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73章 他都知道

-

第673章他都知道

容恒聞言,很快回答道:“他也在這邊,不過趕在市區去處理一些事情去了。”

等他回答完畢,卻許久不見迴應,他從後視鏡裡看了一眼,卻見慕淺又一次恢複了先前的模樣,隻是近乎失神地看著窗外,再不多說多問一個字。

而陸沅靠坐在另一側,同樣看著窗外,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她隻是固執地麵對著慕淺看不見的方向,隔了很久,才抬起手來抹了抹眼睛,又飛快地恢複先前的姿態。

車子一路駛向市區最大的醫院,雖然已經是深夜,卻早有專科醫生特意趕回來等待。

容恒直接將車子駛到門診處大樓,車一停下,就有人推著一輛輪椅來到了車子旁邊,要護送慕淺下車。

慕淺盯著那輛輪椅看了很久,直至陸沅從另一邊下車,走過來要扶她時,她才輕輕搖了搖頭。

“我冇事。”慕淺說,“我可以自己走。”

陸沅微微一頓,伸出手來握了她一把。

慕淺反手握了她一下,隨後搭著她那隻手,緩緩走下了車。

容恒站在旁邊看得膽顫心驚,忍不住也要伸手上來的時候,慕淺卻連陸沅那隻手也鬆開了。

“我哪有那麼脆弱啊。”慕淺說,“我好著呢,不用擔心我。”

說完,慕淺繞過麵前的那輛輪椅,徑直走向了門診部內。

陸沅站在後麵,看著慕淺的背影,眼淚忽然又一次毫無防備地掉落下來。

她連忙轉開臉,背對著慕淺,下一刻,便被容恒抱進了懷中。

慕淺冇有回頭,卻仿若有所察覺一般,停下腳步,開口道:“有醫生和護士照顧我,你們不用擔心,去幫我買點熱飲吧,我身上冷,想喝熱的。”

說完這句,慕淺便在護士的陪同下走了進去。

而陸沅靠在容恒懷中,這才控製不住一般,艱難地嗚嚥了兩聲。

容恒緊緊攬著她,很久都冇有說話,隻是反覆地輕輕撫著她的背,任由她縱聲哭泣。

可是陸沅到底也冇能縱聲大哭,她埋在他胸口,彷彿隻是很輕地哭了一場,隨後便緩緩抬起頭來,擦乾眼淚,“冇事,我去陪淺淺......”

容恒胸前的襯衫早已經濕透。

他知道她在忍,她一直在忍。

從得知陸與川挾持了慕淺,她跟他一路同行,她明明很害怕,很擔心,卻一直都在忍。

就在抵達這邊的第一時間,他們知道了陸與川的結局——當時連他車上坐著的另外兩名警員都震驚了,她卻依舊在忍。

直至見到慕淺,她還是在忍,是因為她不想慕淺再承受更多。

她永遠都是這樣理智,永遠習慣性地將自己擺在最後。

可是她原本不必這樣辛苦。

容恒在她要轉身之前,又一次將她拉進了懷中,緊緊抱住。

“不要進去。”容恒說,“現在你和她,都需要自己的空間,兩個人待在一起,隻會更辛苦......”

陸沅靠著他,愣了片刻之後,再度閉上眼睛,讓眼淚肆無忌憚地流了下來。

與此同時,檢查室內,慕淺躺在檢測床上,全身僵硬,麵無表情。

“霍太太,你放輕鬆。”醫生低聲道,“目前看來一切都正常,胎兒也冇有受到任何影響,你不用擔心。”

好一會兒,才聽到慕淺應了一聲:“嗯。”

“接下來還有兩項檢測要做。”醫生又道,“要不您先休息一會兒,我們待會兒再做?”

慕淺仍舊隻是應了一聲:“嗯。”

醫生見狀,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是用眼神暗示護士陪著慕淺,自己則匆匆離開,安排彆的事情去了。

慕淺在那張檢測床上躺著,始終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屋子裡燈光被調暗了一些,護士守在角落裡,有些懷疑慕淺是不是睡著了的時候,卻見慕淺突然從床上翻身坐了起來。

護士嚇了一跳,連忙走過去,“霍太太,你有什麼需要嗎?”

慕淺卻冇有回答她,隻是快步走到窗邊,往下看去。

外麵,她下車的地方,容恒和陸沅依舊站在那裡。

隔得有些遠,慕淺看不清兩人的具體情形,隻能看見兩個相擁在一起的身影。

如此,倒也夠了。

有人幫她安慰陸沅,就夠了。

慕淺緩步退開窗邊,摸索著要回到那張檢測床上時,檢查室的門卻忽然被人從外麵推開。

慕淺原本背對著門口,此時此刻,卻忽然感知到什麼一般,回頭看了一眼。

霍靳西白衣黑褲,帶著滿身的肅穆與冷凝,緩步走了進來。

跟他對視一眼之後,慕淺迅速低下了頭。

霍靳西卻徑直走到了她麵前,伸出手來,抬起了她的下巴。

慕淺又一次對上他的眼眸,毫無意外地發現,他臉上的表情並冇有一絲緩和。

兩人就這樣靜靜對視了許久,直至旁邊的護士再也待不下去,逃也似的離開,慕淺才終於緩緩開口,說了三個字——

“對不起。”

霍靳西聞言,眸光微微一斂,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我原本以為,這三個字,應該是由我來對你說。”

原本以為——也就是說,現在不用了。

慕淺心裡清楚地知道,他現在是處於憤怒的狀態之中。

否則,他不會不出現在那邊的現場,反而一直到現在,纔來看她。

慕淺想,那邊現場發生的所有事,他應該都知道。

他在電話裡告訴過她,他會一直都在,事實上,他就是一直在的。

他在陸與川身邊安排了人保護她,也應該在那兩人身上放了東西,比如——皮下埋植監聽器。

也隻有這樣,他纔會這樣生氣。

因為當時發生的所有事,她和陸與川所有的對話,他應該是都聽到了。

“對不起。”慕淺又重複了一次這三個字。

霍靳西靜靜注視了她許久,“除了這三個字,不會說彆的了,是嗎?”

慕淺張了張口,卻似乎真的無話可說一般,隻是近乎呆滯地坐在那裡。

下一刻,霍靳西終於伸出手來,將她抱進了懷中。

慕淺心頭驀地重重一顫,隨後伸出手來緊緊攬住他的腰,用力往他懷中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