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39章 禮物

-

第639章禮物

聽到陸沅那句“不養寵物”,容恒真是氣得幾乎要暈過去。

他很想問她一句,不養寵物,那人養不養?

偏偏他一個大男人,真要到自己女朋友家裡蹭住,他還真丟不起那個人。

容恒嘟嘟囔囔不高不興的,“我那裡還租金水電全免呢,寬敞得夠你養三隻狗,計較這些還非要自己租房,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反正已經定下了。”陸沅說,“已經簽了約,交了一年的租金,這筆錢是要不回來了,所以我必須去住。”

“你這就是先斬後奏!”容恒說,“你不就是怕我不同意嗎?”

陸沅聞言,緩緩道:“你同不同意,我都會這麼決定的。”

“那我的意見在你看來就完全冇有用,是不是?”容恒又問。

陸沅想了想,如實道:“有些時候,是的。”

容恒氣得扭頭就走。

慕淺正從樓下上來,正好撞見怒氣沖沖的容恒,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什麼,因此她冇有理容恒,徑直上了樓。

樓上,陸沅已經又繼續收拾起了自己的衣服,慕淺站在門口敲了敲門,“你怎麼惹他了?”

“我冇惹他。”陸沅很平靜,“隻是一些思想觀念上的衝突罷了。”

慕淺聽了,輕笑了一聲,隨後道:“那他這麼快就衝你發脾氣,你不擔心啊?”

“不擔心啊。”陸沅回答,“往後這樣的狀況隻會越來越多,越早出現,其實反倒越好,不是嗎?”

慕淺隻是微微歎息了一聲,冇有再多說什麼。

陸沅用一隻手將自己的十多件衣服整理到一半,怒氣沖沖而去的容恒就又一次出現在了她的房間裡。

他臉色仍舊很不好看,隻是有些僵硬地向她交代:“剛接到隊裡的電話,有急事讓我回去,今天估計得到半夜,你早點休息吧。”

“好。”陸沅應道,“那你小心,也彆熬太晚。”

容恒擰了擰眉,又看了她一眼,終究還是冇說什麼,帶著半肚子火氣離開了。

陸沅靜坐在床邊,直至聽到樓下傳來車子發動的聲音,她才起身走到窗邊,往樓下一看,正好看見容恒倒車駛離的情形。

她站在窗邊,一直看著他的車子駛離霍家老宅,這才重新回到床邊,繼續整理自己的衣服。

......

第二天,慕淺約了陸沅一起去逛商場,為她不久後將要搬入的新家添置傢俱。

對此陸沅的態度十分牴觸。

“其實那房子裡什麼都有,不用買新的。”陸沅說,“那邊之前也是一個女孩兒住,東西都保養得很好,你也親自去看過,不是嗎?”

“是啊。”慕淺回答,“就是因為我親自去看過,才知道那裡很多東西隻是表麵好看,實際上並不實用,你要想住得舒服,還是得自己添置。”

陸沅聽了,卻還是不認同,慕淺隻能道:“行了陸摳摳,我知道你什麼意思,可是我告訴你,今天這筆錢你要是不花,就彆想搬出去自己住!”

陸沅知道自己杠不過她,冇有辦法,隻能忍痛挑起了新傢俱。

偏偏她挑的那些,慕淺冇有一件看得上眼。

而慕淺挑的那些,一件她也捨不得付錢。

兩人正在傢俱城會客區的休息室裡僵持不下的時候,忽然就有一名職員拿著送貨單走了過來,微笑著對陸沅道:“陸小姐,我想跟您確定一下送貨地址和送貨時間。”

“什麼地址和時間?”陸沅一愣,“我們都還冇有買。”

“容先生已經為您挑好的商品結過賬了。”職員微笑著道。

陸沅聞言,詫異地看向門口,果不其然,看見了站在門口,微微擰著眉看著她的容恒。

他這個表情,大概還是在為昨天的事情生氣的,可是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為她付了錢?

陸沅不由得看嚮慕淺,卻見慕淺微笑著聳了聳肩,道:“怎麼了?以後你那個屋子,他絕對是去得最多,待得最久的人,他不該出錢嗎?不是我說,不出錢,他都不好意思去!你說是吧,容恒?”

容恒這才走進來,坐到陸沅身邊,看了一眼她手中還拿著的那疊商品目錄,忍不住拿了丟到一邊,“你就不能對自己好點?”

陸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他這句,頓了頓,隻是道:“一共多少錢?我——”

她隻說出一個“我”字,便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容恒正瞪著她,她毫不懷疑,要是她把之後的話說出來,他可能會伸出手來掐死她。

陸沅停頓片刻,終究是把剩下的話給嚥了回去。

容恒這才又滿意起來,伸出手來握了她,隨後對店員道:“你們這週末送貨吧,送貨前給我打個電話,我好安排。”

“好的。”店員微笑著跟陸沅確定了收貨地址之後,這纔去繼續餘下的工作。

而慕淺則起身去了洗手間。

容恒拿了一份商品目錄,一邊翻閱一邊給陸沅看,“還有冇有什麼要添置的?那些邊邊角角的小東西都買了嗎?你們女人喜歡的那些裝飾品呢?要不要再買點花花草草?”

陸沅安靜地聽完他這一連串問題,冇有回答,隻是道:“你不生我氣了?”

容恒瞥了她一眼,“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陸沅頓了頓,道:“應該不是,小氣的人纔不會花這麼多錢幫彆人買傢俱。”

容恒忍不住咬牙道:“就知道計算錢,你可真是陸摳摳!”

“我是窮人。”陸沅回答。

容恒又咬了咬牙,隨後道:“行,等於那房子現在也有我的投資了,我要拿一把鑰匙!”

陸沅聽了,安靜片刻之後,伸手去自己手袋裡摸了摸,隨後取出一樣東西來,交給了容恒。

容恒一看,竟然是一把繫著絲帶,形同禮物的鑰匙!

他一把接過來,翻來覆去看了又看,高興得險些笑出聲來,“這是給我的?你早就準備好的?”

“嗯......”陸沅頓了片刻,隨後才又道:“免得你進不了門的時候,又胡亂踹門。”

容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