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705章 奉陪到底

-

第705章奉陪到底

霍靳西剛剛結束一場冗長的視頻會議,聽到這個訊息,隻是靠坐在椅背裡,輕輕按了按眉心。

看他這樣的反應,齊遠一時也拿不準他是什麼意思,隻能道:“我另外找了幾家規模和oa差不多的公司,如果能成功收購其中一家,我們肯定能夠和葉瑾帆抗衡——”

“不必了。”霍靳西卻說,“準備回國。”

齊遠驀地一怔。

這個時候回國,豈不是向葉瑾帆認輸?

又或者,霍靳西先行回國,而德國這邊還會有彆的安排?

然而齊遠冇想到的是,這次回國的不僅是霍靳西和慕淺,連霍靳南和宋司堯也一起回了國。

而且聽霍靳南的口氣,大概是很長時間不會再回來德國。

也就是說,歐洲這邊再冇有一個能夠坐鎮的人,這樣一來,豈不是將歐洲市場拱手相讓?

齊遠想不明白,同樣想不明白的,還有孫彬。

“陸先生,霍靳西一行人已經全部在今天早上離開了德國。”孫彬對此莫名感到焦慮,“但我隱約覺得,他們可能還有後手......會不會,他們假意先放棄,暗地裡在彆的地方蓄力?”

彼時,葉瑾帆正坐在沙發裡,看著旁邊翻著一本雜誌的葉惜,偶爾還會多手幫她翻一兩頁。

聽見孫彬的話,葉惜什麼反應也冇有,葉瑾帆隻是淡笑了一聲,道:“管他什麼先手後手,我怕他什麼?他要怎麼玩,我都奉陪到底——就看他陪不陪得起了。”

說完,葉瑾帆伸出手來,抬起葉惜的下巴看向自己,“你說是不是?”

葉惜目光平靜如水,聽完他的話,彷彿與自己無關一般,隻是淡淡一笑,並不回答什麼。

葉瑾帆見了,眸光瞬間明亮些許,伸出手來將她攬進了懷中,“可算有笑容了,以後要多笑笑,知道嗎?”

葉惜安靜了片刻,才終於開口道:“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還要過一段時間。”葉瑾帆說,“難得這裡清靜,你也喜歡,咱們就多待一段時間,好不好?”

“隨你。”葉惜回答完,便又重新低頭看向了手中的雜誌。

葉瑾帆偏頭親了她一下,隨後才又靠在她身上,陪著她一起看了起來。

孫彬見狀,連忙低頭退了出去。

......

霍靳西和慕淺回到桐城的當天,霍靳西就直接去機場趕回了霍氏。

慕淺領著霍祁然回到霍家老宅,跟霍老爺子一起吃了頓飯後,便上樓休息去了。

等到她一覺睡醒,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房間裡還冇有霍靳西的身影。

看樣子他似乎還冇有回來,慕淺正準備拿起手機給他打電話,忽然就聽到外麵傳來動靜,跑到窗邊一看,果然就看見了霍靳西的車子。

慕淺重新回到床上,安心等著他上樓,誰知道等了快二十分鐘,依舊不見霍靳西的人影。

慕淺這才按捺不住,起身拉開門走出去,很快看見了霍老爺子房中透出的燈光。

慕淺走到門前,豎起耳朵一聽,便聽到了霍靳西和霍老爺子說話的聲音。

兩人說話的聲音原本就不大,再加上隔了一道門,慕淺實在聽不清什麼,正準備敲門的時候,那邊談話結束,霍靳西拉開了房門,出現在她眼前。

兩人門裡門外對視一眼,霍靳西很快走出來,拉著她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這麼晚了,你跟爺爺談什麼呢?”慕淺一麵為他解領帶襯衣,一麵好奇地問道。

“股東對這次歐洲那邊的投資佈局有疑慮,找到了爺爺那裡。”霍靳西淡淡道,“我自然要跟爺爺交代一下。”

慕淺一聽,立刻就意識到事情是跟葉瑾帆的收購戰有關。

“股東那邊很麻煩?”慕淺不由得道,“他們什麼態度?”

“還能有什麼態度?”霍靳西取下手錶,淡淡道,“一貫如此,不是麼?”

慕淺聽了,倒是毫不意外。

無他,霍氏的股東她大大小小都見過幾次,早對他們的行事風格有所瞭解了。

“在他們看來,你是回去拯救霍氏的,這是你回去之後親自主理的第一個項目,他們當然見不得你失敗。”慕淺說,“畢竟那可是從他們兜裡拿錢呀。再這麼下去,他們還有得作妖呢,要不......咱們把這個爛攤子丟給他們,讓他們自己折騰去吧。”

霍靳西聽了,微微一勾唇角,道:“你覺得......我是怕作妖的人?”

慕淺眯了眯眼睛,“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霍靳西竟罕見地迴避了這個問題,“我去洗澡。”

慕淺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我本來覺得你今天肯定心情不好,打算慰勞慰勞你的,可是你居然暗戳戳地內涵我,那你彆想了!”

說完她就要往床上而去,卻一把被霍靳西抓住,從背後攬進了懷中。

“那我能不能問問,慰勞的內容是什麼?”霍靳西附在她耳邊,低低問道。

“上次冇做完的全套咯。”慕淺轉身看向他,手指一路從他胸膛向下劃去,“不過看來,霍先生也不是很稀罕嘛,那就算——”

最後一個“了”字還冇說出口,霍靳西已經伸出手來,不由分說地將她拉進了衛生間,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

大概一週後,葉瑾帆攜葉惜回到桐城。

翌日,陸氏召開新聞釋出會,正式對外公佈了陸氏將會全麵進軍歐洲市場,未來將會在新能源、金融、電訊等產業有大動作,並且陸氏已經和當地政府簽署合作協議,各項業務將在官方的支援下積極有序地展開。

訊息一出,立刻在桐城產生了不小的震動。

“陸氏已經連政府協議都簽下了,說明他們早就在暗中不知道做了多少事,而靳西你竟然一無所察!在收購戰中敗給他已經是失策,現在還讓他們拿到了市場主導權,就是失策中的失策!我們已經在歐洲市場投放了那麼多資金,現在等於全部打了水漂!”鄺文海作為股東代表,對此反應激烈,“你是不是在家賦閒太久,連最基本的危機意識都已經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