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22章 作動

-

第722章作動

霍靳北冇有多理會慕淺,隻是看了她一眼,很快就朝樓上走去。

慕淺自然不甘心,看著他的背影喊道:“小北哥哥,你有事不要憋在心裡嘛,來跟我們聊聊啊——”

霍靳北頭也不回地就上了樓。

慕淺不可置信地指著霍靳北的背影,看向霍靳西道:“你弟弟怎麼這樣?幫他跟他心上人見了麵,他居然一點表示都冇有!太過分了!這麼冇有禮貌,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說完,她就站起身來,準備追著霍靳北的腳步上樓去。

誰知道她站起身來,還冇來得及走出去一步,就已經被霍靳西抓住了手腕。

慕淺回頭,霍靳西也懶得說什麼,隻是目光沉沉地示意了一下她麵前的那份早餐。

慕淺頓時就苦了臉,“真的很難吃嘛......”

“不吃完,彆想離開這張餐桌。”霍靳西說。

慕淺哀怨地瞪了他一眼,終於還是又坐下來,憤憤不平地繼續咀嚼食物。

不合胃口的食物加上滿腔八卦心思找不到人分享的惱火讓慕淺格外暴躁,拿著刀叉,將麵前的盤子切得咯吱咯吱響。

霍靳西也不管她怎麼個吃法,安穩地坐在旁邊,隻負責盯著她吃完。

盯到一半,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霍靳西看了一眼來電,很快接起了電話:“宋老。”

聽到這個稱呼,慕淺頓時又來了興趣,立刻抬頭盯著他打電話。

“她冇事。”霍靳西對電話那頭的宋清源道,“昨天晚上就出來了,在我家待了一晚,剛剛被莊依波接走了......嗯,您放心,我會留意著她。”

等到霍靳西掛掉電話,慕淺頓時將先前的不滿全部都拋到了腦後,看著他問道:“宋千星跟宋老是怎麼回事啊?她是宋老的女兒,應該乖乖待在淮市做個大小姐纔對啊,怎麼會這麼乖張叛逆?她剛剛還說要去打架呢——”

“把東西吃完就告訴你。”霍靳西說。

慕淺翻了個白眼,“彆以為拿到點資訊就能為所欲為,你不說,我回頭去問容恒,他敢不說嗎?”

話雖如此,慕淺還是又送了一大勺食物入口,繼續憤憤地咀嚼。

等到她終於吃完那一份早餐,要向霍靳西套資料時,那狗男人卻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衣領,隨即便準備出門。

慕淺自然不能就這麼讓他走,“你說過我吃完就告訴我的!”

霍靳西看了看時間,道:“故事很長,時間不夠。”

慕淺驀地咬了咬牙,隨後道:“我跟你去霍氏!就不信這一天下來,聽不完一個故事!反正我今天化了妝的,誰怕誰啊!”

霍靳西聞言,看了她一眼,隨即便拖著她的手,徑直出了門。

......

慕淺許久未踏足霍靳西的辦公室,見到她,整個二十六樓的工作人員都紛紛圍上前來問好,關心她的懷孕狀況,打聽她的預產期。

慕淺原本就擅長交際,這樣的情形下更是如魚得水,很快跟眾人聊得火熱,短短一會兒,便將整幢霍氏大廈最新的八卦都瞭解了個透徹。

等到她再走進霍靳西的辦公室時,霍靳西已經坐在辦公桌後忙碌起來。

慕淺也不打擾他,拿了本書,自己走到了休息區坐下來看。

不過短短一個小時,霍靳西批閱檔案的間隙,又見了三四個部門主管。

慕淺雖然是坐在旁邊看書,卻也將他們商議的內容聽了個大概。

等到霍靳西又見完一名主管,才終於有時間關注她,親自動手做了一杯鮮榨果汁,放到了慕淺麵前。

慕淺正好口渴,端起來抿了一口,纔看向他,“你之前手裡的那些新能源產業公司不是都已經賣出了嗎?現在怎麼又要重新投進去?”

“部分是賣。”霍靳西說,“部分是折算成對方公司的股份。”

慕淺聽了,不由得道:“歐洲的新能源產業發展前景真的這麼好嗎?”

“那當然。”霍靳西看了她一眼,道,“整個歐洲市場,我都很好看。”

慕淺摸了摸下巴,還要再問什麼時候,齊遠忽然敲了敲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見霍靳西和慕淺坐在一起,他快步走了過來,對霍靳西道:“霍先生,剛剛收到的訊息,陸氏準備遷新公司了。”

霍靳西看他一眼,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他們......準備買下我們霍氏隔壁的思源大廈,作為陸氏新的總公司地點。”

慕淺聽了,嘴裡的橙汁差點冇噴出來。

“葉瑾帆這會兒果然是財大氣粗啊......”慕淺感慨了一句,隨後看向霍靳西道,“可也真是陰魂不散。”

霍靳西揮了揮手,齊遠很快退了出去,慕淺這才又道:“其實他該不會是由恨生愛了吧?搬到離你最近的位置,每天每天地盯著你,就想找機會偶遇你,哪怕隻和你說上一句話,就能心滿意足一整天——”

霍靳西淡淡瞥了她一眼,道:“繼續。”

“繼續什麼呀?”慕淺起身就湊到了他麵前,質問道,“你還想聽什麼呀?接下來的內容,少兒不宜的哦!”

“是嗎?”霍靳西說,“那我挺有興趣繼續聽下去的。”

“嘿嘿。”慕淺笑了一聲,直接坐到他身上,勾住了他的脖子,道,“接下來,當然就是由我出馬,來氣死他啦!到時候我每天都跟著你來上班,跟著你出去見客,無論何時何地我們倆都出雙入對......無論他對你感不感興趣都好,都能眼饞死他!”

霍靳西聽了,伸出手來扶上了她的腰,“這個方案,我可以接受。”

慕淺忍不住又笑出聲來,隨後低下頭來就吻上了他的唇。

這一吻親密而自然,原本是隨心而發的動作,可是冇過幾秒,慕淺忽然就張口咬住了他——

霍靳西吃痛,微微一蹙眉,抬眸看嚮慕淺時,卻發現她臉色似乎不太對勁。

果然,下一刻,慕淺就鬆開了他,開始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同時目光驚疑不定地在他臉上來回逡巡。

霍靳西驀地意識到什麼,一下子伸出手來,撫上了她的肚子,“作動了?”

慕淺僵著身子一動不動,也冇有回答他。

霍靳西卻已經一把抓起旁邊的電話,一張口時,聲音都竟然帶著兩分輕顫,“齊遠,吩咐司機,立刻備車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