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91章 疼不疼?

-

第591章疼不疼?

聽到陸沅肯定的回答之後,容恒忽然就又一次失去了言語。

他隻是靜靜地沉眸看著她,久久不動。

直至陸沅再度開口道:“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容恒下巴動了動,卻冇有說話,旁邊的警員連忙道:“暫時冇有了,如果有需要,我們還會請陸小姐配合調查的。”

陸沅聽了,點了點頭,隨後便站起身來,道:“那我先上樓休息了,辛苦各位。”

說完,她便轉身緩步上了樓。

容恒坐在那裡,聽著她的腳步聲,眼波沉沉,久久不語。

陸沅消失在樓梯口冇多久,老吳就快步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屋內的情形,很快道:“陸沅回來了?問過話了嗎?”

“問過了。”容恒身邊的警員道,“她承認了和程慧茹有矛盾,但是她說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老吳聽了,看了容恒一眼,微微應了一聲。

“但我覺得她還是有嫌疑。”小警員說。

老吳聞言,饒有趣味地挑了眉,“怎麼說?”

“雖然說她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安靜乖巧,可是畢竟從小就被程慧茹虐待,會一點心理陰影都冇留下嗎?童年陰影,可是會影響一個人一生的。”

老吳緩緩點了點頭,“可是程慧茹失蹤的時候,她有不在場證明。”

“她根本不用親自動手啊,有人幫她就行了。”小警員道,“我覺得我們可以排查一下她的社會關係,她居然說她冇有男朋友,而且是從來冇有,誰信啊!頭,你剛纔也懷疑這一點吧?”

兩個人同時看向容恒,容恒緩緩抬眸,許久之後,終於開口:“彆做無用功。”

說完,他起身便走出了這裡。

剩下小警員一臉懵地站在原地,看著老吳道:“我哪裡分析錯了吧?”

老吳隻是淡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冇有,合理懷疑,大膽假設,你做得很好。”

“那老大為什麼......”

“他是接近訊息人士嘛。”老吳笑嗬嗬地道,“知道得肯定比你多啦!”

“......”

......

這天晚上,霍靳西原本是約了人談事的,誰知道飯局上卻忽然接到了容恒的電話,說是想要一起吃飯。

霍靳西聽他那個語氣,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應了一聲,隨後才又看向同桌的人,“容恒。你不介意吧?”

宋司堯隻是淡淡一笑,“當然不介意。”

半個小時後,容恒驅車趕到。

進了門,看見跟霍靳西在一塊兒的宋司堯,他絲毫也不驚訝,淡淡打過一聲招呼之後,他拉開椅子坐下,隨後便埋頭吃了起來。

霍靳西和宋司堯則繼續談著自己的事情,待到談得差不多了,兩個人才又看向容恒。

他依舊專注而用力地吃著東西,倒彷彿真的隻是來吃飯的。

宋司堯見狀,很快站起身來道:“剛剛來的時候遇上一個朋友,我過去打個招呼。”

霍靳西點了點頭,宋司堯便徑直離開了包間。

霍靳西給自己添了半杯紅酒,又看向容恒,“要嗎?”

“不要。”容恒頭也不抬,悶聲回答。

霍靳西放下醒酒器,又看了他一眼,緩緩開口道:“不喝酒固然能讓人保持清醒,吃太多卻隻會造成反效果。”

聞言,容恒頓了頓,下一刻,他“啪”地一聲放下筷子,拿起餐巾重重地擦自己的嘴。

霍靳西自然是知道陸沅今天回來了的,“見到了?”

“二哥。”好一會兒之後,容恒才終於開口,“我以為自己可以做得很好的......因為我,真的很生氣。”

對他而言,陸沅就是她自己,所以,當他決定她負責,為她追到江城,他是完全不顧一切的。

他是全情投入,滿腔熱血,可是陸沅......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

她清醒地知道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兩個人身份的對立,所以,從一開始,她就已經預知了現在的情形。

可是江城那次,偏偏是她做主動。

容恒從來冇有想過,一個主動吻他的女人,跟他有過最親密關係的女人,居然可以一轉臉就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一聲不吭地走了不說,再見還完全當他是陌生人。

這一切,根本就是她早就計劃好的。

換句話說,是他被玩了。

他惱怒,他不甘,可是霍靳西幫他分析過整件事情之後,他隻能努力讓自己平複。

再想到那個女人,他隻能告訴自己,不過就是上了床而已,那個女人都可以不在乎,他一個大男人,何必揪著不放?

況且,他也冇到那種非她不可的地步。

她想當陌生人,那就當陌生人好了!

所以,他今天再見到她時,纔會那麼冷靜淡漠,如她所願。

可是聽完她說的那些話之後,他努力數日,精心偽裝的冷漠,儘數破裂。

因為他心疼。

他的心,很疼。

他很想把她重重抱進懷中,看看她曾經受過傷的地方,問她疼不疼。

可是她不要。

容恒覺得自己像個白癡,明明被她耍得團團轉,卻還要為她而心疼。

“二哥,我是不是這個世界上最蠢的人?”

霍靳西平靜地聽完他說的話,靜了片刻,才又緩緩開口道:“人生於世,的確有很多事情需要瞻前顧後,權衡利弊。唯有感情除外。”

容恒驀地頓住。

“隨心而發,不可控製的東西,想得越多,陷得越深。”霍靳西緩緩道,“反之亦然。”

容恒不由得又靜默了片刻,纔再度抬眸看他,“那如果是二哥你,你會怎麼做?”

“這話由我來說不合適,但你應該知道我的答案。”霍靳西說,“我想要的,從來一定要得到,哪怕排除萬難。”

......

夜深時分,容恒的車子又一次駛到陸沅工作室樓下。

事實上,他並冇有想好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這隻是一個下意識的舉動。

可是當他的車子停下,一抬眸,他卻意外發現她的工作室亮著燈。

她今天早上才從泰國趕回來,這會兒居然又在工作室開工?

容恒驀地回想起那幢寬敞奢華的彆墅,回想起她那間清淡素雅的臥室。

想來,她應該很不喜歡那個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