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82章 投訴

-

第682章投訴

陸沅聽了,微微轉開臉,避開了陸棠的視線。

“姐,我求你了,你要怎麼樣才能答應我?”陸棠緊緊抓著陸沅,“你想要我做什麼都行,實在不行,我給你跪下了行嗎?”

說完,陸棠果真便低下了身子,一副要下跪的姿勢。

陸沅連忙拉住她,低聲道:“棠棠,我的手不方便,你不要讓我太用力,我拉不住你,會疼。”

陸棠一聽,立刻就又直起了身子,鬆開陸沅的手,卻仍舊是帶著哭腔地開口:“姐,你就說句話吧,我爸爸是你的親叔叔啊,一句話的事,你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去吃牢飯吧?”

陸沅靜默了片刻,才終於道:“棠棠,這不是一句話的事。如果是,我爸爸也不會死了。”

陸棠聽了,整個人忽然噎了一下。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陸沅,問:“難道二伯出事的時候,你完全冇有想過幫他和救他嗎?”

陸沅似乎被她問得微微怔了怔,隨後才低低道:“我幫不了,也救不了。”

“你明明可以的!”陸棠忽然就激動起來,“容家是什麼身份,霍家是什麼地位,隻要他們肯出手,肯幫忙,二伯肯定不會死的!你為什麼不向他們求情?”

陸沅僵硬了片刻,才終於又開口道:“因為很多事情,錯了就是錯了,不是輕易能夠挽回的。”

“胡說!”陸棠忽然推了她一把,“你根本就是自私!你怕影響你而已!你怕影響你跟霍家的關係!你怕影響你和容家的小兒子談戀愛!所以你眼睜睜看著二伯死掉!你以為二伯死了,你就能嫁進容家了嗎?容家就會接受你這樣一個兒媳婦嗎?”

陸沅被她那一推推得險些跌倒在地,麵容卻依舊平靜。

她穩住身子,緩緩站起身來,說:“如果這麼想能讓你覺得舒服一點的話,那你隨意。”

“你好惡毒啊。”陸棠繼續情緒激動地指責,“不就是因為二伯曆來就不怎麼疼你,你就想他死,你就想我們陸家垮掉!陸沅,你怎麼會是這樣的人!”

說到這裡,她忽然想起什麼一般,再度重重抓住陸沅,“有傳言說,二伯是被慕淺設計害死的,是不是你們倆聯手?是不是你們聯手設計害二伯,害我們陸家?”

陸沅被她搖得頭痛,終於掙開她,“你冷靜一點吧!你這樣的狀態,對這件事不會有任何幫助?”

“我不冷靜?”陸棠近乎崩潰地喊道,“你們一個兩個都想著來害我們陸家,就盼著我們陸家不好,盼著我們陸家的垮掉!你叫我怎麼冷靜?對著你們這些人,我怎麼冷靜?”

陸棠一麵喊著,一麵控製不住地捂住眼睛哭了出來,“你們會有報應的!你們遲早會有報應的!”

陸沅靠著牆站著,安靜地看了她片刻,終於開口道:“有時間,你多聯絡幾個律師,為四叔挑一個好的吧。”

“不要你管!”陸棠猛地站起身來,“假情假意!惺惺作態!陸沅,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說完,她就快步衝到門口,拉開門,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陸沅靜靜靠著牆站了好一會兒,這才走到門口,準備關上門。

誰知道門剛要合上的瞬間,忽然一隻手抵住了門,陸沅微微一怔,抬眸就從門縫裡看到了容恒的臉。

對視幾秒之中,陸沅才鬆開關門的手,低聲問了句:“你不是走了嗎?”

“就這麼幾個小時,我還能去哪兒?”容恒一麵走進門來,一麵自然而然地關上了門,“本來打算就在車裡眯一會兒,誰知道還冇躺下,就看見陸棠哭著衝下了樓......她跟你說什麼了?”

陸沅捏著手腕,道:“還能說什麼?現在家裡發生那麼多事,她心裡很慌,所以口不擇言......”

容恒注意到她的動作,一把拉過她的手來,“手怎麼了?她弄傷你了?”

“不是。”陸沅忙道,“就是被拽了兩下,冇有大礙。”

容恒驀地冷了臉,皺起眉來,“你說冇大礙就冇大礙?走,去醫院檢查檢查。”

陸沅知道自己拗不過他,也不再多說什麼,乖乖跟著他出了門。

到了醫院,看了醫生,做了檢查,拍了片子,確認確實冇有大礙,容恒這才放下心來。

隻是一說起陸棠,他依舊極度不滿,“我看她腦子肯定不太好使,說話很難聽吧?”

“我都不生氣,你氣什麼?”陸沅拉了拉他的手臂,安靜片刻,終究還是開口問了一句,“四叔的案子......怎麼樣了?”

“他交代了不少事,目前正在一一查證之中。”容恒回答完,頓了頓,才又開口道,“另外,我打聽到上頭交代了這次的案子要特事特辦,對陸氏的清算力度不會小,屆時所有非法所得都會被追繳——”

陸沅聽了,卻隻是低低應了一聲,道:“倒也正常。”

“你當然是不在乎。”容恒說,“有人卻是在乎得很呢。”

陸沅很快就想到了答案:“葉瑾帆?”

“他這兩天不知道有多忙,試圖將對陸氏的影響減小到最輕。”容恒說,“也是,好不容易拿到了決策權,卻冇有可供他決策的資本,這種滋味,應該不好受。”

陸沅聽了,微微垂眸一笑,懶得發表評價。

容恒很快察覺到什麼,轉而道:“好不容易放幾個小時假,說這些乾什麼。等忙完這一陣,我拿了假,帶你去淮市玩兩天。”

聽到“淮市”,陸沅安靜了片刻,纔回答道:“等你有忙完的那一天再說吧。”

“哎呀,你這是在向我抱怨嗎?”容恒偏了頭看著她,“我是不是應該正視一下你的投訴?”

陸沅站定,對上他的視線之後,開口道:“那你打算怎麼正視?”

容恒原本氣勢十足地與她對視著,聽到她這句話,張口欲答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無法辯駁——

冇辦法,他最近真的是太忙太忙,根本抽不出多餘的時間來。

半晌之後,他也隻是低下頭來,將腦袋擱在她肩膀上,悶聲說了句:“我的錯。”

陸沅偏頭盯著自己肩頭的這顆腦袋看了一會兒,才終於微微湊上前,在他的臉上輕輕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