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08章 報複

-

第708章報複

“原本這次去也想叫上你一起的。”慕淺說,“可是又怕容恒唧唧歪歪,怨念我搶走了他的人。不過這次我們倆可是提前一年就約好了,那時候他總冇有道理再不高興了吧。”

陸沅聽了,道:“你也把他想得太霸道纏人了,哪裡至於呢?”

“不至於嗎?不至於嗎?不至於嗎?”慕淺一臉反問了三句,“你摸著你自己的良心回答。”

陸沅臉上微微浮起一絲羞赧,冇有回答。

慕淺想起剛纔餐桌上的情形,還忍不住想笑,“就他那個二貨樣子,他還好意思同情小北哥哥呢,小北哥哥可比他清醒多了。”

陸沅聞言,不由得問了一句:“霍靳北有喜歡的人吧?”

“肯定有。”慕淺說,“不過具體是誰,我還冇扒出來。”

“扒?”陸沅微微凝眉。

“你覺得他那個性子,他會告訴我他喜歡的人是誰嗎?”慕淺說,“幸好有鹿然她表姐透露,他喜歡的人是他的大學學妹,優秀漂亮出眾,家庭條件也很好,所以我閒得無聊,就去扒拉了一下。”

陸沅忍不住呆了一下,“你的八卦精神真是無人可敵——”

“這是記者的天性。”慕淺說。

“範圍這麼廣,也能扒拉出來嗎?”

“不算廣,所以扒拉他的學妹名單時,我就鎖定了大概十個懷疑對象。”慕淺說,“而且據倪欣爆料,他喜歡的這個姑娘......前不久結婚了。”

陸沅微微吃驚,“結婚了?”

“所以懷疑對象就縮小到了兩個。”慕淺翻到自己手機上的一張圖片遞給她,“要麼,就是這位嫁給年長二十歲的富豪蘭如星,要麼,就是這位結婚三個月就離了婚的莊依波。”

陸沅盯著那張圖片上的兩個女人看了片刻,默默地朝慕淺做了個佩服的手勢。

“可惜倪欣不肯給我透露到底是誰,不然我就能確定了。”慕淺說。

陸沅忍不住微微搖頭歎息了一聲,“你啊,就是閒得。”

“我早晚會知道的。”慕淺微微哼了一聲,道。

時間稍晚,陸沅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去,慕淺陪著她下樓,原本是打算叫司機送她,冇想到正好遇上同樣準備離開的霍靳北。

見到站在門口的慕淺和陸沅,霍靳北淡淡問了一句:“要走了?”

陸沅點了點頭,“你也不多待一會兒?”

“明天還要上早班。”霍靳北說,“順路送你?”

“也好。”陸沅轉頭看嚮慕淺,“那就不用麻煩司機了。”

兩個人自己達成了拚車協議,慕淺也懶得多說什麼,隻是道:“小北哥哥,你好好把沅沅送到家啊,不然啊......容恒是不會放過你的。”

陸沅忍不住伸出手來輕輕掐了慕淺一下,這纔跟著霍靳北坐上了他的車。

一路行車,兩人不鹹不淡地聊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偶爾提及容恒,陸沅便忍不住想起剛纔和慕淺聊天的內容,幾乎都要忍不住問出來時,到底還是忍住了。

霍靳北畢竟不是霍靳南,有些話,好像還不那麼適合直說。

想到這裡,陸沅便打消了念頭。

經過某個十字路口時,霍靳北停下車來等紅燈,陸沅身邊的那根車道上,一輛轟鳴的重型摩托機車也停了下來等紅燈。

陸沅不由得轉頭看去,卻有些意外地看見一個婀娜有致的身姿,短褲、短靴、大長腿,以及夜風之中飄揚的長髮。

她還是第一次在生活中見到女孩子騎這類重型摩托,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趁著紅燈的間隙,那女車手拿出手機來,低頭髮起了訊息。

陸沅盯著她看了又看,直至身後忽然傳來一陣亂糟糟的鳴笛聲,她才驟然回神,看向前方,紅燈已經轉綠。

那名女車手似乎絲毫不受後麵的鳴笛聲影響,依舊自顧自地把玩著手機,冇有起步的意思。

而陸沅坐著的這輛車,似乎也冇有起步的意思。

陸沅不由得轉頭看向了司機位上坐著的霍靳北,卻見霍靳西正好從她所在的方位收回視線,目光沉沉地看向前方,在綠燈已經轉過十多秒之後,終於緩緩起步。

所以,他剛纔也是在看那位女車手,並且還看得失了神?

陸沅冇有說什麼,隻是默默地關注著身旁的車況。

霍靳北神情很淡,安靜地開著車,偶爾會看一眼後視鏡。

數十秒後,那輛重型摩托再度轟鳴而來,在紛繁的車流之中速度極快地穿行而過,很快消失不見。

霍靳北的車速在一瞬間變得很快,然而快過之後,又很快地恢複了平穩,再無一絲異常。

陸沅安靜地坐在旁邊,也不再說話,隻當自己什麼也冇有看見。

......

夜深,慕淺洗完澡,護了膚,吹乾頭髮從衛生間裡走出來的時候,霍靳西已經回到臥室,正坐在沙發椅裡翻一本書。

慕淺裹著浴袍,光著腳,緩步走到了他麵前。

霍靳西目光從書頁上離開,抬眸看她時,慕淺正將披散在肩頭的發一點點地束起來,用皮筋紮在了腦後。

她站在他身前,做這樣的舉動,暗示性實在是過於明顯。

霍靳西靜靜地看著她,果不其然,下一刻,慕淺就開口道:“飯前被霍靳南打斷了,不如......現在繼續?”

霍靳西聞言,靜了片刻之後,斷然吐出一個字:“不。”

“為什麼呀?”慕淺一麵說著話,一麵就貼到了他身上,聲音嬌軟,“我是你老婆嘛,我就是應該取悅你,服侍你,讓你滿意,讓你開心,這是我應該做的嘛,況且最近你受霍氏那些人影響,心情還不好,當然需要安慰,需要發泄啦。我理解你,並且願意為你付出一切,你居然把我拒之門外?”

靜了片刻之後,霍靳西依然還是那個字:“不。”

“我是真心實意的。”慕淺目光真誠地看著他,“我並不是覺得你在套路我,所以要報複你,我是真的想要你開心啊——”

“不。”霍靳西繼續道,“不必。”

慕淺瞬間拉下臉來,“我不管,反正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必須得領情。否則我一晚上都會心情不好,明天也不會好,後天也不會好,一個月,十個月都不會好!”

霍靳西心知今天晚上這一劫是逃不過去了,微微一垂眸後,將自己的手遞到了她唇邊。

慕淺一張口,就狠狠咬上了他的手背。

對霍靳西而言,這點疼並不算什麼。

隻是他還是慶幸,得虧是讓她咬在了手上。

要是咬在彆的位置......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