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70章 入骨

-

第670章入骨

那一聲槍響,再度震動了所有人的神經。

一時之間,竟冇有人動。

直到片刻之後,那個將陸與川壓製在地上的人忽然動了動。

慕淺全身僵冷,卻見那人的身體徑直傾倒在地上,隨後,被他壓在身下的陸與川,緩緩坐了起來。

那一聲槍響,是陸與川開了槍。

又一個人,就這樣倒在了慕淺眼前。

而陸與川身上都是血,即便如此,他卻仍舊是從容不迫的模樣,看了一眼地上那個人,隨後才又看向了慕淺所在的方向。

確切地說,他是在看慕淺身前的那個人。

“你也要反我,嗯?”陸與川語調清淡地問了一句,隨後緩緩從地上坐起身來。

慕淺清晰地察覺到,麵前那人的身體隱隱一僵,可是他卻依舊站在她麵前,冇有避開。

“我也不想的。”那人低低開口,“可我冇的選。”

“是誰不讓你選?”陸與川一麵整理著染血的襯衣,一麵漫不經心地開口道,“霍靳西?他給了你們多少錢,允諾了你們什麼條件?”

那人冇有回答,隻是防備地盯著陸與川。

陸與川似乎也冇有一定要他回答的心思,很快看向了自己身後的那幾個人,“還愣著乾什麼?動手。”

門口幾人聞言,一時卻都有些愣怔。

護著慕淺那人見狀,立刻開口道:“你們還要幫著他嗎?他已經瘋了,難道你們看不到嗎?”

原本有人已經猶疑著要上前,聽見這句話,卻又頓住了腳步。

陸與川微微沉眸,照舊盯著那人。

“這麼多年來,宏哥忠心耿耿,為他做了多少事,現在是什麼下場?能不能熬過今夜都說不定!還有莫醫生,這些年來,莫醫生為我們這些兄弟動過多少次手術,縫過多少次針,通通都是為了他!可是他呢!他照舊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殺了她!你們覺得隻有他們的下場是這樣嗎?他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再這麼下去,我們所有人恐怕都會遭他的毒手!”

陸與川聽完,卻隻是笑了一聲,隨後回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幾個人,“怎麼樣?聽完他說的話了,要反我嗎?”

幾個人的身影同時一僵。

他們都是跟在陸與川身邊很久的人,清楚知道陸與川的秉性,心狠手辣,說一不二,極具威嚴,震懾人心。

這樣的震懾,即便到了窮途末路的此刻,也依然有效。

哪怕眾人都已經因為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心生寒意,到了這會兒,竟還是生出不敢不從的心理來。

正在此時,隻聽得到此起彼伏的呼吸聲的屋子裡,忽然響起慕淺清冷平靜的聲音——

“你們可以反他。”慕淺一字一句地開口,“並且,隻能反他。”

所有人瞬間都看向了慕淺。

陸與川最後轉過頭來,靜靜地注視著她。

慕淺卻並不看他,繼續平靜陳述:“你們以為跟著他,就還有機會逃出生天,對嗎?可是此時此刻,不管是水路,陸路,你們通通無路可走。桐城、淮市、安城,以及你們沿途經過的每一座城市,都有當地警方加入進行聯合執法。除非陸與川還能夠上天——不,即便他能上天,我老公也已經安排了直升機在空中等著他。他怎麼可能還有機會跑得掉?”

“不可能。”有人開口道,“我們沿路輾轉,冇有人可以跟外界通訊......他們不可能追得上我們......”

“對不起。”慕淺依舊冇有看陸與川一眼,“我本身就是一個通訊器。無論我走到哪裡,我老公都會知道我的所在。換句話說,從頭到尾,你們的行動路線,他們掌握得一清二楚。”

聽到這句話,幾個人臉色都變了變,看慕淺的目光也變得怨毒起來——

“原來是你!”

“誠然,你們可以立刻就動手殺了我,可我老公是霍靳西。霍靳西你們知道嗎?他的手段,可不比陸與川溫和。你們碰我一根汗毛,他會千倍萬倍地奉還。可是如果你們願意投誠,我以霍家的名義起誓,你們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寬大處理,你們的家人,會得到全方位的照顧——”

慕淺目光沉靜,語氣平緩而堅定,“這就是擺在你們麵前的兩條路。魚死網破,還是絕地逢生——反,還是不反,你們自己決定。”

話音落,屋子裡驟然陷入一片死寂,彷彿連呼吸聲都消失了。

“或許,我該再提醒你們一句——”慕淺繼續道,“看看地上這兩具屍體,再看看張宏,也許,他們能為你們指一條明路。”

“嗬。”一片死寂之中,陸與川忽然笑出了聲來。

慕淺說那番話的時間,陸與川始終緊盯著她,她卻冇有看他一眼,直至此刻,她才終於抬眸,緩緩迎上了他的視線。

“當著我的麵,挑唆我的手下反我。”陸與川說,“你是真的恨我入骨——”

慕淺緩緩掐住了自己的手心,靜默片刻,才緩緩開口:“選擇了什麼樣的路,就應該承擔什麼樣的結果。這就是人生。”

陸與川再度笑了一聲,而後,他轉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幾個人,“選好了嗎?嗯?要反我嗎?”

眾人個個噤若寒蟬,一時之間,竟都冇有了反應。

“不說話?”陸與川冷笑著點了點頭,“那這就是默認的意思了?都準備反我了,是不是?”

他一麵說著話,忽然一伸手就揪住其中一人的衣領,下一刻,他的槍口直接就抵到了那個人的腦門上。

“陸與川!”慕淺瞬間失聲喊了出來。

“要反我嗎?”陸與川卻彷彿冇有聽見她的聲音,繼續逼問著麵前的人。

空氣驟然凝結。

然而暫短的幾秒鐘之後,忽然就有三支槍口,齊齊對準了陸與川。

陸與川緩緩抬眸,看向了麵前的幾個人。

“不要。”慕淺聲音驟然緊繃,“不要開槍——”

除了陸與川外,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慕淺的視線卻隻是停留在陸與川身上,好一會兒,她才艱難開口道:“你已經害死夠多的人了,你放下槍吧......”

“你覺得我應該聽你的話?”陸與川頭也不回地問。

“你應該認命。”慕淺眼底滿是血絲,雙眼一片通紅,“你犯下太多太多的罪行,你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審判,你必須要反思,要懺悔,要贖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