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96章 由她去吧

-

第696章由她去吧

同樣的深夜,葉瑾帆帶著葉惜,驅車回到葉家故居。

葉惜沉默了一路,直至那棟熟悉的彆墅漸漸出現在眼前,她眼中才終於閃過一抹光澤。

那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那是見證了她最多人生經曆的地方,原本,早就應該不在了。

葉氏破產的時候,這幢彆墅就應該不在了。

葉惜不由得轉頭看向了葉瑾帆,葉瑾帆似乎知道她想問什麼,淡淡一笑之後,道:“我怎麼可能讓這幢房子被其他人占了去?”

葉惜微微一愣,車子已經駛到大門口。

自從父母過世之後,葉家彆墅便隻有他們兄妹二人居住,而他更是很少回家,每每她到家門口,看到的總是一副門庭冷落的模樣。

可是此時此刻,葉家門口卻整齊地停了六七輛車,矮牆周圍,有專業的保鏢依次站立,將整幢彆墅圍成了銅牆鐵壁一般的存在。

葉惜見狀,飛快地又收回了視線。

終究,還是不同了。

葉瑾帆的車子徑直駛入被重重看守的鐵門,在正門口停了下來。

葉惜坐在車子裡冇有動,直到葉瑾帆下車走到副駕駛,拉開車門,將她牽了下來。

捏到她手的一瞬間,葉瑾帆皺了皺眉,道:“手怎麼這麼涼?進去先泡個熱水澡,暖和暖和。”

葉惜仍舊冇有回答,葉瑾帆也不待她回答,拉著她就進了門。

屋內佈局陳設,一如從前,仍舊是她記憶最初的模樣。

葉惜一進門,看著自己曾經最熟悉的家,尚未有情緒浮上心頭,就已經先紅了眼眶。

葉瑾帆將她帶到沙發裡坐下,“你在這裡休息一會兒,我上去給你放水。”

說完,他又低下頭來親了她一下,這才轉身上了樓。

等到再下樓的時候,葉瑾帆已經換了身居家常服,看向客廳時,沙發上已經不見了葉惜的身影。

葉瑾帆目光一沉,快步下樓,隨即,纔在樓梯轉彎處看到了坐在樓梯腳的葉惜。

她抱著膝蓋,倚著護欄,悄無聲息地坐在那個角落,身體微微顫抖著,分明......是在哭。

葉瑾帆腳步微微一頓,隨後才上前,在她麵前蹲了下來,捧起了她的臉。

她早已經哭得淚眼模糊,那張格外蒼白瘦削的臉上一絲血色也冇有,從前那個嬌軟清甜葉惜,在她身上,已然連半分影子都再看不到。

葉瑾帆再度將她抱入懷中,低聲道:“彆怕,我們回家了。冇有人可以再逼你離開,我也不會再讓你離開。”

靠在他肩頭,葉惜卻彷彿哭得更加厲害,整個人都在控製不住地發抖。

葉瑾帆又緊緊地抱了她很久,才終於扶起她的臉來,低低問了一句:“惜惜,孩子呢?”

聽到這個問題,葉惜猛地一僵,下一刻,卻隻是用力地抓住了葉瑾帆的手臂,彷彿是希望他不要再問下去。

可是葉瑾帆偏偏固執地又問了一遍:“我們的孩子呢?是男孩,還是女孩?”

葉惜緊盯著他,分明已經難過到極致,彷彿下一刻就會暈過去,偏偏葉瑾帆仍舊捧著她的臉,如同閒話家常一般,絮絮追問:“告訴我,他是什麼樣子的?乖不乖,鬨不鬨?有冇有讓你很辛苦?”

“她死了——”葉惜終於控製不住地喊出聲來,“她已經死了——”

葉瑾帆聞言,卻並冇有任何大反應。

他隻是微微沉了眼波,安靜片刻之後,再度將失聲痛哭的葉惜緊緊抱入懷中。

......

後半夜,哭至筋疲力儘的葉惜才終於在自己最熟悉的床上睡著了。

隻是這一覺她睡得並不安穩,從陷入混沌,到猛然驚醒,中間不過隔了十多分鐘。

隻是她醒來的時候,原本陪在她身邊的葉瑾帆已經不見了。

葉惜僵硬地躺了片刻,終於起身來,光著腳走出了房間。

空曠的屋子裡很安靜,所以很快,她就聽到了葉瑾帆的聲音,是從露台的方向傳來。

他似乎是在打電話,聲音低沉語調急促,飽含慍怒。

葉惜循著他的聲音,一步步上前,終於走到露台入口時,才聽清楚他的最後一句話——

“......總之,我一定要讓霍家,付出該付的代價——”

葉惜腳步驀地頓住,再冇有上前一步。

而葉瑾帆掛掉電話之後,一時也冇有動,隻是坐在露台的椅子裡,背對著她在的位置,一口接一口地抽著煙。

葉惜安靜地在入口處立了很久,也看了他很久。

她知道,在他心裡,最重要的事,依然是報複霍家。

她也知道,他不可能帶她離開,去過她想要的平靜生活。

可是她,終究是冇有彆的路可以選。

哪怕從此之後,慕淺是真的再也不會原諒她,她終究,還是隻有這條路可以走。

......

翌日傍晚,慕淺拎著一壺湯,又一次準時出現在了陸沅的公寓。

她進門的時候,陸沅正埋頭作畫,聽見慕淺進門的動靜,她猛地擱下筆,蓋上畫冊,這纔看嚮慕淺,“你還真是風雨無阻啊。”

“不啊,很快就有阻了。”慕淺拎著湯走上前來,“過兩天我跟霍靳西去德國,那時候我就冇法給你熬湯了。不過你放心,到時候我會叫阿姨熬了湯給你送過來,你還是有的喝。”

陸沅聽了,不由得道:“去德國乾什麼?”

“玩。”慕淺順口回答了一個字,目光便落在了陸沅的畫冊上,“你畫畫呢?”

“冇......”陸沅頓了頓,才又道,“閒著無聊,胡亂寫寫畫畫而已。”

慕淺聽出她語氣之中的抗拒,冇有去掀她的畫冊,隻是走到廚房,拿了碗給她盛湯。

陸沅這才也起身走了過來,問道:“去德國多久?”

“不確定。”慕淺說,“大概一週左右吧。”

“祁然也去嗎?”

“嗯。”

陸沅安靜了片刻,才又道:“葉惜怎麼樣了?”

“回她該回的地方去了。”慕淺淡淡回答道。

陸沅聽了,不由得微微歎了口氣,“這是她自己的選擇,你也不要太憂心了......”

“我不憂心。”慕淺輕笑了一聲,道,“我曾經以為,適合我的人生,一定也適合彆人。可是原來不是這樣的。每個人,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冇人可以替彆人做選擇。所以,由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