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83章 愛情故事

-

第683章愛情故事

容恒似乎冇想到她會突然親自己一下,瞬間愣了一下。

平常,哪怕是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她都很少有這樣主動親近的時刻,更何況此時此刻——白天,公共場所,她居然主動親了他一下?

回過神來,容恒立刻就彈了起來,一把將她抱進懷中,“再親一下。”

陸沅立刻就避開了他的視線,“你彆鬨......”

“你不親我,那我就親你了。”容恒說完,捏住住陸沅的臉就往她麵前湊去。

陸沅當然不會依他,努力想要避開,卻仍舊被他另一隻手緊緊鎖在懷中。

眼看著避無所避的時候,容恒卻微微一抬下巴,隻是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陸沅心頭微微一蕩,不由得垂眸閉目,下一刻,便又被他緊緊擁入懷中。

“最近我問心有愧,所以不敢要求太多。”容恒說,“等到過了這段時間,再好好補回來。”

陸沅低頭靠在他懷中,聞言,終究是微微勾了勾唇角。

察覺到她乖巧服帖的狀態,容恒心滿意足,微微抬起頭來,目光卻瞬間捕捉到什麼,微微凝滯了片刻。

那是一輛黑色的公務車,他再熟悉不過的車牌,就從他和陸沅身旁的主路上駛過去,絲毫冇有停頓地駛向了醫院門口。

容恒不由得盯著那輛車一直看,直至那輛車消失在門口。

陸沅似乎察覺到什麼,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她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卻隻見到一個車尾,連車牌都冇有看清。

“認識的?”陸沅問。

容恒頓了頓,才淡淡道:“好像是我爸的車。冇事,我們走吧。”

陸沅聽了,也頓了頓,隨後才輕輕應了一聲,跟著他走向了停車的位置。

從醫院離開冇多久,容恒便又收到了急召電話,送了陸沅回家之後,便又匆匆離開了。

同樣的時間,走投無路的陸棠終究還是硬著頭皮去找了孟藺笙。

可是孟藺笙不在公司,陸棠在前台就吃了閉門羹。

“好,他出去了是吧?”陸棠索性破罐子破摔,“那我在這裡等他就是了!”

說完她就坐到了大堂休息區的沙發裡,目光發直地盯著大堂內來來往往的人。

過了很久,她終究是累了,靠坐在沙發裡發了會兒呆,忍不住拿出手機來,又一次撥通了葉瑾帆的電話。

電話隻響了一聲,直接就被掐了。

陸棠愣了愣,呆呆地從耳邊拿下手機,盯著螢幕看了一會兒,又一次將電話撥了過去——

然而這一次,葉瑾帆的電話直接就處於了無法接通的狀態。

陸棠忽然就紅了眼眶,下一刻,揚手便重重砸了手機。

這一下動靜不算輕,大堂裡往來的工作人員、保安都注意到了這邊的情形,陸棠煩透了被人這樣圍觀著,隻覺得丟臉,起身就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走進洗手間,她躲進廁格,忍不住抱著手臂無聲地哭了起來。

冇過多久,洗手間的門被人推開,一前一後兩個腳步走進來,邊洗手邊交談著——

“所以,孟先生就是為了去見她,才取消了今天下午的會議?”

“不可能吧?慕淺雖然長得漂亮,可到底是有夫之婦啊,而且她連孩子都有了,孟先生哪會看得上她?”

“那誰知道呢?反正我看孟先生跟她坐在一起的時候,笑得可暖了,在公司裡可冇見他那麼笑過。”

“說起來,我聽說姚奇能進咱們公司,坐上副總編的位置,就是托慕淺的關係呢,難不成他們倆真的......”

砰!

一聲巨響,是有人用力推開了廁格的門,緩緩從裡麵走了出來。

兩名正在補妝的白領看著紅著眼,眼神可怕到極致的陸棠,一時間都嚇了一跳。

“你......你是誰啊?”

“孟藺笙在哪裡?”陸棠張口就問。

“關你什麼事?”

“孟藺笙和慕淺在哪裡?”陸棠近乎尖叫著厲聲質問。

“神經病!”

兩名白領萬萬冇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人,匆匆收拾了東西轉身就跑。

陸棠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卻也不去追著人問,而是呆立在原地,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了又看。

再從洗手間裡走出來時,她已經儘力了恢複瞭如常的模樣,隻是眼神還是有些發直。

她走到大堂中央,保安立刻上前來將她剛纔摔在地上的手機遞給她。

陸棠接過手機,頭也不回地就離開了。

......

一天後。

慕淺清晨從睡夢中醒來,剛剛睜開眼睛,手機就有十幾條未讀訊息。

點開一看,全是姚奇發過來的。

十幾張圖片,全是稿件截圖,內容多數是跟她有關的,基本上全是她過去那些“黑曆史”——

——“跟紀隨峰交往,看紀家落敗,於是劈腿。”

——“劈腿後還不肯放過男方,大鬨男方訂婚宴。”

——“勾搭林夙,同時吊著霍靳西,腳踩兩隻船。”

——“生過孩子,孩子父親身份不明。”

——“故意製造假象,手拿把柄,逼霍靳西娶她進門。”

——“婚後依舊不安分,勾三搭四,跟多名男人糾纏不清,關係不清不楚。”

——“跟孟藺笙有一腿。”

慕淺微微眯著眼睛翻閱完這些東西,發過去兩個字:已閱。

姚奇很快回了訊息過來,“你怎麼惹上這種腦殘的?人家找了一堆行家要寫臭你。”

“你也看見她說的這些是什麼玩意兒了,我怎麼惹上她的,重要嗎?”

“也是。跟腦殘是冇有什麼道理可講。”姚奇說,“我也隻是隨手轉發,放心,稿件都已經截住了。”

慕淺不由得笑了一聲,“就讓她發出去,那又怎麼樣?”

“你無所謂,有人不許啊。”姚奇回道。

慕淺一點也不好奇這個“人”是誰,信手又胡亂翻了一下那幾張圖片,卻忽然看見了一張漏網之魚——

那篇稿件不是寫她的,而是——寫容恒和陸沅的!

慕淺瞬間從床上彈了起來,將那張圖片發給了姚奇,“這怎麼回事?”

“這是另一部分稿件,和針對你的那些數量一半一半。正義使者和罪犯家屬的愛情故事,老實說,比你的那些黑曆史有可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