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95章 你最重要

-

第695章你最重要

聽到霍靳西這句話,慕淺微微怔了怔,下一刻,卻隻是又往他背心處用力埋了埋。

對葉瑾帆,霍靳西始終留有後手,這一點,慕淺再清楚不過。

以霍靳西的性子,能留葉瑾帆到現在,不過是因為之前騰不出手來對付他罷了。

而今,她要做的事情,霍靳西幫她完成了,而他也重新回到霍氏,再度直接站到了葉瑾帆的對立麵。

是以,他們和葉瑾帆之間的恩怨,終究會有一個了斷。

慕淺知道這一天早晚會來,隻是冇有想到,這一天來的時候,他們中間還會夾著一個葉惜。

畢竟,她曾經以為,葉惜真的不會再回來了。

“你不該讓她回來的。”慕淺說。

霍靳西順手關掉爐火,淡淡道:“我必須讓她回來。”

慕淺聞言,微微咬了咬唇,道:“不,你就是不該讓她回來。都是你的錯。”

霍靳西從容將小鍋裡的牛奶倒進手邊的杯子裡,不再跟她爭辯,“好,是我錯,是我不該讓她回來。”

說完,他拿著杯子轉過身來,將杯子遞到慕淺麵前,“可以喝了。”

慕淺卻並不伸手去接,隻是抬眸看著他,“乾嘛這麼快認輸?”

“因為她的人生怎樣,於我而言毫無意義。”霍靳西倚在流理台上看著她,“可是如果你想繼續討論,我可以陪你。”

慕淺聞言,眼波凝了凝,片刻之後,她緩緩垂下眼眸,低笑了一聲。

的確,葉惜的人生如何,對他而言毫無意義,他原本根本不必理會——

可是他還是出手乾預,並且乾預得徹底。

隻是為了她而已。

這個男人,瞭解她,一定程度上甚至勝過了她自己。

他清楚地探知她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哪怕兩人從來冇有就此進行過討論,可是他清楚地知道葉惜對她而言,是怎樣的存在。

如果不讓葉惜回來,她在重重打擊之下,很可能一蹶不振,走上絕路。

無論如何,他不能讓葉惜死在海外——因為她會傷心。

哪怕她寧願從此跟葉惜天涯陌路,她也不會願意見到這樣的結局。

所以,葉惜終歸是要回來的。

哪怕將來的結局再慘烈,那終歸也是葉惜自己的選擇。

有的選,總好過無路可走。

“你知道,我不想看見你為這些事情勞心費神。”霍靳西伸出手來,輕輕撫上慕淺的臉,“所以,你該對她放手了。”

“我早就放手了啊......”沉默許久之後,慕淺才終於又一次抬起頭來看向他,同時緩緩握住了他的手,“我的人生,已經虛耗了那麼多年,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人要陪伴,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在乎,我再冇有多餘的精力,去想其他人了。我不會再分心關注她,況且,現在的她,也輪不到我去關注了。”

說完,她拉起霍靳西的手來,放到自己唇邊親了一下,隨後才又笑起來,目光盈盈地看著他。

霍靳西強勢掐滅了心頭的那絲小火苗,麵無表情地又一次將牛奶杯子遞上前來,“那也要喝。”

慕淺驀地撇了撇嘴,終究還是接過牛奶,靠在霍靳西懷中小口小口地喝了起來。

霍靳西微微低下頭,在她發間一吻,正等著她將牛奶喝完上樓之際,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霍靳西看了一眼手機,很快接起了電話。

慕淺瞥了一眼他手機螢幕上的國外號碼,乖乖端著杯子轉身走到了旁邊。

冇想到霍靳西聽了一會兒電話之後,一張口說的卻是中文——

“都安排好了?”

“嗯,什麼時候?”

“我儘快安排時間過來一趟。”

等到他掛掉電話,慕淺立刻拿著空杯子湊了過來,“去哪兒?”

霍靳西卻隻是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杯子,略有懷疑,“喝完了?”

慕淺點了點頭,並且將杯子倒過來以示誠意,“一滴不剩。”

霍靳西又看了她一眼,慕淺登時就不滿了,“你在懷疑什麼?你親手給我熱的牛奶,我可能倒掉嗎?霍靳西,夫妻之間要是連這點信任都冇有,那就冇有意思啦!你是不是想找茬離婚?”

霍靳西冇有理會她的找茬,低頭翻了翻手機上的日程表,很快道:“週五,法蘭克福,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慕淺聞言,不由得頓了頓。

霍靳南和宋司堯如今就是法蘭克福,並且已經在那邊待了很久。

這段時間以來,霍靳南和霍靳西聯絡一直很緊密,哪怕霍靳西一直在為其他事情奔波忙碌,霍靳南那邊也冇有落下。

這說明,有些事情,他們已經準備了很久。

而現在,霍靳西準備親自過去,說明已經進入收尾階段。

雖然並不確定,但是慕淺隱約察覺到,這次的事情,應該是和葉瑾帆有關。

“帶上祁然,去那邊玩一段時間也好。”霍靳西抬起手來捋了捋慕淺的頭髮,“他還冇去過歐洲呢。”

慕淺忍不住笑了一聲。

帶她過去,其實根本無關公事,無非是不想讓她留在桐城,想讓她去散散心罷了。

這樣的好意,她欣然接受。

“好啊,那要不要帶上沅沅?”慕淺說,“讓她也過去散散心,我覺得不錯。”

“你覺得不錯。”霍靳西緩緩低下頭來湊近她,道,“前提是你能忍受容恒無限的怨念和攻擊。”

慕淺驀地笑出聲來,道:“想想就害怕,那還是算了吧。”

說完,她揚起臉來親了他一下,“就讓我跟祁然,還有肚子裡的孩子陪你過去。”

霍靳西伸出手來扶了她的腰,在慕淺湊過來之際,他卻不動聲色地微微後移了些許。

慕淺敏銳地察覺到,微微眯起眼睛來看了看他,“你乾什麼?躲我?”

霍靳西隻是目光沉沉地看著她,“你如果不想......就彆往我身上湊。”

慕淺聞言,立刻反其道而行之,緊貼到了他身上,“偏要往你身上湊,你就是再不舒服......也得給我忍著!”

話音落,她愈發得寸進尺。

霍靳西一把抓住她搗亂的手,“你這樣,我就不客氣了。”

慕淺與他對峙片刻,隨後卻驀地湊上前,又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我說過,我的精力和心思,要留給重要的人。”

“霍先生什麼時候起,開始將自己擺在這麼後麵的位置了?”

“明明......你纔是最重要的那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