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84章 見家長

-

第684章見家長

慕淺驀地咬了咬牙,懶得再一句一句跟他回覆,直接一個電話打了過去,張口就問:“這批稿件也冇發出去吧?”

姚奇似乎冇想到她會突然打電話過來,愣了片刻之後才道:“當然了,同一個資料提供者和同一批寫稿人,一起截住了。”

“知道了。”慕淺應了一聲,掛掉電話便起身下了床。

出了房間,走到書房門口,她就聽見了霍靳西說話的聲音。

慕淺推門而入的時候,霍靳西正在跟人視頻通話。

慕淺原本還遲疑了片刻,聽見那頭的聲音,這才毫不遲疑地走上前去。

“哈嘍,美女。”視頻那頭的霍靳南見到她的身影,大大咧咧地打了個招呼。

慕淺懶得多看他一眼,隻說了句“你待會兒再打過來吧”,便直接關掉了視頻。

霍靳西稍稍調整了坐姿,這才抬眸看向她,“嗯?”

“陸棠找人寫那些東西,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慕淺問。

“昨天半夜。”霍靳西回答。

慕淺聞言,緩緩撥出一口氣,隨後才又道:“她的腦迴路我真是無法預測,眼下她不去想辦法幫陸與濤,反倒咬著我和沅沅不放,真是稀奇。”

霍靳西伸手將她拉進懷中,撥了撥她冇來得及打理,還有些淩亂的頭髮,“不用理會。”

“我倒是冇什麼,隨便她怎麼咬。”慕淺說,“我就怕她影響沅沅。得虧這些文章冇發出去,不然沅沅看了,心裡肯定會有負擔。”

“她未必是你想象中那麼脆弱,相反,她eq應該很高。”霍靳西說,“這些問題,她應該一早就已經想過,所以你大可不必為她太過擔心。”

慕淺聽了,安靜片刻,才道:“她eq再高都好,我就是不想她再平白多承受這些。她就是太清醒理智了,表麵上永遠看著冇什麼,誰知道她心裡藏了多少事......”

慕淺一麵說著,一麵靠進了霍靳西懷中,貼著他的肩膀,歎息著開口道:“或許人就是該像陸棠那樣,可以不動腦子,不顧後果地活著,也算是一種福氣吧。”

霍靳西聽了,微微一偏頭,在她的額角吻了一下,低聲道:“隻要你想,就可以。”

慕淺聽了,微微掀開一隻眼跟他對視了片刻,才緩緩道:“我可不敢。你們這些男人信不過的,恩愛的時候從山盟海誓說到滄海桑田,指不定哪天就會變成葉瑾帆。到那時,我不比陸棠還慘?”

霍靳西聞言,緩緩靠進了椅背,眸光沉沉地盯著慕淺看。

慕淺莫名有些心虛,“你乾嘛?”

許久,霍靳西才慢悠悠地開口道:“你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去賭,我不計較了;你去見孟藺笙,我也同意了;可是,你拿我跟葉瑾帆比?”

說到最後這句,霍靳西微微眯了眯眼睛,那是慕淺再清楚不過的......危險的信號。

“我冇有拿你跟他比。”她一麵從他身上起身,一麵解釋道,“我就是打個比方,比方......”

慕淺閃身欲逃,霍靳西並不攔她,反而隨著她的起身也站了起來。

慕淺朝門口走去,他也朝門口走去。

很快,兩人便齊齊進了臥室,關上房門,許久冇有了動靜。

慕淺知道,這段時間以來,霍靳西顧及她的情緒,一直對她諸多縱容,可是從今天的情形來看,這種縱容,應該是要到頭了。

還好,這種撫慰,他們都需要。

......

情事畢,慕淺縮在霍靳西懷中,久久不動。

兩人許久冇有這樣無間親密,霍靳西一時也捨不得抽身,隻由她躺著。

直至他放在床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才驟然驚破這一室安寧。

慕淺驀地皺了皺眉,說:“肯定是霍靳南那個白癡——”

她一麵說著,一麵伸手摸過手機,瞥了一眼,卻看見了齊遠的名字。

慕淺順手就接通電話放在了耳邊,“喂?”

“霍太太?”齊遠明顯怔了怔,隨後才道,“霍先生他......”

慕淺往身後的男人懷中靠了靠,懶懶地開口道:“他不在。有什麼事跟我說就行。”

“呃,其實也冇什麼大事。”齊遠說,“就是剛纔因為一些事情和幾家社交媒體公司打了個招呼,有兩家公司想約霍先生吃個飯——”

“社交媒體公司?”慕淺迅速捕捉到重點,“陸棠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齊遠一聽她竟然知道陸棠的事,這才鬆了口氣,道:“她之前找人寫的稿子被我們截了發不出去,她就自己在那些社交媒體上開始爆料了——”

“她可真閒啊。”慕淺說。

“誰說不是呢。”齊遠說,“我看她精神狀態可能不太穩定,情緒跳躍,顛三倒四,神神叨叨,車軲轆話來回說,簡直就是妄想症發作......”

“唔。”慕淺應了一聲,“挺可憐的。”

齊遠聽著她毫無情緒起伏的這幾個字,立刻道:“不過您放心,她發的這些東西,不會有人看到。就算看到了,正常人也不會聽信。”

“辛苦了。”慕淺說,“讓她一個人蹦躂去吧。無謂跟一個腦子不好使的可憐人太計較,跌身份。”

齊遠難得聽到慕淺對他這樣說話,一時間有些受寵若驚,連忙答應著掛掉了電話。

慕淺丟開手機,輕輕按了按額頭,轉頭對霍靳西道:“陸棠這麼一搞,容恒也應該會知道吧?”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嗯。”

雖然陸棠在社交媒體上釋出的那些東西不會有其他人看到,但容恒所在的單位自有相關資訊收集,以容恒的人緣和關係,即便他們不說,肯定也會有人通知他。

因此,這天傍晚,當陸沅簡單地煮了一碗麪準備解決晚餐時,原本應該在單位加班的容恒忽然推門而入,走到她麵前,拿走她手中的碗放到旁邊,拉了她就往外走去。

陸沅有些發懵,“你乾什麼呀?”

容恒已經拉著她走到了門口,聞言,頭也不回地開口道:“跟我回家,我帶你去見我爸媽。我隻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抓緊。”

陸沅驀地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