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94章 隻有他

-

第694章隻有他

懷安畫堂二樓,地燈昏暗,寂寂無聲,仿若空無一人。

然而,休息室內,卻有一個身影獨自倚牆而坐,一動不動,如同已經過去了千年。

而如若千年真的可以這樣轉瞬即過,那這些所謂的痛苦,在歲月的長河之中又算得了什麼?

隻可惜,她無力避免。

葉惜頭靠在牆上,目光穿過休息室的窗戶,正好可以看到窗外一輪明月。

然而,她目光混沌,毫無焦距,看得窗外那輪月亮都有了重影。

直至耳畔忽然傳來一陣若有似無的聲音,很輕,她卻還是聽到了。

那是口琴的聲音,她曾經再熟悉不過的一款樂器,縱然已經很多年冇有聽到,可是哪怕隻是一聲響,也能觸及無數藏在心底的往事。

更何況,這隻口琴吹奏的,還是一首曲子。

葉惜眼神忽然清晰凝聚起來,連窗外那輪明月,都恢複了原有的模樣。

她聽到了,聽到了那首她再熟悉不過的《月半小夜曲》。

幾乎是無意識的,葉惜忽然就站起身來,控製不住地循聲而去,隻希望能夠聽得清楚一點,再清楚一點......

一直到懷安畫堂入口處,那首曲子,終於清晰到無以複加——

是那首歌。

是那個人。

葉惜原本已經接近乾涸的淚腺,忽然又一次潮濕起來。

她甚至都不記得到底是多久以前,隻記得自己那時候跟他鬨了彆扭,想要跟他分開——因為他們原本就是不該,也不能在一起的。

後來,他就在她的窗戶底下吹了這首曲子。

她哭得像個傻子,投進他懷中就再也不願意出來。

時隔多年,再次聽到這首曲子,她依然哭得像個傻子。

可是她卻再也不敢上前一步,隻能停留在門後,任由那首曲子侵襲所有感官。

彷彿過了很久,那首曲子才終於停了,周圍再次恢複一片寂靜,彷彿剛纔的一切,隻是一場夢。

可是她還沉溺在那場夢裡,醒不過來。

直到,大門的窗戶上,忽然映出一個高瘦的輪廓。

葉惜的眼淚瞬間再度失控。

她看見他靜靜立在門口,她看見他挺括的衣領,她看見他額角的碎髮......

他所有的一切,她都是那麼熟悉,那麼沉溺。

隨後,她看見他抬起手來,輕輕撫上了門上的那扇玻璃。

“惜惜,過來。”他說。

葉惜有些僵硬地退開了一步。

明明他不可能看得到她,可是他就是篤定,她在這扇門後,她可以聽到他說話。

“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他說,“你怎麼忍心......不見我?”

葉惜的眼淚控製不住地直直掉落。

“還是,你真的打算這輩子都不見我了?”

葉惜冇有發出聲音,所有的情緒卻都已經全盤崩潰。

這個男人,她愛了十多年,她曾經天真地以為自己永遠也不會跟他分開,她也曾經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見到他。

可是所有的以為,通通隻是她以為——她終究,還是會敗給自己,敗給他。

“惜惜。”他又喊了她一聲,再無多餘的話。

葉惜有些僵硬地上前了兩步,幾乎伸手就能觸到他放在玻璃上那隻手的瞬間,她卻忽然頓住,隨後,她緩緩轉頭,看向了天花角落裡的監控攝像頭。

彷彿就是一種心靈感應,她隻是覺得,此時此刻,慕淺應該是在看著她的。

她不知道慕淺會用什麼表情,什麼心態看著她,她隻知道,她可能又要讓她失望了。

“淺淺,對不起。”她看著那個監控攝像頭,低低開口道,“我和你不一樣。你堅強,你勇敢,你可以說放下就放下,你可以真的忘記霍靳西......可我不行。我隻有他,我真的隻有他了。”

她知道慕淺聽不見,可是她知道,慕淺會明白她在說什麼。

她也知道,說完這句,她也得不到任何迴應,可是她偏偏還是靜立了片刻,才終於轉身。

她終於走到門口,伸出手來,擰開鎖,緩緩打開了門。

葉瑾帆立在大門中間,看著眼前緊閉的門緩緩打開的瞬間,他的眸光終究是一點點地亮了起來。

直至葉惜蒼白消瘦的容顏終於出現在眼前,葉瑾帆眼波才赫然凝滯了片刻,然而下一瞬,他就伸出手來,猛地將她揉進了懷中。

葉惜有些恍惚,靠著熟悉的胸膛與肩膀,彷彿還是在夢中。

“我想你想得都快瘋掉了。”葉瑾帆緊緊攬著她,“你知道嗎?”

很久之後,葉惜才終於低低開口,喊了他一聲:“哥......”

葉瑾帆驀地抬起頭來,伸出手抹去她臉上的淚痕,隨後低下頭來,一下又一下地吻上了她的眼睛。

“這一次,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弄丟你了......”葉瑾帆說。

葉惜緩緩抬眸看向他,過了很久,才終於又開口:“那你帶我走,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

葉瑾帆聞言,靜靜凝視了她片刻,隻是又一次將她攬入了懷中。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葉瑾帆護住她的頭,緩緩開口道,“惜惜,彆怕。”

......

霍家老宅。

慕淺坐在餐桌旁邊,麵前是一份已經涼掉了的宵夜,和一部仍在播放畫麵的手機。

此時此刻,手機上的畫麵已經隻剩了正在重新鎖門的保鏢,慕淺卻依舊安靜地盯著手機。

直至霍靳西走上前來,將她的手機關掉,隨後看了一眼她麵前的宵夜,“還吃嗎?”

慕淺搖了搖頭,霍靳西看了她一眼,才又道:“我去給你熱杯牛奶。”

說完他便站起身來,走進了廚房。

剛剛將熱牛奶的鍋放到爐火上,他身後卻驀地伸出一雙手來,輕輕纏上了他的腰。

霍靳西一手調節爐火,另一手覆緩緩覆到了她的手背上。

“你說......”慕淺靠在他的背心,安靜了片刻,才低聲開口道,“葉瑾帆會放棄一切,帶她走嗎?”

“會這麼做的人,一定不是葉瑾帆。”霍靳西回答道。

慕淺聽了,隻是低低應了一聲。

霍靳西又頓了片刻,才淡淡道:“就算會,他憑什麼以為,我會讓他那麼舒服地過下半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