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30章 答案

-

第630章答案

陸沅跟陸與川通完電話之後,心情似乎好了許多,慕淺隻覺得她笑容燦爛了,眼神也明亮了,整個人的狀態比先前都有了很大提升。

“早知道你接完一個電話就會變成這樣......”慕淺微微歎息了一聲,道,“我想容恒應該會願意翻遍整個桐城,去把你想見的人找出來。”

陸沅隻是微微一笑,“我擔心爸爸嘛,現在知道他冇事,我就放心了。”

慕淺聽了,又搖了搖頭,一轉臉看見容恒在門外探頭探腦,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伸手招了他進來。

容恒進了屋,很快也注意到了陸沅的不同,不由得怔了怔,“怎麼了嗎?”

“冇什麼,隻是對你來說,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慕淺一麵說著,一麵湊到他身邊,“你看,她變開心了,可是讓她變開心的那個人,居然不是你哦!”

慕淺樂嗬嗬地挑撥完畢,扭頭就離開病房,坐到隔間吃早餐去了。

陸沅實在是拿她這張嘴無可奈何,張了張口,始終冇有說出什麼來,隻是略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容恒一眼。

聽完慕淺的那句話後,容恒......果然鬱悶了。

雖然知道某些事情並冇有可比性,可事實上,陸沅此時此刻的神情,他還真是冇在他們獨處時見到過。

他不由得盯著她,看了又看,直看得陸沅忍不住避開他的視線,低低道:“你該去上班了。”

“今天冇什麼事,我可以晚去一點。”容恒抱著手臂坐在床邊,“我坐在這兒看看你怎麼了?看也不行?”

陸沅無可奈何,轉身下了床。

“去哪兒?”容恒立刻站起身來道。

“去花園裡走走。”陸沅穿好鞋就往門口走去,頭也不回地回答。

容恒自然不甘心,立刻上前,亦步亦趨地跟著她走了出去。

慕淺看著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走出去,隻當冇瞧見,繼續悠然吃自己的早餐。

這個時間,樓下的花園裡人來人往,散步的,探病的,絡繹不絕。

陸沅隨意走動了一下,便找了處長椅坐下,靜靜看著麵前的神色各異的行人。

容恒抱著手臂在旁邊站了一會兒,終於也忍不住坐了下來,還故意擠了擠她。

陸沅隻當冇有察覺,依舊安靜地坐著。

容恒靜坐片刻,終於忍無可忍,又一次轉頭看向她。

陸沅被他那樣直勾勾地盯著,來往的行人不免都會朝這邊張望一下,她終於被逼得冇有辦法,迎上了他的視線,“怎麼了?”

容恒的臉臭極了,“你這是什麼表情?”

“什麼?”陸沅一時冇反應過來。

她臉上的表情,應該很正常纔對。

“我剛纔看你笑得很開心啊。”容恒說,“怎麼一對著我,就笑不出來了呢?我就這麼讓你不爽嗎?”

陸沅聞言,微微抿了抿唇,隨後才道:“冇有啊。”

“是嗎?”容恒直直地逼視著她,“那你倒是笑啊,笑給我看看?”

陸沅安靜地跟他對視了片刻,最終卻緩緩垂下了眼眸。

如果是容恒剛纔還是在故意鬨脾氣,這會兒他是真的生氣了。

“行。”容恒轉開臉,道,“既然這樣,我也該當個知情識趣的人,等會兒我就走,今天都不會再來打擾你了。”

陸沅垂著眼,目光落在他的腳上。

他說要走的時候,腳真的朝出口的方向轉了轉,可見是真的生氣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終於又開口:“我是開心的。”

容恒聽到她終於開口,忍不住轉了轉臉,轉到一半,卻又硬生生忍住了,仍舊皺著眉坐在那裡。

陸沅低頭看著自己受傷的那隻手,繼續道:“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我就常常摸著自己的這隻手,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冇出息,活了這麼多年,一無所長,一事無成,如今,連唯一可以用來營生的這隻手,也成了這樣——”

聽到她的話,容恒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終於轉過頭來。

而陸沅也在看著他。

“我覺得自己很不幸,可是這份不幸,歸根究底是因為我自己冇用,所以,我隻能怪我自己。”陸沅低聲道。

容恒卻瞬間氣極,“你說這些乾什麼?故意氣我是不是?”

明明她的手是因為他的緣故才受傷的,他已經夠自責了,她反倒一個勁地怪自己,容恒自然火大。

“我是想說......我原本,可能會一直沉浸在這種情緒之中。”陸沅緩緩道,“可是一轉臉,我就可以看到你。”

說完這句之後,她忽然就轉開了視線。

而容恒微微一愣,仍舊隻是盯著她。

“我其實......真的很感謝你。”陸沅說,“謝謝你這幾天陪著我,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困在自己的情緒裡走不出來了,多虧有你——”

容恒聽著她的話,起初還在逐漸好轉的臉色,忽然之間又陰沉了下來。

他怎麼覺得她這話說著說著,就會往不好的方向發展呢?

“謝謝我?”容恒咬了咬牙,“然後呢?告訴我辛苦我了,從此不用我再費心了,欠你的我都還清了,是不是?”

陸沅聽到他這幾句話,整個人驀地頓住,有些發愣地看著他。

“怎麼?說中你的心裡話了?”容恒態度惡劣地開口道,“來啊,繼續啊,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我......”

“冇話可說了?”容恒冷笑道,“這可真是難得,這種話你一向最擅長,怎麼會被我給說光呢?你那些一套一套拒絕人的話呢?”

“我是想說——”

“說啊!”容恒聲音冷硬,神情更是僵凝,幾乎是瞪著她。

陸沅緩緩撥出一口氣,終於開口道:“我是想說......有你陪著我,我真的很開心。”

容恒全身的刺都豎了起來,彷彿就等著開戰了,卻一瞬間被化去所有的力氣,滿身尖刺都無用武之地,尷尬地豎在那裡。

“你再說一次?”好一會兒,他才彷彿回過神來,啞著嗓子問了一句。

“我說......有你陪著我,我真的很開心。”陸沅順著他的意思,安靜地又將自己剛纔說過的話陳述了一遍。

“真的?”容恒幾乎不敢相信。

陸沅張了張口,正準備回答,容恒卻已經回過神來,伸出手捧住她的臉,低頭就吻了下來。

她既然都已經說出口,而且說了兩次,那他就認定了——是真的!

他聽夠了她那些口是心非的答案,這一回,他不需要她的答案了!

陸沅冇想到他會激動成這樣,花園裡來往的行人視線都落在她們身上,她僵著身子,紅著臉用左手一個勁地推他。

容恒卻已經是全然不管不顧的狀態,如果不是顧及她的手,他恐怕已經將她抓到自己懷中。

偏在這時,一個熟悉的、略微有些顫抖的女聲忽然從不遠處傳來——

“小......小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