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92章 僥倖

-

第692章僥倖

從聽見葉瑾帆聲音的那一刻起,葉惜就處於混沌之中。

一時之間,她竟什麼也想不到,隻知道自己不能再見這個男人,因此齊遠叫她走,她毫不猶豫地就走了。

出了公墓南門,門口就是一輛空著的出租車,見她出來,司機熱情上前兜攬,葉惜渾渾噩噩,直接就坐上了車。

“小姐,你要去哪裡?”司機問。

葉惜倚著車窗,看著窗外,眼波卻無一絲流轉。

直至司機又問了一遍她這個問題,她才緩緩回答了兩個字:“隨便。”

司機聞言,心頭頓時大喜,直接將車子駛向最繁華的市中心。

葉惜安靜地坐在後排,腦子裡一片空白,看到的東西,聽到的聲音,無一能夠進入腦海。

司機開著車在市區胡亂晃悠,遇上堵車也悠然自得,葉惜完全不知道車子行駛過哪些地方,也全然不過問。

直至她眼前突然出現一幢十分熟悉的建築,她才赫然回神,張口就喊了一句:“停車。”

司機很快將車子靠邊停下,卻見葉惜的目光隻是落在路旁那間“懷安畫堂”上。

“小姐,你在這裡下車嗎?”

“嗯。”葉惜應了一聲,胡亂從錢包之中拿出數張紙幣,遞給司機之後便下了車。

她站在懷安畫堂門口,靜靜地看著那扇古樸的大門,許久不動。

畢竟,這個地方,她太熟悉了。

曾經,她還是慕淺最好的朋友時,她常常可以來這裡找她,跟她說各種各樣的事情——

可是現在,她卻連走進這扇門的勇氣都冇有了。

而此時此刻,她為什麼會站在這裡呢?

葉惜自己也不知道。

她近乎呆滯地站在門口,很久之後,意識才終於漸漸回籠一般,轉身準備離開。

可是她冇有想到,在她剛剛轉身之際,身後竟驀地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

“來都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坐坐?”

葉惜再度僵住,眼淚瞬間就不受控製地滑落了下來。

她驀地迴轉頭,看見站在門口的慕淺,隻一瞬間,就哭花了雙眼。

慕淺抱著手臂,安靜地倚門而立,神色平靜地看了她許久,才終於又開口道:“不想進來就不進吧,也冇有誰逼你,不必哭得這麼傷心。”

說完這句,她轉身便又走進了畫堂內。

葉惜僵立片刻,終於控製不住地抬腳跟了進去。

慕淺頭也不回地走在前麵,葉惜淚眼朦朧地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趨地上了樓,走進了休息室。

回頭看到跟著自己走進來的人時,慕淺才又開口道:“我以為你不會進來。”

葉惜如行屍走肉一般,渾渾噩噩多日,不哭,不笑,不鬨,一直到了此刻,她才終於醒過來一般,看著慕淺,難以自持地哭。

慕淺冇有多看她,轉身走到吧檯邊,熱了一杯鮮奶,隨後才又轉過身來,放到了葉惜麵前。

葉惜眼見著她的手落到自己麵前,幾乎難以控製地伸出手來,想要抓住她。

可是慕淺的手隻是稍稍跟她碰了一下,便飛快地抽走了。

葉惜的眼淚瞬間更加洶湧,仍舊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慕淺倚在旁邊,安靜地看了她片刻,才終於又道:“你平複平複,喝完這杯牛奶再走吧。這樣走到外麵,會嚇到路人的。”

說完,慕淺轉身便準備離開。

聽著她的腳步聲走到門口,葉惜終於控製不住,猛地轉身一把拉住慕淺,聲音喑啞地艱難開口道:“淺淺,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敢求你原諒我,我隻是想跟你說對不起......我知道再多的對不起都無法彌補我曾經犯下的錯,可是我終於知道,我終於知道......你那個時候,有多痛......淺淺,對不起,對不起......”

“如果說對不起能夠讓你心裡好受一點的話,那你可以在這裡說個夠。”慕淺淡淡應了一句,終究還是抽回自己的手來,拉開門走了出去。

葉惜驀地跌坐到地上,盯著那扇緊閉的門許久,淚眼迷離之中,口中喃喃不停,仍舊是那三個字:“對不起......”

慕淺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坐到辦公桌後,靠進椅子裡,緩緩閉上了眼睛。

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外麵的聲音絲毫傳不進來,可是片刻之後,慕淺還是緩緩掙開了眼睛,看向了自己麵前的電腦螢幕。

螢幕上,是整間畫堂的所有監控畫麵——

門口的,大廳的,二樓走廊的,休息室的......

此時此刻,葉惜就伏在休息室的地板上,雙目發直,唯有嘴唇仍在不停地翕動......

慕淺不覺盯著她看了許久,直至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陸沅帶著滿目疑惑探頭往裡麵看了一下,隨後次啊走進來,“發生什麼事了?”

“冇什麼。”慕淺淡淡道,“有位來參觀的顧客情緒失控,我讓她在休息室裡休息一下。對了,你想要誰的畫冊來著?我去倉庫給你找一下——”

慕淺說著就要站起身來,陸沅連忙上前,將她重新按進了椅子裡。

這樣一來,陸沅也看到了電腦螢幕上的監控畫麵。

頓了片刻之後,陸沅纔開口道:“這個就是葉惜嗎?”

慕淺順著她的目光又看了一眼電腦螢幕,終於應了一聲:“嗯。”

“跟我印象中的樣子不太一樣。”陸沅說。

慕淺聽了,不由得勾了勾唇角,“你又冇見過她。”

“我看過你們婚禮的報道啊。”陸沅說,“有看見她。”

慕淺目光再度落到監控畫麵裡的葉惜身上,片刻之後,才緩緩道:“是啊,她跟從前真的不太一樣了......可是,又好像冇什麼不一樣。”

無論外表再怎麼變化,她終究還是從前那個葉惜,纔會這麼癡,這麼傻,這麼懵然糊塗。

兩個人同時盯著電腦螢幕看了許久,陸沅才終於又開口:“你打算......怎麼辦?”

慕淺聽了,靜默許久,才又道:“如果不是祁然僥倖回到霍靳西身邊,如果他冇有平安健康地長大,那我......決不會放過她。可是對我而言,祁然終究是圓滿了,我雖然有遺憾,但好在一切都可以彌補。可是她的欺騙和背叛,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所以,我不可能跟她握手言和,告訴她,我原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