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41章 遺憾

-

第641章遺憾

大概是這天晚上的氛圍太過美好,陸與川不覺說了很多有關於他和盛琳的往事。

而陸沅和慕淺隻是安靜傾聽,偶爾提問,像極了聽故事的孩子。

當然,故事裡,都是陸與川不曾忘卻的美好。

對陸沅和慕淺而言,故事裡的女主角,陌生又熟悉。

熟悉,是因為她十月懷胎,曆經艱辛,纔有了她們;

陌生,是因為他們都在出生後不久就和她分離。

可是聽到陸與川講的那些往事後,盛琳終於漸漸鮮活起來。

她漂亮,清新如茉莉花;

她溫柔,總是笑得眉眼彎彎;

她堅韌,決不被任何事情擊倒;

她倔強,做出抉擇後,便再不回頭。

陸與川說了很多,說到最後,陸沅和慕淺都不再提問,隻是靜靜地聽著。

直至......陸與川再也想不起來還有什麼冇說。

從前,總覺得和她之間存在過的那些年,足以支撐他一輩子的回憶。

如今細細講來,才發現,原來他和她之間,似乎並冇有那麼長,那麼久,那麼美好的故事,可以說一輩子。

可越是如此,她在他腦海中留下的記憶就越深刻,而他也越是不甘。

如今兩個女兒都在他身邊,卻偏偏......少了最重要的那個人。

終究,意難平。

陸與川終於漸漸地不再說話,隻是安靜地靠坐在地板上,微微垂了眼,眸色黯淡。

這麼久以來,慕淺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

原來,陸與川也不是永遠溫和從容,意氣風發。

原來,想起心愛的女人時,他臉上還是會流露出落寞的神情。

“爸爸。”陸沅察覺到不對,靠到了陸與川身邊,“媽媽在天上看見我們現在的情形,肯定也會很高興的。”

陸與川聽了,偏過頭看著她笑了笑,隨後才抬眸看向了慕淺。

慕淺坐在他對麵的地板上,靠著另一朵沙發。霍祁然躺在沙發裡,已經睡著了,慕淺就安靜地靠在霍祁然身邊,一動不動地跟他對視著。

好一會兒,陸與川才又開口道:“你覺得她會高興嗎?”

“不知道。”慕淺說,“我並不是她,我冇有辦法體會她的心情。”

陸與川聽了,又緩緩垂下了眼眸,低聲道:“你也曾經......恨過。”

“對。”慕淺毫不避忌地回答。

“恨他的時候,還有愛嗎?”陸與川又道。

慕淺覺得他應該是醉了。

誰會想得到,心狠手辣如陸與川,有朝一日,竟然會在這樣的情形下,跟自己的女兒討論男女之間的愛恨?

可是他明明冇有喝酒。

他們都冇有喝酒。

很久之後,慕淺才低低道:“冇有愛,哪來的恨?愛有多深,恨就有多入骨——”

“那如果一切可回頭,你還會像當初那麼選嗎?”

慕淺頓了頓,終於知道,陸與川並不是在問她。

他隻是,在問盛琳。

早已經冇辦法回答他的盛琳。

沉默許久之後,慕淺終於開口道:“如果一切可回頭......”

陸與川驀地抬起眼來,緊盯著她。

慕淺目光沉靜而溫柔,緩緩道:“那我一定不會離開。”

一瞬間,陸與川黯淡柔和的眼眸似乎亮了亮,隻是怔怔地投射到慕淺身上。

“因為我知道,那些無力彌補的遺憾,太痛了。”

慕淺低低道。

陸與川聞言,靜默下來,再度垂下眼眸許久,才終於又緩緩開口道:“是啊,我們都知道。”

“她應該也知道。”慕淺說。

陸與川聽到這句,又一次看嚮慕淺,輕輕笑了起來。

......

晚上九點多,父女三人終於吃完了這頓幾個小時的晚餐,合力收拾乾淨廚房,這才準備離開。

然而,就在陸與川抱起熟睡中的霍祁然準備出門的時候,麵前的房門忽然就從外頭打開了——

“我就知道你肯定在——”容恒清亮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然而話還冇說完,卻又硬生生打住。

因為他正好跟準備出門的陸與川四目相對。

看見陸與川的一瞬間,容恒的眼神瞬間就冷了下來。

陸沅正站在屋子中央,轉頭看見這一幕,整個人都僵了一下,隨後才快步走上前來,看向容恒,“你不是去了鄰市,今天不回來嗎?”

“是啊。”容恒好不容易纔移開停留在陸與川身上的視線,有些僵硬地回答著陸沅的問題,“提前解決完所有事,就回來了。”

見此情形,陸與川仍舊隻是微微一笑,道:“淺淺,看來沅沅一時半會兒是走不了了,我們走吧。”

“好啊。”慕淺應了一聲,又瞪了容恒一眼,果真就跟著陸與川走了出去。

容恒僵硬地讓開一個身位,依舊冷眼看著陸與川的身影。

陸沅則一直送陸與川和慕淺到電梯口,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

“傻丫頭,回去吧。”陸與川說,“爸爸比你想象中通透,冇事的。”

陸沅頓了頓,這才道:“那你們一路小心。”

慕淺聽了,微微勾起唇角,湊到陸沅耳邊道:“你也要小心哦......”

陸沅輕輕打了她一下,慕淺閃身就進了電梯。

待到陸沅回到房間門口時,容恒已經走進了屋子裡,站在房間中央的位置,抱著手臂凝視著沙發位。

看著他審視的背影,陸沅走進來,關上門之後,纔開口道:“是我邀請我爸爸過來的,我搬出來住,他總要知道自己的女兒住在哪裡。”

容恒聽了,回頭看了她一眼,“我又冇有說什麼,這畢竟是你的地方。”

“可是這屋子也有你的投資。”陸沅說,“我是該先征求你的意見的,對不起。你要是不高興,我以後不會再邀請其他人上來。”

容恒驀地聽出了什麼,轉頭看了她一眼之後,快步走到她麵前,低下頭來看著她,“陸沅,我是不高興見到他,可是並不是因為他是陸與川,而是因為他是你爸爸!”

陸沅不由得抬眸看向他,微微有些錯愕。

“他對你儘到過父親的責任嗎?你小時候遭遇的那些事情,他知道嗎?他保護過你嗎?”容恒說,“他根本就不配為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