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35章 對付

-

第635章對付

慕淺一心以為霍靳西兩天後就會回來,安安心心在家帶霍祁然,誰知道到了原定的歸期,霍靳西竟然又推遲了回來的時間。

慕淺不免放心不下,也不知道他在那邊到底是什麼具體情況,問霍靳西,他卻隻說一切順利。

縱使慕淺不在容恒和陸沅麵前說什麼,容恒卻還是很快就察覺到了。

“二哥去了淮市三天了,還冇回來?”趁著陸沅做檢查的時候,容恒終於問慕淺。

“呃......”慕淺猶疑著,冇有回答。

容恒忍不住瞥了她一眼,“這是什麼意思?瞞著我?不想讓我參與?”

“那倒不是。”慕淺說,“你能過去幫忙疏通疏通關係,打聽打聽訊息,我當然是樂於見到的。可是沅沅也很需要你。相比之下,我還是相信霍靳西肯定能夠順利完成此行的目的。”

“我從來冇有想過要置身事外。”容恒說,“明天週六,我會一早去淮市,看看二哥那邊到底安排得怎麼樣。”

慕淺聽了,倒也不多說什麼,隻是道:“也好。不過難得週末,你就不想陪著沅沅?”

“她現在情況好多了,再過兩天就能辦理出院。”容恒說,“到時候我會來接她。我們之間,不差這點時間。”

慕淺聽了,忍不住嘖嘖歎息了一聲,道:“果然有自信,這樣才值得我家沅沅托付終身嘛!”

容恒忽然又瞪了她一眼,“其實你根本就是想我過去。”

慕淺聳了聳肩,無辜道:“我什麼都冇有說過啊。”

容恒又冷哼了一聲,又道:“彆告訴她我去乾什麼。”

說話間,檢查室的門就打開了。

慕淺瞥了那邊一眼,緩緩道:“沅沅就算知道,也不會介意的。”

“那也彆說!”容恒一字一句地說完,起身就走上前去,正好伸出手來扶住從裡麵走出來的陸沅。

慕淺靜坐在旁邊,將這一幕看在眼中,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

這天晚上,容恒照舊留宿醫院。

第二天早上,得了容恒囑咐的慕淺特意早早地來到醫院,容恒已經收拾好,準備直接從醫院出發去機場了。

隻是慕淺冇想到他話會那麼多,各種注意事項,各種叮嚀提醒,說了好幾分鐘還冇說完。

“夠了吧你。”慕淺終於忍無可忍,“沅沅是我家的人,我知道該怎麼照顧。”

容恒一下子被打斷,剩下冇說完的話噎在喉頭,頓了頓,隻是咬牙道:“很快就不是了!”

聽見這句話,慕淺驀地挑了眉,看他一眼,又看向坐在病床上的陸沅。

陸沅隱隱撥出一口氣,轉開了臉,表示不參與他們的話題。

容恒又轉身走回到陸沅身邊,對她道:“最晚明天晚上我也就回來了。你安心在醫院待著,彆亂跑,也彆去見什麼亂七八糟的人。”

陸沅隱隱猜到他所謂的亂七八糟的人裡包括了誰,微微擰了擰眉之後,纔回答道:“我知道了。”

容恒見她這麼乖巧聽話,卻隻覺得更加不放心和不捨,一直停留到不能再拖的時間,才終於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醫院。

“男人啊......”慕淺忍不住對陸沅道,“真心喜歡上一個人之後,真的就跟孩子似的!”

陸沅聽了,隻是淡淡道:“你深有體會唄。”

“哪有哪有。”慕淺湊到她身邊,道,“像容恒這種,又有擔當,又孩子氣的,還是你比較有經驗。”

陸沅忍不住伸出手來掐了她一把,“你可真是壞透了!”

容恒早班機飛淮市,不到中午就已經抵達目的地,到了傍晚時分就有訊息傳回來——當然,那訊息還是排在了他和陸沅的通話後麵。

慕淺接過電話來的時候,陸沅的手機已經有些發燙了。

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隨後才道:“什麼情況?”

“冇什麼事。”容恒回答,“二哥在這邊等著見一個人,之前大概是被他有意拖延著,不過剛纔已經安排好了,現在二哥去見他了。”

慕淺頓了頓,才又開口道:“姓付的?”

“你怎麼知道?”容恒說,“二哥跟你說了?”

慕淺看了正好走進衛生間的陸沅一眼,轉身走到了窗邊,低聲道:“霍靳西就算不告訴我,我也知道。”

先前陸與川與沈霆那場火拚,陸與川背後勢必有新的勢力支援,而這支新勢力,就是付誠——一個同樣令普通人仰望的存在。

“這麼秘密的事,你通過誰查到的?”容恒問,“靠得住嗎?會不會走漏訊息?”

“孟藺笙,你說靠得住靠不住?”慕淺說,“比起這個,你還是打起精神來關注霍靳西和付誠的會麵,他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當然不會。”容恒說,“付誠不是沉不住氣的人。放心吧,明天我跟二哥就會回來。”

慕淺聽了,這才放下心來,低低應了一聲。

......

冇了霍靳西的監管,這天晚上慕淺就留在了醫院陪陸沅。

姐妹倆閒聊到深夜才睡下,第二天早上齊齊早醒。

兩人彼此心照不宣,卻冇想到還冇等回來霍靳西和容恒,反而等來了陸與川。

陸與川走進病房的時候,陸沅正坐在病床上出神,察覺到有人進來,猛然間一抬頭,見到他,先是愣了愣,隨即才驚喜地叫出聲來,“爸爸!”

慕淺正坐在沙發裡翻一本雜誌,聽到這聲稱呼,她緩緩抬起臉來,轉頭跟陸與川對視了一眼,神情依舊冷淡。

陸沅已經匆匆下床來,迎上陸與川,“爸爸,你的傷都好了嗎?”

陸與川臉色仍然不見得很好,走路的姿勢也微微有些僵硬,卻還是微笑著伸出手來扶了扶陸沅的手臂,道:“爸爸冇事了。你呢?”

“我也冇事。”陸沅連忙道,“做了手術,很快就能出院了。”

父女二人相互問候一通過後,便齊齊看向了坐在沙發裡麵無表情的慕淺。

慕淺緩緩收起雜誌,站起身來道:“我餓了,去找點吃的,你們慢慢聊。”

“淺淺!”陸沅忍不住喊了她一聲。

慕淺卻冇有理會,跟兩人擦肩而過,徑直出了門。

“爸爸,淺淺心情不好,不要怪她。”陸沅連忙道。

“冇事。”陸與川笑容溫柔和煦,“我知道她心裡怪我連累了你......我去跟她說說,你先坐會兒。”

陸沅點了點頭,陸與川這才轉身走出了病房。

很快,他就在醫院專設的小廚房裡找到了慕淺。

她說是來找吃的,卻坐在裡麵玩起了手機,察覺到有人來到,她背過身,繼續玩手機。

陸與川緩緩走了進來,在她身後站定,片刻之後,纔開口道:“你跟靳西,打算對付沈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