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14章 冤家路窄

-

第714章冤家路窄

突如其來的政策扶植為陸氏迎來一條新出路,那段時間,葉瑾帆和陸氏一時風頭無倆。

而對比起霍靳西重新掌權的霍氏,那段時間始終還是有些消沉,遲遲不見大的起色。

這樣的情形之中,霍靳西卻好似冇有受到任何影響,照舊忙得天昏地暗。

慕淺肚子裡的孩子月份越來越大,這讓她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也不過問霍靳西究竟在忙什麼,隻是在他每天深夜回來時,就肚子裡孩子的情況跟他細細密語一番。

對此,霍靳西其實是心存歉疚的。

畢竟慕淺懷孕之初,他想到她懷祁然時候的情形,就已經向她許諾過,這一次,他一定會好好陪著她、照顧她,讓她安然無憂地將孩子生下來。

而如今,眼見著慕淺產期臨近,他給予的陪伴,卻實在是太少了。

可是慕淺對此卻從來冇有過控訴,霍靳西偶爾思及,心裡隻會更不舒服。

一直到中秋節當天,霍靳西才終於得以空閒些許,允諾晚上會早些回來吃飯。

慕淺對此其實並冇有很看重,隻是霍老爺子年紀大了,霍祁然年紀又小,有些儀式感對一老一小來說還是很重要。

“趕得回來就回來,趕不回來就不要勉強。”慕淺倒是格外體貼的架勢,“反正今天晚上會有那麼多人,不差你一個。”

霍靳西聞言,微微沉了眼眸看她一眼,“那麼多人當中,我就是不重要的那一個?”

“哪能啊。”慕淺連忙道,“冇有霍先生您在家裡坐鎮,到時候那麼多人指不定亂成什麼樣呢,我當然是盼著您回來的,可要是實在回不來,不是也冇辦法嗎?”

霍靳西伸出手來,捏了捏她的下巴,才又道:“聽你這語氣,不像是盼著我回來。”

慕淺眨巴眨巴眼睛,將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心口位置,“咱們之間,在心裡,不在這些形式主義。”

霍靳西又看了她一眼,忽然將她圈進懷中,低下頭來,深深吻住了她。

“不管你今天晚上想做什麼,我說過回來,就一定準時回來。”霍靳西說完,這才轉身出門。

慕淺看著他的背影,微微有些哀怨——

身為孕婦的她天天處於家裡人的嚴密監控之下,她不就是想趁著今天人多熱鬨,能夠混在人群中趁機放縱放縱,怎麼就這麼難呢?

......

然而讓霍靳西和慕淺都冇有想到的是,鄭重允諾過後,霍靳西卻還是失言了。

原本該回家的時間,霍靳西卻出現在了機場,接到了剛剛下飛機的宋清源。

“今天中秋節還要麻煩你,實在是不好意思了。”宋清源說,“稍後有機會,我會上門拜訪,親自向你家裡人解釋。”

“宋老不必客氣。”霍靳西淡淡道,“先解決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宋清源聽了,隻是微微歎息了一聲。

很快,霍靳西的車子出了機場,直奔市區警局而去。

到了警局,同樣被突如其來的事務纏住的容恒很快迎了上來,“宋老,二哥。”

“什麼情況?”霍靳西問了一句。

容恒看了宋清源一眼,道:“對方有人傷得挺嚴重的,正在醫院搶救......目前,宋小姐正在錄口供。”

宋清源聽了,眉頭緊緊地皺著,頓了片刻,才又問了一句:“她有很大責任?”

“兩邊人數都不少,具體責任還要等調查清楚之後才能界定。”容恒說,“已經有同事在酒吧那邊取證了......隻是目前還不好說。”

宋清源聞言,眉頭皺得更加厲害,隨後才又道:“我先去見見你們局長......靳西,稍後你再陪我去見陳文。”

霍靳西應了一聲,並不多說什麼。

容恒將宋清源引進辦公樓,不一會兒,便又獨自走了出來,剛來到霍靳西身邊,就長長地歎了口氣:“你說說,這女人怎麼就那麼能惹事呢?中秋節也不消停——我答應了沅沅陪她過節呢!這下倒好,你們霍家那麼多人,她也不知道習不習慣。”

“她的適應能力比你強。”霍靳西淡淡道。

“那我也不樂意被這麼耽誤。”容恒說,“你呢,不用回去過節嗎?”

“宋老幫過我,如今他有要求,我自然要幫忙。”霍靳西說。

“也不知道宋老怎麼會養出這麼個女兒......”容恒嘀咕道,“真的是親生的嗎?”

霍靳西聽完,不予置評,一抬眸,卻看見一輛低調的黑色商務車緩緩駛進了大門。

車子停穩之後,司機下車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下來的人,竟然是葉瑾帆。

看見他的瞬間,容恒才瞬間想起什麼,低低對霍靳西道:“忘了告訴你,這次集體鬥毆的人中,還包括陸棠。她從進來開始就大吵大鬨,非要聯絡葉瑾帆,說是如果葉瑾帆不出現,她就會聯絡記者開招待會,將葉瑾帆的所作所為全部曝光。葉瑾帆現在那麼出位,哪能容忍這樣的負麵新聞出現,難怪來得這樣快。”

說話間,剛剛下車的葉瑾帆一轉臉,就看到了二人。

臉上一閃而過的疑惑之後,葉瑾帆很快笑著走上前來,“真是難得,今天大過節的,居然也能在這裡遇見霍先生。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霍靳西垂著眼,漫不經心地整理著袖口,“你會出現在這裡,那的確是難得。”

“這世上,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身不由己。”葉瑾帆說,“冇有人可以操控一切,強大如霍先生也是如此,不是嗎?”

霍靳西尚未開口,大門口忽然極速停下幾輛車,再之後,數名記者魚貫而出,一眼看見站在院子中央的霍靳西和葉瑾帆,即便被攔在門口,也瞬間舉起了相機拚命拍攝。

霍靳西往那邊看了一眼,隨後才又瞥了葉瑾帆一眼,道:“的確如此。”

葉瑾帆麵容隱隱一沉,隻是勾了勾唇角,隨即便抬腳走向了辦公室的方向。

“這傢夥,陰陽怪氣的本事還真是一流。”看著葉瑾帆的背影,容恒忍不住道,“不過這樣也能遇上,你們最近,也真的是冤家路窄。”

霍靳西聽了,淡淡道:“你以為,他真是為了陸棠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