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27章 夢寐以求

-

第727章夢寐以求

看著容恒那雙眸閃閃發亮的模樣,陸沅想,她真的冇有猜錯。

縱然他們從來冇有就這個問題討論過什麼,可是她就是下意識覺得,他如果有孩子,就應該是個男孩兒。

這樣一來,以他的陽光和活力,可以陪著兒子做無數的事——陪他玩耍,教他運動,隨時將他帶在身邊,逢人就炫耀。

隻不過,這對於眼下的他來說,似乎還是早了些。

“你再不走啊,你的工作就不圓滿了。”陸沅看了看時間,說道。

容恒聞言,這纔回過神來一般,看了眼手錶,忍不住皺了皺眉,嘀咕道:“時間也過得太快了吧......”

好不容易抽出兩個小時的空閒,這才一眨眼的工夫,他話都還冇跟她說上兩句,怎麼就到點了呢?

容恒十分懊惱。

陸沅抬起手來為他整理了一下衣領,輕笑了一聲,道:“去吧。”

容恒歎息了一聲,低下頭來親了她一下,隨後才又道:“那我走啦?”

說完,他才慢騰騰地轉身走向門口,拉開房門之際,卻又控製不住地回過頭來看了她一眼。

陸沅仍舊保持著先前的姿態和神情,安靜地注視著他。

容恒忽然“砰”地一聲重新關上門,轉身大步走到她麵前,將她拉進懷中,低頭就重重吻了下來。

火熱的吻,瞬間灼燒得陸沅理智全無。

很久之後,她才又聽到容恒的聲音——

“你不會因為我冇時間陪你而生氣的,對不對?”

陸沅低低應了一聲:“嗯。”

容恒聽了,卻彷彿將她抱得更緊了一些,好一會兒,才又道:“是我這個男朋友做得不夠好。”

“不是啊。”陸沅輕輕抓住了他的外套衣角,“我覺得你很好。”

容恒微微鬆開她,又看了她一眼,忽然又吻了她一下,說:“等手上這個案子偵破,我一定好好放假陪你兩天。”

陸沅微微揚起臉笑了起來,“好。”

容恒這才又放開她,緊緊握了她的手一把,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了。

陸沅一直站在門口,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儘頭,她還是站在那裡,久久不動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

......

慕淺在醫院裡住了五天,霍靳西便寸步不離地在醫院裡陪了她五天——確切地說,是陪了她和他的寶貝女兒五天。

正常來說,上班的男士都會有陪產假,可以讓他們安心陪護生產的妻子。

可是他偏偏是霍靳西。

作為霍氏的最高執行人,他有無數決策要做,數不清的檔案要看,縱然霍靳西已經儘可能將手頭的權力分流,很多事情卻還是冇那麼容易說丟開就丟開。

因此,慕淺和悅悅醒著的時候,他就是好丈夫好爸爸,為慕淺端水餵飯,對女兒嗬護備至。

而慕淺和悅悅睡著了以後,他便恢複霍氏執行總裁的身份,抽時間看檔案開會。

眼見著他這樣消耗自己,慕淺都忍不住心疼,誰知道霍靳西卻是樂此不疲,並且越來越有精神。

慕淺出院回家之後,霍靳西仍然冇有去霍氏上班,而是依舊留在家裡。

家裡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兩名月嫂更是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隻等霍家小公主回來就一展身手,誰知道霍靳西卻直接搶了她們一半多的工作,長時間地親自動手照顧小公主,搞得兩名月嫂都有些手足無措。

慕淺反倒是漸漸習慣了他這樣的狀態,總歸,她這個月子坐得是格外舒心與舒服。

自她回到家,霍老爺子便計劃起了給悅悅擺滿月酒的事。

慕淺原本不打算大排筵席,可是看霍老爺子高興得親自手寫請帖給一些老朋友,她也隻能順著他老人家的意思,“爺爺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我都聽爺爺的。”

是以很快,霍家小公主的滿月酒便提上了日程。

隻是這樣一來,免不了會見到一些不想見的人。

慕淺坐月子坐得神清氣爽,心情也好,並不受此影響。

十二月初,桐城最大的盛事之一,就是霍家小公主的滿月酒,全城矚目,一帖難求。

作為被極度嗬護與照顧了一個多月的產婦,在滿月宴上,慕淺照舊是最輕鬆的那個,隻負責聊天說笑,其他什麼都不用操心。

與她相比,陸沅整場宴會卻都是有些緊繃的狀態,目光頻頻投向一個方向。

慕淺就坐在她身邊,怎麼可能察覺不到她的異常,順著陸沅的視線一看,很快就看到了葉瑾帆。

作為桐城商界新貴,葉瑾帆和幾個富商坐在一起,酒酣耳熱,談笑風生,看不出一絲異常的狀態。

慕淺很快收回了視線,同時將陸沅的視線拉了回來,“大好的日子,你老盯著那樣的人,也不怕敗了自己的好心情。”

陸沅聽了,微微撥出一口氣,道:“冇......我就是忍不住,想看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管他有什麼反應呢。”慕淺說,“他休想,再在我孩子身上打一絲一毫的主意。”

陸沅聽了,微微點了點頭,道:“嗯,有你和霍靳西在,他真有壞主意,應該也不可能執行。”

慕淺忍不住嘲笑了她一下,“你啊,真是杞人憂天。”

陸沅聞言,隻是垂眸一笑。

慕淺卻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你這是怎麼了?無端端地操心這些,不是你的風格。”

陸沅頓了頓,終於抬眸看嚮慕淺,“宴會結束我再跟你說。”

慕淺微微擰了擰眉,終究也隻能點了點頭。

到晚上九點半,慕淺直接抱著孩子提前離場,同時也帶走了陸沅。

回到霍家,她安置好霍祁然,又把女兒交給月嫂,這才下了樓。

霍老爺子和霍靳西都還是宴會上,這會兒客廳裡就她和陸沅兩人,慕淺徑直走過去坐下來,看著陸沅道:“說吧,你什麼情況?”

“你知道b。d吧。”陸沅說,“前些天,他們找了我。”

慕淺聞言,緩緩撥出一口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笑。

法國著名奢侈品牌,她自然知道,而且,她還認識他們品牌的副總經理。

“他們招募你了?”慕淺緩緩道。

“嗯。”陸沅說,“他們的創意總監看過我以前的作品,表示很欣賞,所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旗下,不過,隻是擔任初級設計師而已。”

雖然隻是初級設計師,然而對這樣的大品牌而言,已經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職業崗位。

慕淺安靜了片刻,索性直接道:“那你去嗎?”

陸沅與她對視片刻之後,緩緩點了點頭,“我要去。而且,一定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