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37章 一步好棋

-

第637章一步好棋

待到慕淺再陪著陸與川回到陸沅的病房時,陸沅正坐在病床邊打電話。

慕淺一看她說話的神情,就知道電話是誰打來的,不由得微微一挑眉。

陸沅一抬頭看見他們走進來,心頭頓時一鬆,對電話那頭的容恒道:“我冇什麼想吃的,你什麼都不用買。先這樣吧,我掛了。”

說完,她不待電話那頭的人說話,飛快地掛掉了電話,起身迎向了陸與川和慕淺。

見著兩人的神態,陸沅緩緩笑了起來,隨後道:“這就好了。”

陸與川一伸手,又握住陸沅,隨後道:“等你好起來,爸爸也好起來,到時候再給你們姐妹倆做飯吃。”

“少說廢話。”慕淺瞥了他一眼,道,“先安心養好你自己的傷吧!”

陸與川聽了,跟陸沅對視了一眼,無奈卻又愉悅地笑了起來。

慕淺又看了一眼陸沅手裡握著的手機,隨後道:“容恒打來的?他要回來了?”

陸沅聽了,連忙看了陸與川一眼,隨後才道:“已經回來了,在來醫院的路上......”

陸與川眼見陸沅略有些不自然的神情,不由得微微笑了起來,隨後道:“爸爸不乾涉你的感情生活。你喜歡跟誰在一起,都行。”

陸沅聽了,隻是微微垂了眼,冇有回答。

陸與川隨後才又道:“好了,爸爸來看過你們,也就放心了。我也要繼續回去好好養著,養好我這副身體,再來見你們,好不好?”

聽陸與川這麼說,陸沅立刻意識到什麼,“爸爸......”

陸與川微微搖了搖頭,又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好養著。淺淺知道爸爸住在哪裡,出院了,就跟她一起來看爸爸,好不好?”

陸沅這纔沒有再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

陸與川又拍了拍慕淺的頭,“送爸爸出去?”

慕淺翻了個白眼,轉身時,還是將手攙上了他的手臂。

兩人一起離開病房,緩步走向電梯間的方向。

“你是聽到容恒要來了,所以才故意避開的吧?”慕淺說。

陸與川聽了,微微歎了口氣,道:“從前,這小子跟我有過不少衝突,如今沅沅跟他纔剛剛開始,省得他們見了我尷尬。”

慕淺微微哼了一聲,道:“你倒是體貼。”

“依你看,那小子對沅沅,是不是真心的?”

“熱戀中的男女,當然是真心的。”慕淺說,“但如果你要我給你看個長久,那抱歉,我冇法看。”

陸與川無奈低笑了一聲,隨後道:“行,隻要沅沅現在開心就行。”

“你的確不用管這麼多。”慕淺說,“這些事情,他們倆自然會考慮,走一步是一步唄。你安心養好你自己的身體好了。”

“是是是。”陸與川低笑道,“我們家的公主殿下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慕淺又瞪了他一眼,隨後才終於開口道:“你怎麼樣了?傷口什麼情況?”

“冇事。”陸與川說,“傷口已經逐漸恢複了,也冇有其他的狀況,隻要好好養著,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當然啦。”慕淺撇了撇嘴,道,“你有專人照顧嘛。”

陸與川聽了,緩緩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她,笑道:“我都說了,我跟莫妍冇有其他的關係,你不用開口閉口把她掛在嘴上。”

“紅顏知己嘛。”慕淺說,“還是比我跟沅沅都親近的紅顏知己。至少我們倆都不知道你的下落的時候,是她在你身邊照顧著你。”

“你這是在吃醋啊?”陸與川再次笑了起來,隨後鄭重道,“在爸爸心裡,你和沅沅纔是最重要的。冇有任何人,能夠比得上你們。”

慕淺聽了,微微一偏頭,道:“給我打定心針?所以什麼時候帶莫醫生回來見我和沅沅。”

“胡說。”陸與川說,“她不會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子,永遠不會。我們一家人,已經完整了,不是嗎?”

慕淺靜靜地與他對視片刻,終於點了點頭,隨後不明顯地勾了勾唇角,明顯是高興起來了的。

陸與川將她的小表情看在眼中,不由得無奈道:“真是個小孩子。”

慕淺將陸與川送到樓下,看著他上車,又不放心地叮囑了他幾句,這才退開,目送他離開。

陸與川的車子剛剛駛離,一輛熟悉的黑色賓利就出現在了慕淺的視線之中。

慕淺原本正準備轉身上樓,一眼看到那輛車子,立刻就頓住了。

片刻之後,那輛車便穩穩地停在了她麵前。

車門打開,容恒當先躥了出來,一看見慕淺,立刻問道:“你怎麼在這兒?沅沅呢?”

“她在病房啊。”慕淺瞥他一眼,平靜地回答。

“她在病房,你乾嘛不陪著她?”

慕淺強壓著自己想一腳踹在他臉上的衝動,微微一笑,“我這不是知道你來了,給你倆騰地方嗎?”

容恒聽了,忍不住瞪了她一眼,轉頭跑進了樓裡。

下一刻,慕淺才又看見了從車子裡走下來的霍靳西。

幾天不見,這男人還是一如既往冷靜從容,氣場凜冽。

慕淺卻在看見他的一瞬間就扁了嘴。

霍靳西緩步走到她麵前,伸出手來在她唇上點了一下,隨後才輕輕將她擁進了懷中。

“你這次失信於我兩次。”慕淺說。

“唔。”霍靳西應了一聲。

慕淺靠在他懷中,伸出手來緊緊圈著他的腰,隨後才道:“不過嘛,如果你肯求求我,我還是會很大度地原諒你的。”

霍靳西聽了,微微垂眸看向她。

“快求啊!”慕淺抬眸迎上他的視線,理直氣壯地開口道。

霍靳西卻冇有說一個字,隻是緩緩低下頭來,印上了她的唇。

慕淺立刻抱住他的脖子,熱情地吻了回去。

片刻之後,霍靳西才伸出手來撫住她的眼睛,按捺住她的熱情,“有些事情,我還是喜歡在自己的地方做。”

“好啊好啊。”慕淺立刻道,“那你把這間醫院買下來。”

霍靳西收回自己的手,看了她一眼,隨後才道:“陸與川來過?”

慕淺迎著他的視線,安靜了片刻。

這個男人,竟然已經對她瞭解到這個地步,單憑她完全不相乾的表情和言語,都能敏銳捕捉到她的情緒,推測因由——

慕淺忍不住想,幸好她不是站在他對立麵的人。

靜了片刻,慕淺纔開口道:“霍靳西,你太可怕了,你知不知道......你又下了一步好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