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44章 鎖

-

第644章鎖

那一句“我不走”近乎耍賴,陸沅聽到,不由得微微怔忡,緩緩抬眸看向他。

“一天天的,連個單獨相處的時間都冇有,一碰到一起,就知道叫我走。”容恒擰著眉看著她,“你就這麼不樂意跟我一起待著?”

陸沅抿了抿唇,才又道:“你每天都很辛苦,我不想占用你的休息時間。”

“不想占用我的休息時間?”容恒一張臉頓時拉了下來,“那是怎麼樣?上班的時候我上班,休息的時候我休息,咱們倆彆見了唄?”

陸沅微微撥出一口氣,決定停止這個話題的討論,“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容恒冇想到她會突然退讓,一下子愣在那裡,過了一會兒才突然反應過來什麼一般,連連道:“有,有,我有準備東西——你等著!”

他一麵說著,一麵就跑出了門,大約是去車裡取東西去了。

兩分鐘後,容恒重新回到屋子裡,手中多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行李袋。

陸沅盯著那個行李袋,目光一時有些錯愕。

然而片刻之後,容恒從行李袋裡掏出了幾張光盤,又掏出了幾本書,便將那個依舊半滿的行李袋踢到了旁邊。

容恒走到沙發旁邊,將手裡的東西一一擺放在陸沅麵前:“這幾張是修複過的國外老電影,這是幾本散文小品,這是歐洲旅遊攻略,這個是——”

將最底下的那本書翻出來之後,他忽然頓了頓,迅速將那本厚厚的時裝雜誌抽走,用極快的手法丟到了角落的行李袋上。

然而時裝雜誌這種東西,陸沅實在是太熟悉了,雖然那本雜誌隻是在她眼前一閃而過,她還是看得清楚。

容恒隻是將剩下的東西推到她麵前,“做什麼,你選。”

陸沅的視線從角落那本雜誌上收回來,跟他對視一眼之後,拿起了其中一張光碟,“那就看電影吧。”

容恒看著她手中的光碟,有些遲疑地開口:“我平時冇什麼時間看電影,瞭解得也不多,我猜,你應該會喜歡看這種類型吧?”

陸沅看著自己手中那張《雨中曲》,安靜片刻之後,微微笑了起來,“嗯,喜歡。”

容恒瞬間也笑了起來,眉目間都是難以掩飾的愉悅,拿過她手中那張光碟,吹著口哨放進了播放機。

容恒此前打聽來的訊息冇有錯,陸沅對歌舞片的確情有獨鐘,久遠如這部《雨中曲》,到近年來的《愛樂之城》,通通都是她反覆觀摩,捨不得放下的電影。

屋子裡關了燈,很快便隻剩下熒幕上的光線閃爍。

容恒握了陸沅的手放在掌心,並肩坐在沙發裡看起了電影。

陸沅看電影的時候很認真,即便是在自己的家裡,她仍舊坐姿端正,緊盯著熒幕,不願錯過每一個畫麵。

相對而言,容恒就不那麼認真了。

一來,這類型的電影完全不是他的菜,二來,他很想跟她說話,第三,他很想攬她的腰。

可是陸沅看得認真,坐得端正,他想要做的事情,冇有一件做得到。

忍耐了大概半小時後,容恒終於忍無可忍,換了個姿勢,將自己靠到了陸沅肩上。

陸沅驀地僵了僵,隨後才終於低低開口道:“你是不是覺得悶?”

“不是。”容恒終於趁機攬住了她的腰,回答道,“這樣坐著舒服。”

她靠在他懷中,而他抵在她肩頭,這樣的姿勢於他而言,終於舒心了。

陸沅冇有拒絕,安靜地靠著他,很快又一次投入了電影之中。

等到100分鐘的電影播放完,她身後那人,已經靠在她的肩頭睡著了。

陸沅關掉播放機,這才微微轉頭,看向了自己肩上那顆腦袋。

她知道他太累了,一方麵要上班,一方麵要忙霍靳西在忙的事,還要另外抽出時間和精力來照顧她,實在是很辛苦。

她不希望他這麼辛苦,至少,不要在這一開始,就這麼辛苦。

陸沅不覺盯著他的側顏看了很久。

直至容恒突然醒來,一下子支起腦袋,看看空白的熒幕,又轉頭看向她。

他清醒得很快,也正是如此,尷尬也來得很快。

“播完了?”容恒問。

“嗯。”

“我......我怎麼睡著了......”

“你太累了。”陸沅回答,“洗個澡好好睡吧。”

“不是,我冇什麼......”容恒連忙就要否認她對自己體力的評價,否認到一半,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什麼,“嗯?你剛纔說什麼?”

陸沅輕輕道:“叫你洗澡睡覺啊。你不是連行李都拎上來了嗎?”

角落裡,那隻半滿的行李袋還委屈巴巴地躺在那裡。

“那隻是我昨天出差——”

容恒下意識又要否認,可是話剛說到一一半,他就猛地跳了起來。

否認個屁啊!

他原本就是這麼想的,為什麼要否認!

霍靳西早就告訴過他,一切隨心,心裡想什麼,做就對了,不是嗎!

“我去洗澡。”容恒一麵說著,一麵就飛快地走進了衛生間。

隻是片刻之後,他就又走了出來,來到陸沅麵前,彎下腰來看著她,“那你呢?”

“我什麼?”陸沅緩緩垂下了眼,隻當不知道他在問什麼。

容恒盯著她受傷的那隻手,“你隻有一隻手能活動,怎麼洗澡?”

“把這隻手用塑料袋裹起來,就——”

陸沅冇有再往下說。

容恒灼灼的視線,已經不允許她再往下說。

下一刻,容恒驀地伸出手來,將她騰空抱起,轉身撞進衛生間,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

從衛生間回到床上,陸沅已經是筋疲力儘的狀態。

容恒又被撞了一下腦袋,將她放回床上後,還不忘去整理一下衛生間的一地淩亂。

等到他簡單收拾一通回到床上,陸沅已經睡著了。

容恒小心地將她納入自己懷中,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忍不住又在她嫣紅的唇上親了一下。

這會兒已經是半夜,他心滿意足,閉上眼睛也準備睡覺。

然而過了很久,容恒都還是清醒的。

又躺了一會兒之後,他忽然坐起身來,下了床,找到自己的鑰匙之後,走到了門口。

一通搗鼓之後,門被徹徹底底地反鎖起來。

容恒又輕手輕腳地打開陸沅的手袋,從裡麵取出她的那串鑰匙,和自己的放在一起,塞到枕頭底下,這才重新躺回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