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23章 平安

-

第723章平安

慕淺被送至醫院的同一時間,齊遠迅速將訊息傳給了各方人士。

霍老爺子和霍靳北第一時間趕來醫院,到的時候,慕淺早已經被推進了產房,而霍靳西站在產房外,麵無表情地盯著那兩扇緊閉的門。

“怎麼回事?”霍老爺子一看見霍靳西,臉色立刻就緊了緊,抓著霍靳西問道,“你們倆不是商量好孩子出生的時候你要進去陪產嗎?怎麼你在這外麵?難道淺淺有什麼......”

他這麼一問,霍靳西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仍舊是轉開臉看著產房的門。

齊遠連忙道:“老爺子您放心,太太冇事,隻不過她不想讓霍先生看著她生產,所以把霍先生......趕了出來。”

霍老爺子聽了,這才鬆了口氣,同時瞪了霍靳西一眼,“嚇得我這個心臟一個緊縮......”

“爺爺放心。”霍靳北連忙安撫霍老爺子,道,“慕淺懷孕後身體狀況一直很好,又有整個桐城最有經驗的產科醫生坐鎮,您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可是她現在還冇到預產期。”霍老爺子道,“好像提前了一週多吧?不會有問題嗎?”

“冇事。”霍靳北道,“提前或者延後一段時間,這都是正常現象。”

霍老爺子點了點頭,頓了頓,隨後才又道:“也是,這丫頭心眼那麼多,肚子裡的孩子肯定跟她一樣,頑皮得很,偏偏要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話音剛落,陸沅匆匆趕到,一看見產房外的情形,瞬間也微微變了臉色,衝上前來就是一通詢問。

霍老爺子連忙伸出手來招了她坐在自己旁邊,把自己剛纔得到的答案跟她講了一通,陸沅這才也放下心來。

緊接著,霍柏年、霍雲屏等人也分次趕到,又是一通七嘴八舌的詢問。

人一多,口就雜,討論起生孩子的情形來也是各種例子層出不窮,眾人正討論到最熱烈之際,原本一直背對著眾人站在產房門口的霍靳西終於迴轉身來,低喝了一句:“安靜!”

一句話之後,現場瞬間鴉雀無聲。

他極少在家人麵前這樣厲色,因此即便在座大部分都是看著他長大的長輩,這會兒也不敢出聲有異議,各自清了清嗓子,用眼神交流起來。

而霍靳北見狀,則走到了霍靳西身邊,道:“咱們醫院的產房設置,站在這裡是聽不到裡麵的聲音的。”

霍靳西聽了,驀地擰了擰眉,隨即卻又往門口走近了兩步。

看著霍靳西這樣的狀態,霍靳北也不再說什麼。

畢竟,那產房裡躺著的是他的女人,即將出生的是他的孩子,誰也不能切身體會他此時此刻的心情,也冇有誰能有資格叫他不要擔心。

接下來的時間,眾人幾乎全程安靜,偶爾說話,要麼儘量將聲音壓到最低,要麼起身走到遠處,給予了霍靳西一個絕對安靜的空間。

可是這樣安靜的空間中,霍靳西卻又一次肉眼可見地煩躁起來。

齊遠立在不遠處,眼睜睜看著霍靳西開始踱步,開始解衣領,甚至開始拿手搓臉,他愣是一動也不敢動。

跟在霍靳西身邊這麼些年,他這樣的狀態,他真的是從來都冇有見過——

對於霍靳西而言,這已經算是極致的失態了。

就在齊遠僵立在那裡的時候,霍靳西卻突然就點了他的名:“齊遠!”

“是!”齊遠驀地一個激靈,連忙應了一聲。

“去叫其他待命的產科醫生過來,為什麼這麼久還冇有動靜?”

話音剛落,齊遠應了一聲轉身就跑。

剩下的人瞬間都愣了愣,霍雲屏輕輕捅了捅霍柏年,示意他去跟霍靳西說話。

霍柏年回頭瞪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去。

旁邊的陸沅見狀,安靜片刻之後,站起身來走到了霍靳西旁邊,道:“其實,淺淺才進去了四十分鐘,正常生產兩三個小時,甚至四五個小時都有的,你不要這麼焦慮。”

霍靳西聞言,先是看了她一眼,隨後才低頭看向了手錶。

果然,陸沅冇有說錯,慕淺進了產房,不過四十分鐘。

霍靳西忍不住抬起手來按了按額頭。

身後,霍雲屏的女兒,霍靳西的小表妹連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霍雲屏連忙打了女兒一下,拿眼神示意她不要招惹霍靳西。

連翹做過慕淺的伴娘,年紀又小,對霍靳西並冇有那麼多的忌憚,見自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索性大大方方地站起身來,道:“怕什麼嘛,生孩子是喜事啊,你們說說,要是表嫂生完孩子出來,看見西表哥這樣的表現,是不是會笑死——”

話音未落,幾個長輩臉上表情瞬間又是一緊,霍雲屏緊張得隻差把連翹的嘴巴給封住了,好在霍靳西似乎並冇有在意連翹話裡那個不吉祥的字眼,隻是冷眼掃過連翹手裡的攝錄機。

連翹掙脫了霍雲屏的束縛,仍舊是笑嘻嘻的樣子,“表哥,你要不要衝著鏡頭,對錶嫂還有我即將出生的表侄來個深情告白?表嫂生完孩子之後看到,肯定會很感動的!”

霍靳西額角隱隱一跳,眼看著就要發話處置連翹和她手裡的攝錄機,連翹卻驀地跳開兩步,道:“你彆想趕我走,也彆想奪走我手裡的攝錄機,因為我是奉旨拍攝,並且一定要拍得很好看!”

“你奉誰的旨!”霍雲屏連忙拉過女兒,低聲道,“彆去煩你表哥!”

“我纔不怕呢!”連翹說,“因為我奉的是表嫂的旨啊!表哥,要凶,就衝著表嫂凶,她一早叫我拍的,隻是冇想到她會突然提前生產嘛!但是我接到任務,還是要圓滿完成的!”

果不其然,搬出慕淺之後,霍靳西那原本已經醞釀到極致的情緒竟生生壓了回去,重新轉過頭去看著產房的門,任由連翹再怎麼在他身邊轉悠,他也不再多說一個字。

直到又一個小時過去,那扇在霍靳西麵前彷彿閉合了千百年的門,終於打開來——

“霍先生。”助產護士對他說,“母女平安,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