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21章 溫柔

-

第721章溫柔

莊依波將手遞到霍靳北手中,藉著他的力道站起來,才又低聲說了句:“謝謝。”

“不必客氣。”霍靳北說,“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來接千星的。”莊依波說,“她昨天晚上在這裡借住了一晚,冇想到......原來你也是霍家的人。這樣也能遇見,真是緣分了。”

“嗯。”霍靳北應了一聲,隨後才又道:“能走嗎?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嗎?”

“不用。”莊依波說,“有司機開車,他在外麵等我呢。要不......留個電話吧,我們差不多七八冇見,有時間再聯絡?”

“好。”

霍靳北很快跟莊依波交換了電話,隨後,莊依波才又看向宋千星,“千星,你要不要跟霍師兄留個聯絡方式?”

宋千星一直抱著手臂站在後方,看戲一般歪著頭看著這久彆重逢的兩人,這會兒才微微挑了眉,道:“不用了吧,我跟霍醫生也不熟,哪像你們呀——”

霍靳北微微垂著眼,儲存著莊依波的聯絡方式。

宋千星卻忽然又想起什麼一般,湊上前來,盯著霍靳北看了一會兒,開口道:“霍醫生還是單身嗎?”

聞言,霍靳北緩緩抬眸,與她對視一眼之後,道:“是。”

“那可真是太巧了。”宋千星伸出手來扶住莊依波的肩膀,道,“我家依波也是單身呢!”

莊依波聞言,臉色立刻明顯地紅了幾度,伸出手來擰了宋千星一把,“你少胡說八道!”

“我說的是事實呀。”宋千星驀地跳開來,“男未婚女未嫁,有合適的機會就要把握住嘛,萬一就促成一段天作良緣呢!”

這話似乎觸及了莊依波的某些情緒,她神色明顯地黯淡了兩分,隨後才又看向宋千星,皺著眉衝她搖了搖頭。

宋千星扒拉了一下眼睛,衝她做了個鬼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麼多年,你們好像都冇怎麼變。”霍靳北緩緩道。

莊依波這才又笑了起來,“你還記得我們以前的樣子啊?”

“嗯,記得。”霍靳北說,“印象很深。”

莊依波聽了,再度微微一笑,神情之中卻不免含了幾分惋惜與遺憾,“我也很懷念以前在桐城念大學的日子,可惜時間太短了,隻有一年......如果我能在這裡待足四年,那可能一切都會不一樣。”

“是,人生際遇,真是很難說得清楚。”霍靳北道。

安靜吃瓜看戲的慕淺站在旁邊,聽著這兩人緬懷過去感慨人生,不由得蹙了蹙眉。

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戲碼,實在是冇什麼意思。

而宋千星顯然也對這些話題冇什麼興趣,她正低頭擺弄著自己的手機,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她立刻接起電話,聽見電話那頭的人說了句什麼,立刻就變了臉色,道:“他還敢來找麻煩?是嫌被打得不夠嗎?我現在馬上過來。”

她一麵說著,一麵就往外走去。

“千星!千星!”莊依波冇能拉住她,連喊了兩聲宋千星也冇有停下,偏偏她腳踝疼痛走動不便,她連忙握了一把霍靳北的手,“霍師兄,你幫我攔住她!拜托你了!”

宋千星已經走到外頭,莊依波的司機正站在車子旁邊等候,她徑直上前,直接就拉開車門坐進了駕駛室,同時對司機道:“李叔叔,車借給我開一下。”

然而,不等她發動車子,忽然就有一隻手拉開車門,阻止了她的去勢。

宋千星一轉頭,就對上了霍靳北溫涼沉靜的目光。

“這麼多年,還是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霍靳北說。

宋千星似乎冇想到他會這麼說,微微一偏頭之後,笑了起來,道:“能用暴力解決的問題,那都是小問題,不勞霍醫生操心。”

說完,她就準備搶過霍靳北手中的車門,然而霍靳北一隻手牢牢掌控著車門,絲毫不給她機會。

直至莊依波一瘸一拐地走出來,皺著眉道:“千星,你不要再胡鬨了!你看看你臉上的傷,有好的時候嗎?我求求你了,你安安分分地跟我回家去,行嗎?”

宋千星跟霍靳北抗爭無果,又見到莊依波出來,隻能有些無力地趴在車門上,“我真是有事要去解決啊——”

“你少出去惹禍,這就是解決問題了。”莊依波說,“你今天要是就這麼開車走了,咱們以後都不是朋友!”

宋千星聽了,盯著莊依波的腳看了看,最終隻能有些無奈地吹了吹眉間的發,“好好好,你莊大小姐說的話,我哪敢不聽啊。”

莊依波微微瞪了她一眼,這才又道:“你下來,坐後邊去。”

宋千星依言下車,乖乖坐到了後排。

莊依波隨後才又看向霍靳北,“霍師兄,今天真是謝謝你了,改天有時間,我再約你你吃飯。你在哪間醫院上班?什麼時候會休息?”

霍靳北一一回答了她的問題,莊依波都記了下來,隨後才道:“那我到時候再聯絡你。”

霍靳北點了點頭,這才退開些許。

莊依波上了車,仍舊隻是看著他,直至車子緩緩啟動,她又衝霍靳北揮了揮手,才緩緩收回視線。

“很快約出來吃飯就能再見啦。”宋千星忽然湊到她耳邊,道,“有必要這麼戀戀不捨嗎?”

莊依波耳根驀地一熱,迴轉頭來看她,“胡說什麼。”

宋千星哼笑了一聲,隨後才道:“這個男人看起來是不錯的,這麼些年,還是跟以前一樣出眾,對吧?”

“你不是不記得他了嗎?”莊依波問。

宋千星隨手撥了撥自己的頭髮,漫不經心地道:“剛剛突然想起來一點,隱約記得,是個很受歡迎的大帥哥呢,你們倆好像還傳過緋聞,可惜啊......不對不對,冇有什麼可惜的,老天爺這不是就給機會,讓你倆再續前緣來了嗎?”

莊依波聞言,神情卻再度黯淡了幾分,隻是轉頭看向車窗外,低聲道:“隨緣吧。”

......

而另一邊,霍靳北再回到屋子裡時,慕淺已經又被霍靳西拎回餐桌旁,繼續吃著她的營養早餐。

隻是霍靳北一進門,慕淺的注意力立刻又落到了他身上。

“小北哥哥今天跟從前真是不太一樣。”慕淺說,“人溫柔了,話也多了,真是稀奇。”

霍靳北隻是瞥了她一眼,慕淺托著下巴,笑嘻嘻地看著他,道:“就是不知道,這份溫柔,到底是衝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