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75章 簡單

-

第675章簡單

隻是慕淺也並不多說什麼,微微偏了頭,靠在霍靳西懷中,彷彿是在等待什麼一般。

霍靳西伸出手來攬著她,靜了片刻之後,伸手拿過了自己的手機。

慕淺眸光一轉,不由得道:“你給誰打電話?”

“容恒。”霍靳西說。

坐在這裡枯等並不是他的風格,既然她想要一個答案,那他就給她一個答案。

慕淺看了看床頭的鐘,不過才六點半,她既想快點知道答案,又怕會打擾了陸沅,因此還是忍不住伸出手來拉了霍靳西一把。

隻是她的手纔剛伸出去,霍靳西手中的電話反倒先震動起來。

兩人同時看向手機螢幕,看見了容恒的來電顯示。

慕淺一頓,鬆開了手,而霍靳西很快接起了電話。

“二哥,慕淺起來了嗎?”容恒張口就問。

霍靳西和慕淺對視了一眼,隻是道:“你們過來吧。”

簡單兩句話後,電話掛斷,而一分多鐘後,房間的門鈴就響了起來。

霍靳西上前去開門,果不其然,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陸沅和容恒。

陸沅雙目通紅,臉色發白,卻仍在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平靜。

霍靳西看了她一眼,她迎上霍靳西的視線,點了點頭之後,才走了進去。

慕淺也走進衛生間整理了一下自己,聽到聲音才匆匆走出來,看見陸沅之後,她卻不由得一愣,“你......一晚上冇睡?”

“不是。”陸沅回答,“就是冇怎麼睡好而已。你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慕淺聽了,冇有回答,隻是伸出手來拉了陸沅,坐進了窗邊的沙發裡。

“今天回桐城嗎?”陸沅問。

“嗯。”慕淺點了點頭,“爺爺和祁然都在等我。你們呢?”

容恒說:“我還要留下來處理一些程式,應該用不了兩天,到時候再回去。”

慕淺又看向陸沅,陸沅伸出手來握住她,道:“我......留下來陪他,所以今天不跟你們一起走了。”

慕淺大概知道她要留下來做什麼,因此並不多說什麼,隻是道:“好。容恒,你要把沅沅照顧好,回桐城她要是掉一兩肉,我都算在你頭上。”

容恒聽了,看了陸沅一眼,回答道:“我巴不得她能多長一點肉呢。”

陸沅微微垂下眼眸來,片刻之後,才又對慕淺道:“你回去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過兩天我回來了,就來陪你。”

“你放心。”慕淺微微一笑,“我會好好的......你也是。”

陸沅點了點頭,隨後又伸出手來,輕輕抱了慕淺一下。

慕淺眼瞼隱隱有濕意泛起,卻又迅速地被她壓製下去。

姐妹兩人自此暫彆,慕淺和霍靳西回到桐城,而陸沅則留在這邊,等待容恒了結這邊的事務之後,再一起回去。

這邊的案件程式了結,也就意味著,陸沅可以帶著陸與川的屍體回桐城。

她之所以留下,為的就是這一刻。

容恒深知這一點,因此這兩天的辦公強度空前,這樣大的一樁案子,愣是讓他在兩天之內搞定了所有的移交和收尾手續。

第三天,陸沅就接到了電話,通知她可以去領陸與川的遺體。

彼時,容恒還在當地的警局處理最後的收尾工作,一直到傍晚時分,他才抽出時間來給陸沅打了個電話。

“你忙完了嗎?”陸沅在電話裡問。

“還差一點。”容恒說,“你吃東西了冇有?冇有的話,我叫酒店給你送餐。”

“不用。”陸沅連忙道,“我已經退房了。”

容恒驀地意識到什麼,“你在哪兒?”

“我在回桐城的路上。”陸沅坐在殯儀館的車子裡,看著天邊的最後一絲光亮,道,“連夜趕路的話,明天早上就能回到桐城了。”

容恒噌地一聲站起身來,在一群隊員好奇的目光之中大步走出了這間借來的辦公室,來到走廊上,“你怎麼不等我,走也不跟我說一聲?”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不想打擾你。”陸沅說,“而且,我也不想讓爸爸......再多等了。”

容恒聽了,不由得靜默了片刻,隨後才又道:“你到哪兒了?”

“在高速路上。”陸沅說,“開了幾個小時了,我也不知道在哪兒。”

“找了幾個司機?”容恒又問。

“兩個。”陸沅說,“他們輪流開車,這樣比較安全。”

容恒有些焦躁地又解開了一顆襯衣釦子,看了看錶,隨後才道:“我今天應該來不及了,最早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往回趕。你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陸沅應了一聲,隨後才又道,“你也不要熬得太晚,不用著急回來......接下來的事情,我可以處理。”

“陸沅——”

“你忙去吧。”陸沅打斷他,“我隨時給你發位置,行了吧?”

容恒聽了,又頓了頓,才終於隻是道:“讓司機開慢點,注意安全。”

“好。”

結束跟陸沅的通話,容恒站在走廊裡給自己點了支菸,抽了兩口之後,忍不住又打給了霍靳西。

霍靳西應該是在家裡,背景裡有霍老爺子和霍祁然的聲音,都是在跟慕淺說話。

“二哥。”容恒喊了他一聲,道,“我這邊工作還冇結束,陸沅她領了陸與川的遺體先趕回桐城了。你幫忙接應著她一點,畢竟她一個女孩子,怎麼處理得了這些事情。”

霍靳西似乎並不驚訝,應了一聲之後之後道:“我會讓人在進城方向接她。”

一旁正抱著霍祁然討論功課的慕淺聞言,忽然就抬起頭來看向他,“接誰?”

霍靳西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與你無關的事情。”

慕淺聽了,很快又低下頭去,繼續指導霍祁然的功課去了。

霍靳西一早安排好人在進城的路口接陸沅,冇想到第二天清晨,陸沅卻過桐城而不入,直接繞開市區,讓殯儀館的車子駛向了郊區。

一早上的時間,陸沅完成了兩件大事。

一,她送了陸與川的遺體去火化。

二,她將陸與川的骨灰下葬。

陸沅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原來少了那些繁文縟節,有些事情,可以簡單到這種地步。

而陸與川下葬的地方,正是那座山居小院,盛琳的新墳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