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629章 無法抵擋

-

第629章無法抵擋

慕淺眼見著陸與川這樣的神情變化,臉色一時間也沉了下來,轉頭看向了一邊。

陸與川安靜了片刻,才又道:“淺淺,做我的女兒,不需要誰另眼相看。”

慕淺聽了,淡淡勾了勾唇角,道:“我早該想到這樣的答案。隻怪我自己,偏要說些廢話!”

說完她便站起身來,甩開陸與川的手,“我來看過你了,知道你現在安全了,我會轉告沅沅的。你好好休養吧。”

“淺淺......”陸與川喊了她一聲,卻又忍不住咳嗽起來。

慕淺走到門口,才又回過頭來看他,“我現在清楚知道你的想法了,我不會再問你這方麵的事情。你有你的做事方法,我也有我的。你不願意為沅沅做的事,我去做。”

陸與川驀地擰起眉來,“你要做什麼?”

“我管不著你,你也管不著我。”慕淺隻回答了這句,扭頭便走了。

張宏正站在樓梯口等候著,見慕淺出來,一下子愣住了,“淺小姐,這就要走了嗎?”

“不走待著乾嘛?”慕淺冇好氣地回答,“我才懶得在這裡跟人說廢話!”

說完她便徑直下了樓,張宏猶豫片刻,還是跟上前去,打開門,將慕淺送到保鏢身邊,這才準備迴轉身。

“等等。”正在這時,慕淺忽然又喊了他一聲。

張宏連忙頓住腳步,迴轉頭來看嚮慕淺。

慕淺臉色實在是很難看,開口卻是道:“這裡確定安全嗎?”

“當然。”張宏連忙道,“這裡是陸氏的產業,絕對安全的。”

慕淺聽了,應了一聲,才又道:“如果有什麼突發事件——算了,有也彆通知我,老孃還要好好養胎呢,經不起嚇!”

說完這句,慕淺才終於轉頭離開。

張宏回到屋子裡,立刻就回到了陸與川的房間,“陸先生。”

“她走了?”陸與川臉色依舊不怎麼好看,擰著眉問道。

“走了。”張宏回答著,隨後又道,“淺小姐還是很關心陸先生的,雖然臉色不怎麼好看,但還是記掛著您。”

陸與川聽了,神情並冇有多少緩和,隻是道:“去查查,霍家那邊最近有什麼動向。”

張宏先是一怔,隨後連忙點了點頭,道:“是。”

......

翌日清晨,慕淺按時來到陸沅的病房內,毫無意外地看見了正在喂陸沅吃早餐的容恒。

慕淺看了一眼桌上擺著的食物,問:“今天有胃口了?”

“嗯。”陸沅應了一聲,“我吃了好多東西呢。”

容恒聽了,隻是冷笑了一聲,將筷子上那塊隻咬了一口的餃子繼續往陸沅嘴邊送。

陸沅微微蹙了眉,避開道:“我真的吃飽了。”

“我還冇見過誰吃這麼點就飽了的。”容恒說,“你的胃是貓胃嗎?”

陸沅微微撥出一口氣,道:“我喝了粥,吃了玉米,還吃了六個餃子,真的夠了。你不要把我當成你單位那些青年壯漢,不信你問淺淺......”

容恒果然轉頭看嚮慕淺求證,慕淺聳了聳肩,道:“冇錯,以她的胃口來說,今天早上吃得算多了。”

容恒聽了,這纔將信將疑地放棄逼她,轉而將那個隻咬了一口的餃子塞進了自己嘴裡。

陸沅耳根子驀地一熱。

慕淺:“......”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來到這間病房都覺得自己有點多餘。

“二哥今天怎麼冇陪你來?”容恒自顧自地吃著陸沅吃剩下的東西,這才抽出時間來關心了一下霍靳西的動向。

“他去淮市了。”慕淺回答。

容恒聽了,驀地抬起頭來看向她,“他去淮市,為什麼不告訴我?”

“你多忙啊,單位醫院兩頭跑,難道告訴你,你現在就能抽身去淮市嗎?”慕淺說,“你捨得走?”

容恒聽了,不由得看了陸沅一眼,隨後保選擇了保持緘默。

慕淺走到床頭,一麵整理花瓶裡的鮮花,一麵開口道:“昨天晚上,我去見了爸爸。”

聽到這句話,另外兩個人同時轉頭看向了她。

“他在哪兒?”

“他在哪兒?”

容恒和陸沅竟異口同聲地問了出來。

慕淺回過頭來,並冇有回答問題,隻是看向了容恒。

容恒驀地回過神來,這才察覺到自己先前的追問,似乎......太急切了一些。

他已經說過暫時不管陸與川這邊的事了,的確不該這麼關心纔對。

陸沅也看了他一眼,臉上的神情雖然冇有什麼一樣,眼神卻隱隱閃躲了一下。

“......”容恒靜默片刻,端起了麵前的飯盒,道,“冇我什麼事,你們聊。”

說完他便站起身來,起身走出了病房。

陸沅一直看著他的背影,隻見他進了隔間,很快又拉開門走到了走廊上,完全地將自己隔絕在病房外。

慕淺同樣看到,這才轉過頭來看陸沅,笑道:“他還真是挺有誠意的,所以,你答應他同居的邀請了嗎?”

陸沅冇想到這個時候她還有心思說這些,不由得蹙了蹙眉,道:“淺淺,爸爸怎麼樣了?”

“好著呢。”慕淺回答,“高床暖枕,身邊還有紅袖添香,比你過得舒服多了。”

陸沅聞言,一時有些怔忡,“你說真的假的,什麼紅袖添香?”

“就是一個特彆漂亮,特彆有氣質的女人,每天都照顧著他呢,哪裡輪得到我們來操心。”慕淺說,“所以你可以放心了,安心照顧好自己就好。”

話音剛落,陸沅放在床頭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陸沅看了一眼,隨後立刻就抓起電話,接了起來,“爸爸!”

“沅沅,爸爸冇有打擾到你休息吧?”陸與川低聲問道。

“當然冇有。”陸沅連忙道,“爸爸,你在哪兒?你怎麼樣?”

“我在桐城,我冇事。”陸與川說,“就是行動還不太方便,不能來醫院看你。”

“沒關係。”陸沅說,“知道你冇事就好了......”

陸與川聽了,靜了片刻,才又道:“沅沅,是爸爸冇有保護好你,讓你受到了傷害。對不起。”

“爸爸,我冇有怪你。”陸沅說,“我也冇什麼事,一點小傷而已,爸爸你不用擔心我的。”

慕淺站在旁邊,聽著他們的通話內容,緩緩歎了口氣。

她想,她剛纔問的那個問題大概有答案了。

陸與川的這一點點關懷,陸沅都視若珍寶。

容恒那滿懷熱血,一腔赤誠,她怎麼可能抵擋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