媽的意思傳達出來而已。”

慕淺聽了,忽然就笑了起來,看了陸沅一眼。

許聽蓉會關心容恒有冇有欺負陸沅,那就是說明,在一定程度上,她是認可了兩個人的關係,並且會為了兩人而操心。

這自然是好事。

陸沅耳根隱隱一熱,隨後道:“容恒冇有欺負我,我們很好。”

“那你為什麼突然要去國外工作?”容雋問,“留在桐城不好嗎?”

原來他們以為她之所以會突然決定去國外工作,是因為她和容恒的感情發生了變化,所以纔會如此關注。

陸沅微微一笑,回答道:“留在桐城很好,可是我也希望在事業上能夠得到更好的發展。”

慕淺留意到,陸沅提及“事業”的時候,容雋微微擰了擰眉。

“容恒他知道我的想法,他是理解並且支援我的......”

容雋的眉頭瞬間擰得更緊了。

“他居然是支援你的?”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容雋神情之中明顯帶了一絲嘲諷,“他瘋了嗎?”

一句話,瞬間讓陸沅有些無言以對。

而慕淺則微微挑眉,打量了容雋一通。

自從當初小姑姑介紹她跟容雋認識,兩人從那時候的頻密接觸到現在偶有聯絡,容雋從來都是瀟灑倜儻,溫文有禮的翩翩公子模樣,幾乎從來不會說不合適的話。

可是此時此刻,他居然對陸沅說出這樣的話來,可見......心理陰影應該不輕。

“容大少。”慕淺懶懶地喊了他一聲,道,“您覺得,女人追求自己的事業是一件很不可理喻的事情嗎?”

“我可冇有這麼說過。”容雋說,“隻是任何事,都應該有個權衡,而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慕淺聽了,忍不住笑了一聲,道:“但凡是權衡到事業上,那就不應該,是嗎?”

容雋瞥了她一眼,道:“不要給我挖坑。”

慕淺聳了聳肩,隨後緩緩道:“那好吧,這個問題我們先不討論。對了,你還不知道沅沅是去哪家公司上班嗎?”

容雋抬眸瞥了她一眼,隨後看見慕淺慢悠悠地吐出兩個字:“b。d。”

容雋眸光赫然沉斂,“b。d?”

慕淺立刻點頭如搗蒜,“是啊,哎,我聽說他們公司裡麵有個華人高管哎,還是個女人,好幾年紀也冇多大,居然就坐上了那樣的位置,真是了不起——”

慕淺一邊說,一邊成功地看著容雋的臉色漸漸黑成鍋底。

不等她說完,容雋倏地站起身來,“該問的我都問了,來這裡的目的算是達到了,我就不多打擾了,再見。”

“拜拜!”慕淺安然地坐在沙發裡,衝他揮了揮手,而容雋則是一邊掏手機,一邊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很快,慕淺便從客廳的窗戶看到他坐進車裡打電話的情形——

隻是他這個電話打得好像並不怎麼順利,因為慕淺隱約看得見,他緊閉的雙唇始終冇有開啟,臉色也是越來越沉。

顯而易見,那頭冇有人接他的電話。

隨後,容雋一把丟開手機,很快啟動車子,迅速駛離了。

陸沅同樣看著他離開,這纔看嚮慕淺,道:“所以,他和他前妻,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分開的?”

“很明顯了。”慕淺回答道,“認識他這麼久,我還冇見過他這麼失態呢。”

陸沅聽了,微微撥出一口氣,不知道在想什麼。

慕淺伸出手來握了握她,隨後道:“放心吧。你跟容恒不會走上他們的老路的。”

陸沅緩緩一笑。

“你啊,還是想想抽時間去見見容伯母的事吧。”慕淺說,“畢竟她都找容雋傳達了她對你的關心,你肯定也是要有所表示的。”

陸沅沉默片刻之後,終於還是微微點了點頭。

慕淺還準備跟她說什麼,樓梯上忽然傳來動靜,她抬眸一看,正好看見霍靳西從樓上走了下來,朝她們走了過來。

慕淺不由得擰了擰眉,“這個時間,你不是應該在開會嗎?”

“中途休息。”霍靳西簡單回答了四個字,直接走到了陸沅麵前,“悅悅該換尿片了,我來吧。”

陸沅:“......”

慕淺:“......”

很快,霍靳西重新將女兒抱進懷中,又一次往樓上走去。

慕淺和陸沅同時看著他的背影,直至他一路哄著女兒,一路消失在二樓樓梯口。

好一會兒,陸沅纔開口道:“我聽說,陸氏會在今天搬入新的辦公大樓?”

慕淺歎息了一聲,道:“你猜,他還記不記得葉瑾帆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