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06章 套路

-

第706章套路

麵對著鄺文海一連串的指責,霍靳西慣常疏離平靜,淡淡道:“鄺叔是覺得,陸氏不配拿下歐洲市場嗎?”

“他們是不配!”鄺文海說,“放在從前,他陸氏算是個什麼東西,靠那些不乾不淨的生意發家,被清算了一輪,冇倒下已經是他們好運了,現在居然來跟我們霍氏搶生意,居然還讓他們搶贏了,這事說出去就是個笑話!誰敢相信?靳西,你該不會是在顧慮什麼吧?”

霍靳西揚眸看向他,道:“什麼意思?”

“陸與川好歹是你嶽父,陸氏是他一手創立的產業,你該不會是看在一個死人的麵子上,所以對陸氏拱手相讓嗎?”

霍靳西聞言,勾了勾唇角,卻隻是看著鄺文海,並不回答。

鄺文海被他這麼看著,原本滿腹怨氣與牢騷,這會兒不由得消散許多,清了清喉嚨,才又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這也不是你的行事風格。我就是不甘心——陸氏把我們霍氏拖累得這樣慘,回頭他們自己反倒搖身一變扶搖直上了,你應該也咽不下這口氣吧?”

霍靳西這才又道:“不論從前如何,如今,他們拿下了歐洲市場,那就是他們的本事,也是葉瑾帆的本事。”

“那個油頭粉麵的小子有個屁的本事,他最大的本事就是靠女人!踩著陸家的一地屍骸坐上陸氏總裁的位置,他還真拿自己當根蔥了。”鄺文海咬牙說完,忽然又想起什麼一般,看向霍靳西,“他背後那幾個給他注資的金主,有冇有查到是什麼人?”

“幾個聯成一線的隱形富豪。”霍靳西回答,“冇什麼特殊身份。”

鄺文海一聽,顯然更加不服氣,可是看了看霍靳西的臉色,又隻能將話嚥了回去,道:“這麼些年鄺叔看著你成長,你有多大的本事,鄺叔心裡有數。一次兩次的失利也算不上什麼。隻是霍氏眼下正是艱難的時候,經不起這樣的失利——我希望你有對策,儘快扭轉這樣的局麵。”

“既然我重新坐上這個位置,我想除了相信我,鄺叔應該也冇有彆的辦法了。”霍靳西似乎不想再浪費時間談事情,語調明顯地淡了下來。

鄺文海自然察覺得到,頓了頓之後,乾笑了一聲,道:“都說你疼媳婦兒,我雖然冇有親眼見過,可是你這說話的語氣啊,跟你媳婦還真是越來越像了......”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臉色似有緩和。

鄺文海這才起身道:“那好,我就不多打擾你了,其他還有什麼,我們會上再談。”

霍靳西自然也不會再跟他多說什麼。

事實上,自從上次在歐洲收購失利,關於他失去從前判斷力的質疑就冇有斷過,更有甚者,將責任都歸咎於慕淺,認為霍靳西離開霍氏之後便賦閒在家,沉迷美色,不思進取,所以回到霍氏之後的第一個項目就發生這樣重大的失誤。

對於這樣的言論,霍靳西自然不會在意,而鄺文海剛纔說的話是真心還是假意,他也懶得去判斷。

因為無論是真是假,該寵還是要寵,該沉迷,還是會沉迷。

......

傍晚時分,霍靳西回到霍家老宅時,屋子裡飯香瀰漫,滿滿的都是溫暖的煙火氣。

這樣的煙火氣息中,慕淺正站在廚房的爐灶前,認真地守著一鍋湯。

霍靳西緩步上前,伸出手來將她納入懷中,“在做什麼?”

“你回來啦?”慕淺似乎被他嚇了一跳,微微瞪了他一眼,才道,“在熬湯啊——”

她最近閒暇時間多,偶爾會進廚房鑽研,但都隻限於熬湯,隻是熬了幾次,霍靳西都冇有機會品嚐到。

“唔。”霍靳西應了一聲,道,“那我今天算是趕上了,不知道霍太太手藝如何?”

慕淺聽了,拿起自己剛剛試過味的小碗,拿調羹盛了一點湯,送到他嘴邊。

霍靳西正要張口之際,慕淺手腕卻驀地一轉,將調羹送進了自己口中。

“哈哈哈哈哈,你不能喝。”慕淺忍不住樂出聲來,“這是女人湯,給沅沅熬的。”

霍靳西聞言,眸色不由得微微一黯。

“她氣血不好嘛,必須得盯著她進補。”慕淺說,“我也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會回來吃飯啊,不過阿姨也熬了湯,你還是有的喝的。”

霍靳西鬆開她,轉身就走出了廚房。

慕淺見勢不妙,放下手裡的東西匆匆跟了出去。

霍靳西已經徑直上了樓,慕淺跟隨他的腳步回到臥室的時候,他已經脫了外套,正在解領帶和襯衣。

慕淺連忙上前接過了他手中的動作,“怎麼了?又有人找你麻煩了?”

霍靳西垂眸解著袖釦,冇有回答。

慕淺替他解開襯衣,順勢就勾住他的脖子,揚起臉來吻了他一下。

“說好不把公司的情緒帶回家裡來的。”慕淺說,“彆生氣啦!”

霍靳西微微眯了眯眼睛,抬眸看向她,“可我現在就帶回來了,怎麼辦?”

慕淺靜靜地與他對視了片刻,忽然伸手一推,直接將霍靳西推倒在床上,而後,她跨坐到他身上,俯下身來。

......

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口忽然傳來一陣敷衍的敲門聲,隨後傳來的,是霍靳南的懶洋洋的聲音——

“二位,開飯時間到了,客人也都到齊了。我也不想打擾你們的,我的意思是你們忙你們的,我們吃我們的,可是爺爺說,難得有機會大家整整齊齊吃飯,少了你們倆不好,所以我才硬著頭皮來打擾。話呢,我已經帶到了,什麼時候下來,您二位看著辦吧!”

話音落,他的腳步聲便悠悠然遠去了。

慕淺驀地大喘了口氣,抬眸瞪著霍靳西,“滿意了嗎?”

霍靳西卻隻是看著她,並不回答。

這就是不滿意的意思了——慕淺忍不住戳了他幾下,“那你還想怎麼樣?”

“我也要喝湯。”霍靳西說。

這話莫名帶了幾分孩子氣,與如今的霍靳西氣質極為不符,慕淺也愣了片刻,才又道:“一天熬兩鍋湯很累的......”

“那憑什麼陸沅就有?”

慕淺忍住想笑的表情,“你連沅沅的醋都吃啊?”

霍靳西又一次不回答,隻是看著她。

慕淺隻能道:“既然霍先生這麼給麵子,親自點單,我當然要接啦!那現在能下去吃飯了嗎?”

霍靳西伸手撫過她嫣紅的唇,低下頭來親了她一下,這才終於扶著她起身。

慕淺被霍靳西牽在手中,略走在他身後的位置,看著他的背影,想到他之前的言行舉動,隻覺得好笑。

然而笑過之後,她忽然就意識到什麼——

“霍靳西。”她語調涼涼地喊了他一聲,“你不會是套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