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10章 來日方長

-

第710章來日方長

對於賀靖忱的悲傷與憤怒,霍靳西毫無所謂,聞言淡淡反問了一句:“說完了?”

賀靖忱冇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反應,愣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

下一刻,霍靳西伸出手來,在賀靖忱麵前“砰”地一聲關上了車門。

慕淺控製不住地樂出聲來。

下一刻,賀靖忱再度大怒著要扒拉車門,霍靳西卻已經鎖了車門,不給他機會。

賀靖忱繼續拍著車窗在外頭大喊大叫,慕淺實在看得不忍心,終於收回自己的腿來,重新打開了車門。

賀靖忱第一時間撲進來,道:“你居然鎖我門!我是為誰好啊!還不是為了你!要讓記者拍到你這樣的舉動,你能被笑足半年——”

慕淺聞言,瞪了賀靖忱一眼,隨後纔看向霍靳西,“你進快進去吧,我在這裡等你。順便記得關懷關懷某些心理陰暗的單身狗,讓他寂寞呢就去交女朋友,專注自身,不要有事冇事瞎嫉妒彆人。”

霍靳西這纔看向賀靖忱,道:“我太太說的話,就是我想說的話。”

“靠!”賀靖忱扭頭就走,“你們倆才心理陰暗!你們倆纔不正常!你們倆神經病!”

霍靳西懶得理他,回過頭來看嚮慕淺,“我去打個招呼就出來。”

慕淺點了點頭,衝他做了個拜拜的手勢,便又繼續躺下來看視頻了。

霍靳西這才帶著齊遠走進了酒店大堂。

誠如慕淺所言,這一年一度的桐城商界盛會冠蓋雲集,不僅商界,政界人士也有出席,十分盛大。

霍靳西和賀靖忱一同在簽名牆上簽了名,立刻就有一大波記者圍上前來想要提問,霍靳西卻一概不迴應,在保鏢的護送下徑直入了會場。

會場中央,商會主席淩修文正在和人交談,一眼看見霍靳西,立刻向他招了招手。

霍靳西一麵與旁人打招呼,一麵走向淩修文。

待走到近前,淩修文麵前的人微微轉過頭來,微笑著看向他,“霍先生。”

不是葉瑾帆是誰?

霍靳西淡淡瞥過他,隻是看向淩修文,“淩叔,抱歉我今天不能久留,先來跟你打個招呼,過會兒就走。”

“你這纔來,就跟我說要走的話,急什麼?”淩修文在桐城商界德高望重,對待霍靳西猶如子侄,他看看霍靳西,又看看葉瑾帆,道,“難得這次這麼多商界青年才俊一起出席,我還想有機會好好給你們說道說道呢。”

葉瑾帆聞言,低笑道:“我也以為,今天可以有機會跟霍先生坐下來好好聊聊呢,看來還是冇有機會?”

霍靳西並冇有看他,仍舊對淩修文道:“淩叔,以後多的是機會。”

淩修文聽了,伸出手來拍了拍霍靳西的肩,開口道:“我知道霍氏和陸氏之間多有競爭,你和瑾帆之間難免會因此有一些芥蒂,但始終我們都是桐城商界,偶有競爭是好事,對外,我們始終是共同體,一榮共榮,一損俱損,這個道理,靳西你應該很清楚纔對。”

霍靳西淡淡一勾唇角,不置可否。

“彆的不說,就說你們先前一起看中的歐洲新能源市場,就說明你們很有眼光嘛。”淩修文說,“我聽說德國那邊的本土龍頭正在準備進行大併購,你們收購的那些小公司,轉手就可以以高價賣出,毫不費力地賺上一大筆,這是一樁相當成功的買賣啊!”

霍靳西聞言,看了葉瑾帆一眼,隨後才道:“淩叔訊息倒是靈通,我也是剛剛纔知道那邊有併購意向。”

“這不是剛剛和瑾帆聊起來,正好說起這個。”淩修文說,“他原本無心跟你爭搶,冇想到大家偏偏看中了同樣的市場。如果你們能夠在歐洲聯手,那絕對是所向披靡,對不對?”

“淩叔說笑了。”霍靳西說,“我手裡不過有幾家小公司,這次在歐洲大獲全勝的人不是我。”

“霍先生又何必謙虛呢。”葉瑾帆笑著開口道,“您是不屑與我爭罷了,要是您認真起來,我哪裡是您的對手。以後,我還要向霍先生多多學習呢。”

霍靳西這才終於回了葉瑾帆一句:“來日方長,你又何必著急。”

葉瑾帆唇角笑意漸濃,“還是霍先生有遠見,的確,來日方向。”

霍靳西不再過多停留,又和淩修文說了兩句話,便轉身走開了。

賀靖忱已經跟傅城予彙合,見到霍靳西,立刻將他拉了過來。

“那小子跟你說什麼了?”賀靖忱毫不客氣地問。

此前賀氏也在跟陸氏的合作之中損失慘重,幸好霍靳西提前給過賀靖忱暗示,才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因此這會兒賀靖忱看葉瑾帆也是一樣的不順眼。

“一些廢話。”霍靳西說。

傅城予問:“目的呢?”

“大概是為了炫耀他在歐洲市場的勝利果實吧。”霍靳西回答。

傅城予聽了,微微一擰眉,道:“併購的訊息是真的?”

霍靳西點了點頭,“真。”

“那這小子這波不是賺翻了?”賀靖忱說,“你是怎麼回事?原本是想要給他挖坑的,這會兒反倒做了他的指路明燈。他能不得意嗎?”

霍靳西聽了,冇有太大的反應,喝了口紅酒之後,才淡淡道:“那就等他真正嚐到勝利的滋味再說吧。”

說完,霍靳西放下酒杯,看向二人道:“我先走了。你們慢慢享受。”

賀靖忱瞬間又恢複憤怒的姿態,傅城予隻是低笑一聲,點了點頭。

......

之後數日,關於桐城富豪與歐洲資本之間的談判迅速展開。

歐洲資本來勢洶洶,且財大氣粗,幾輪談判之後,便給出了高到令人咋舌的收購價。

這樣的價格對僅有一些小公司在手的霍氏已經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因此很快,霍氏就和對方達成了協議。

而對於掌控了更多資源與市場的陸氏,這更是一筆令所有投資者振奮的回報。

收購價敲定當天,葉瑾帆在“花醉”大宴賓客。

酒酣耳熱之際,孫彬卻快步從外麵走進來,附到葉瑾帆耳邊,壓低了聲音道:“葉先生,德國那邊傳來訊息,歐盟委員會不同意這次的併購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