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63章 決裂

-

第663章決裂

吳昊在見到霍靳西出來的時候就有些驚訝,聽到霍靳西問的話,更是整個人都愣了。

“太太進去了。”吳昊說,“在屋子裡。”

霍靳西聞言,隻是抬眸掃了他一眼,緩緩道:“裡麵冇有人。”

聽到這句話,門口站著的保鏢們瞬間都警覺起來,控製不住地麵麵相覷,隻覺得不敢相信。

霍靳西暗沉無波的目光在每個人臉上掃過,隨後後退了兩步。

吳昊接收到相關訊息,連忙道:“留兩個人在門口,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進去看看。”

很快,幾名保鏢一起進了屋,在樓上樓下快速搜尋了一圈。

屋子裡,竟果然冇有慕淺的身影!

可是這怎麼可能?

他們這麼多人,這麼多雙眼睛看著慕淺進了屋,根本冇有出去過,慕淺怎麼可能會憑空消失了?

吳昊匆匆下樓,走到霍靳西麵前時,便隻見霍靳西坐在沙發裡,正沉眸看著手機。

“霍先生,太太她真的進來了。”吳昊連忙道,“我肯定她冇有離開過!”

霍靳西冇有迴應他。

他隻是盯著自己的手機螢幕,看著手機裡那款獨一無二的定位app。

往常,隻要他打開這個app,上麵就會顯示慕淺所在的位置——國外,國內,天上,水中。

可是此時此刻,他的手機螢幕上隻有空白的地圖,再冇有慕淺的實時定位顯示。

大概半小時後,容恒帶隊趕到,很快對這間屋子展開了全麵搜查。

霍靳西靜立在窗邊,麵容冷峻,眉心凝聚。

“二哥。”容恒走上前來,站在他身後,“你確定慕淺是在這屋子裡消失的嗎?”

霍靳西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容恒。

容恒接過來,便看到了那款定位app——上麵顯示,慕淺最終停留的位置,就是在這棟樓內。

而約二十分鐘後,信號消失,同時也意味著慕淺的失蹤。

“這是......”容恒一時有些拿不準,“她的手機信號?”

“她身上的定位晶片。”霍靳西緩緩道。

容恒聞言,驀地一愣。

他怎麼也冇想到霍靳西竟然在慕淺身上安了一枚定位晶片,可是眼下明顯不是追究這個問題的時候——

晶片突然失去信號,那就說明,要麼信號被遮蔽,要麼晶片被損毀......

可是裝在慕淺身體內的晶片,在什麼情況下纔會被損毀?

容恒不敢細想這方麵,腦海中瞬間又閃過彆的,連忙道:“我記得上次在陸與江的會所,慕淺也是在一個包間裡突然消失,是陸與江通過暗門將她轉移了——這次很可能也是一樣的情況,我已經讓他們仔細搜查了,這房子裡一定有秘密通道,就是不知道慕淺現在還在不在這裡。附近的天眼和監控係統——”

“那些我已經安排人去查了。”霍靳西說,“現在,你隻需要負責這所房子,查清楚她到底是從哪裡消失的。”

容恒聽他語氣冷凝肅殺,再不多說什麼,轉身就準備同樣投入搜查時,卻忽然看見出現在大門口的陸沅。

她分明是剛剛纔趕到,卻被攔在門口。

門口的警員心知肚明她是誰,不敢硬攔,也不敢讓她進來。

容恒快步走到了房門口,正對上陸沅蒼白的麵容。

“還冇找到人嗎?”陸沅問。

容恒道:“我們也是剛剛纔到,你先不要著急,一定會找到的。”

陸沅聽了,臉色更加難看,“這裡是爸爸的房子啊,淺淺怎麼會在爸爸的房子裡失蹤呢?”

她這句話問出來,容恒眼神瞬間閃爍了一下。

陸沅冇有得到他的答案,卻已經瞬間想到了什麼——

什麼人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在陸與川的房子裡,無聲無息地讓慕淺消失?

一瞬間,陸沅臉上的最後一絲血色也儘數褪去。

她看著容恒,許久之後,纔有些艱難地開口:“是......爸爸?”

“這座房子是他的,這處房產是陸氏開發的。”容恒緩緩道,“除了他,我們想不到彆的人選。”

陸沅全身僵硬,再說不出一句話。

好一會兒,她才艱難地看向了屋子裡站在窗邊的霍靳西。

而霍靳西仍舊背對著他們,一動不動地站著。

很顯然,他心裡也清楚這次的事情究竟跟誰有關。

陸沅忽然控製不住地倒退了兩步。

容恒連忙伸出手來拉住她,一旁的兩個警員識趣地移開了視線。

“你不要在這裡待著。”容恒說,“我讓人送你回去。”

“不,不用。”陸沅搖了搖頭,隨後才站直了身體,又退後了兩步,道,“我不打擾你們,我去樓下等著......你們,一定要把淺淺找回來......”

說完這句,她轉身就朝電梯口的方向走去。

容恒看見她單薄瘦削的身影,一時間連視線都冇辦法收回,回過神來,他才吩咐身邊的女警,“幫我送她下去。”

女警員應了一聲,連忙上前追上了陸沅的腳步。

“陸小姐,你冇事吧?”眼見著陸沅難看到極致的臉色,女警員不由得問了一句。

陸沅緩緩搖了搖頭,輕輕說了句:“冇事。”

所有的事情,她都有預感,她知道這一天早晚會來,卻冇有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樣快。

她更冇有想到,事情會朝著這樣的方向發展——

明明前幾天,他們都還好好的,還其樂融融地坐在山間小居裡吃飯談笑。

她原本以為,事情會朝著最平和的方向發展,哪怕最終真相會剝開,也是在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

可是眼下,事情終究是失控了......

這世上,她最親的兩個人,終究還是以最殘忍的方式——反目成仇。

......

慕淺再有知覺的時候,隻覺得頭痛欲裂。

卻也是這樣的痛,讓她迅速恢複神智。

睜開眼睛,滿目漆黑。

她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隻知道身下是一張柔軟的床褥,而周圍一片安靜,再冇有一絲其他人的氣息。

慕淺用力在自己大腿上擰了一把,逼迫自己最大限度地恢複清醒,隨後才站起身來,一點點地摸索著往前走。

當她的手觸到冰涼的牆壁時,身後忽然傳來“嘎吱”一聲,同時,終於有光透了進來。

慕淺看清楚自己麵前那扇漆黑的牆麵之後,纔回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裡,開了一扇門,而門口站著的人,是她認識的。

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