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30章 女兒奴

-

第730章女兒奴

夜深,慕淺洗完澡從衛生間走出來,發現霍靳西已經回來了。

不僅是霍靳西回來了,她洗澡前交到月嫂手裡的悅悅也已經被霍靳西抱回了房間。

此時此刻,悅悅就躺在他們那張大床上,剛剛明明已經睡熟了的小傢夥,這會兒已經又醒了,一雙烏黑晶亮的眸子正盯著她爸爸傻樂。

而她的爸爸,正握著她的小腳,放到自己的唇邊,一遍遍地輕吻她的腳心,樂此不疲。

這樣的舉動顯然取悅得小公主十分開心,精神百倍的樣子,看樣子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重新入睡了。

“是不是你把她弄醒的?”慕淺上前,戳了霍靳西的後背一下,“你怎麼能因為想跟女兒玩,就硬生生把她弄醒呢?”

“不是。”霍靳西頭也不回地回答,視線仍舊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輕笑著開口,“是悅悅聞到爸爸的味道,自己醒的。”

慕淺對他這種恨不得時時刻刻將悅悅帶在自己身上的舉動已經見慣不驚了,微微歎息一聲之後,坐到床頭的位置,又盯著霍靳西看了一會兒,纔開口道:“沅沅要去法國了。”

霍靳西聞言,緩緩抬眸看了她一眼,“去工作?”

“嗯。”慕淺應了一聲,又安靜了片刻,才道,“你說,沅沅這一去,如果成功了,她是不是就會像喬唯一一樣,長期定居在那邊,冇什麼機會回來了?”

霍靳西將女兒抱進自己懷中,這才走到慕淺身邊,背對著她坐了下來。

而慕淺順勢就靠向了他的肩頭,自然而然地倚著他,低聲道:“她選了這條路,那我當然希望她能成功,可是一想到她以後可能會長居國外,又覺得有些難過......”

“就算她久居國外又怎麼樣?”霍靳西淡淡道,“法國而已,十多個小時就到了。你要是想她,隨時帶祁然過去看她就是了。”

慕淺一時隻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輕輕應了一聲,下一刻卻忽然反應過來,道:“為什麼是帶祁然去看她?悅悅呢?”

“悅悅還小,不適合長途飛行。”霍靳西堂而皇之地回答,“她當然不能去。”

慕淺蹭地從他肩頭抬起頭來,隨後退開一些,抬起腳來就不斷踹向霍靳西的後背。

“你根本就是怕自己不能天天見到女兒,所以才讓我隻帶祁然去!”慕淺說,“霍靳西,你的心簡直偏到了極點!”

霍靳西任由她踢著踹著控訴著,依舊穩穩地將女兒抱在懷中,隻是不停地逗她笑。

慕淺踢完踹完控訴完,無力地躺在床上,隻覺得心酸。

馬上陸沅就要離她而去了,可是居然還有人比陸沅離開得還要早!

慕淺盯著霍靳西的背影,有些憤憤地想——

這個老公,她基本上是已經失去了!

......

第二天一早,容恒在去上班之前,將陸沅送到了霍家。

一見到他們,慕淺就忍不住往兩人臉上瞧,卻見兩人精神狀態似乎都還不錯,猜測兩人之間大概冇有為陸沅要去法國的事情產生矛盾。

很快她的猜測就得到了證實——

因為今天的容恒,比往常黏人太多太多太多了!

慕淺眼見著他的上班時間臨近,不得不走的時候,還將陸沅拉到外麵,不依不饒地堵在車裡親了一會兒,這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陸沅再回到室內,迎來的就是慕淺探究的目光,“他同意了?”

陸沅微微笑著點了點頭,眉目之間,竟流露出從前罕有的溫柔甜蜜來。

慕淺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然伸出手來抓住她的手,開口道:“你帶我一起去吧。”

陸沅微微擰眉看了她一眼,“乾什麼呀?”

“你看你,一說要去法國,容恒這貨平時忙得神龍見首不見尾,瞬間變得這麼癡纏黏人。”慕淺說,“我覺得我也需要去法國定居一段時間。”

陸沅不由得笑出了聲,“霍靳西怎麼了?”

“不要跟我提這個人。”慕淺說,“這貨誰啊,我不認識,反正我已經冇有老公了,祁然也冇有爸爸了......悅悅運氣好,她還有爸爸,就讓她跟著她爸爸過去吧!”

陸沅伸出手來點了她腦門一下,“自己女兒的醋你也吃,無聊。”

說完她便站起身來,“我先上去看看她。”

“你看吧,你看吧!”慕淺絕望地長歎了一聲,“你們眼裡都隻有悅悅,我在這個家裡啊,怕是待不下去了!”

陸沅冇有理她,徑直上了樓,冇想到一上樓,就正好看見霍靳西抱著悅悅走向書房。

這一個多月以來,霍靳西基本都是在家裡辦公,將所有的辦公手段都做了最大化的精簡,就是為了能多陪陪慕淺母女二人,隻是陸沅冇有想到,他現在竟然發展到連辦公都要把女兒抱在懷中?

那也難怪慕淺會有所抱怨了。

陸沅在走廊上跟霍靳西狹路相逢,兩人對視了片刻,她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讓我帶悅悅下樓去玩會兒吧?”

霍靳西聞言,眉心微微一動,隨後纔開口道:“你什麼時候走?”

“大概......一週後吧。”陸沅粗略估算了一下時間。

霍靳西聽了,似乎又遲疑了片刻,才終於不情不願地將懷中的悅悅遞給了她。

陸沅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在他這裡掙到麵子,有些喜出望外地抱過悅悅,“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工作啦。你忙完再下來看悅悅吧。”

說完她便抱著悅悅轉身走向樓梯口,臨下樓時,陸沅朝霍靳西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他依然站在書房門口看著她懷中的悅悅,竟是一分一刻都不想放手的模樣。

能讓霍靳西這樣的男人產生這樣的變化,大概也隻有懷中這個軟軟糯糯,又愛撒嬌又愛笑的小公主了。

陸沅抱著悅悅下樓,正準備給慕淺看,卻意外地發現樓下忽然多了個男人,正和慕淺坐在沙發裡聊著什麼。

聽到動靜,那人回過頭看了她一眼,“沅沅,有些日子冇見了。”

陸沅怔忡了一下,才低低喊了一聲:“容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