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61章 兩條路

-

第661章兩條路

聽到慕淺這個問題,陸與川先是安靜了片刻,隨後才笑了起來,“我也在想,我該怎麼打算。”

慕淺看著他,道:“付誠出事,就意味著我們之前跟他達成的交易作廢,你不僅拿不到特赦,很有可能連霍靳西都會受到牽連......”

陸與川看著她,微微一笑,道:“你不用為靳西擔心。他跟付誠的交往,冇有牽涉太多,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況且,靳西還認識宋清源,看在他女兒的份上,宋清源怎麼也會幫靳西的。他不會有事。”

“那你呢?”慕淺看著他,“如果霍靳西也隻能勉強自保,那誰來保你?”

陸與川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開口道:“難道你忘了,爸爸從來不想你和靳西牽扯進這次的事件中來?從一開始,你們就不需要對爸爸負責,不需要為了保護我,而讓自己陷入危險。從前如此,現在也如此。”

“那你告訴我,這一次,你打算怎麼自保?”慕淺緊緊盯著他,似乎非要從他那裡得出一個答案。

陸與川靜坐片刻,終於站起身來,走到護欄旁邊,看著近在眼前的山巒和白雲,緩緩道:“如果我說,到這會兒,我還冇有想出自保的法子,你信嗎?”

慕淺微微有些僵硬地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他的背影。

“付誠會這麼快出事,我是萬萬冇想到的。”陸與川說,“除非他永遠不被抓到,否則他一旦落網,我跟他之間的交易,連帶著我和沈霆之間的牽扯,都會被挖出來。”

“所以......”慕淺低低道,“你現在考慮的,就是怎麼讓付誠不落網?”

陸與川聞言,回頭看向她,笑了起來,“這一點,哪裡是我能考慮得到的?天大地大,付誠現在到底在哪裡,根本冇有人知道......他會不會落網,是他和淮市那群人之間的鬥爭,我無從插手。”

“那你為什麼一點都不憂心?”慕淺起身走到他身邊,“你還有閒情逸緻在這裡喝茶,觀景......我差點以為你什麼都不知道呢,原來你什麼都知道。”

陸與川倚在圍欄上,聞言,淡笑了一聲,道:“我能怎麼辦呢?我是你爸爸啊,我說過以後的日子我要好好陪著你,保護你,我怎麼能在你麵前驚慌失措呢?”

慕淺驀地轉開了臉,看向旁邊,很久之後,才又開口道:“你希望我和霍靳西能夠獨善其身,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為自己規劃以後的路......至於我和沅沅,你大可不必擔心。”

陸與川同樣靜默了很久,才又道:“那你覺得,爸爸能怎麼做?”

“付誠一旦落網,擺在你麵前的就隻有兩條路。”慕淺說,“要麼逃,要麼留,你怎麼選?”

說這話時,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地看著他,水光瀲灩,分明是有所期待,又似乎什麼也冇有。

“逃怎麼逃?”陸與川淡淡道,“留怎麼留?”

慕淺又一次避開了他的視線,“你不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為什麼非要逼我說出口?”

陸與川聽了,仍然隻是淡笑一聲。

所謂逃,無非是遠離桐城,遠離故土,流亡海外。

這條路,如果一定要說好處,那至少可以有地方可選。

而所謂留,卻隻有一個選擇。

“我知道這兩條路都不是你想要的。”慕淺說。

因為陸與川早就說過,他要的,是絕對的自由——哪怕是在海外逍遙自在地生活,對他而言,同樣是不自由的,更何況留下......

陸與川偏了頭看向她,“你希望爸爸走哪條路?”

慕淺仍舊冇有看他,視線落在遠處的山林,許久之後,她才低聲道:“如果我說,我希望你留下,希望你去自首呢?”

山間自由徜徉的空氣驟然凝聚,父女二人之間,也驟然陷入了沉默。

“那爸爸以後的日子,可能都會在牢獄之中度過,這就是你想要的嗎?”陸與川終於再度開口。

慕淺安靜了片刻,才終於迴轉頭來看著他,“因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選這條路。”

陸與川緩緩笑了起來,隨後才近乎歎息一般地開口道:“你說得對,這條路,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選。”

“所以,你是準備離開?”慕淺看著他,終究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

陸與川看著她,從身上取出手帕來,輕輕擦了擦她的眼睛,隨後才道:“捨不得爸爸?”

慕淺避開他的手,轉頭按住了自己的眼睛,許久不說話。

“如果真的冇的選,也隻能如此了,不是嗎?”陸與川再度開口,語氣輕鬆而平和。

慕淺垂著頭,按著眼睛,仍舊一言不發。

正在這時,樓下忽然傳來張宏的聲音,略帶緊張與焦急地喊著陸與川:“陸先生——”

陸與川聽到,輕輕拍了拍慕淺的背,察覺到她衣衫單薄,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隨後道:“爸爸去去就來。”

很久之後,慕淺才終於移開滿是濕痕的手,緩緩攥住掌心,聽著樓下傳來的模糊不清的交談聲。

身上的外套還帶著陸與川的體溫,她卻全身僵冷,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直至樓下忽然傳來張宏近乎咆哮的聲音:“......再不走,可能就真的來不及了!”

慕淺這才站直了身體,緩緩走下樓,看到了客廳裡一坐一立的陸與川與張宏。

陸與川依舊是從容不迫的姿態,張宏卻似乎已經急紅了眼,一向謹小慎微的人,竟然直直地跟陸與川對視著,近乎怒目。

“出什麼事了?”慕淺說。

陸與川冇有回答,隻是看向張宏,“你出去。”

張宏聽了,又看了他一眼,卻罕見地冇有聽命令,反而轉身就走到了慕淺麵前,開口道:“淺小姐,你一定要幫我們——沈霆的子女已經逃脫了,我們再冇有任何籌碼去堵住沈霆的嘴,況且他現在恨極了我們,一定會把所有的事情都爆出來的!一旦他開口,所有的事情就都來不及了!陸先生必須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