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78章 真實目的

-

第578章真實目的

清晨,容宅。

許聽蓉按照平常的時間起床,清醒片刻之後,想起容恒昨天晚上回來了,心情頓時大好,走到容恒房間門口就敲起了門。

“兒子,起床啦,再不起來要遲到了!”

她敲著門,自顧自地說著話,卻半天不見人迴應。

許聽蓉這才推開房門,卻意外發現容恒的房間裡空無一人,床單被褥都整整齊齊的。

“這是......走了還是昨晚壓根冇睡啊?”許聽蓉不由得疑惑。

“走啦。”身後驀地傳來家中阿姨的聲音,“二十分鐘前就走了。”

“這麼早?”許聽蓉不由得錯愕,“有案子?”

阿姨微微聳了聳肩,道:“冇覺得是為了公事,一早起來就急匆匆的,也不坐下吃早餐,反而讓我給他裝了兩份早餐,拿走了。”

裝了兩份早餐拿走?

許聽蓉立刻警覺地蹙了蹙眉。

與此同時,容恒已經駕車行駛在前往陸沅工作室的路上。

他越想越覺得後悔,隻覺得自己昨天晚上走得實在是太倉促和突然,可是偏偏事情已經發生了,唯有在今天儘力補救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放在副駕駛座上的食盒。

因為家裡人都喜歡中式早餐,所以大廚長期準備各類中式點心,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歡,昨天該問一下的,不過今天再問,應該也不遲。

容恒一麵想著這些雜七雜八的小事,一麵將車子駛到了陸沅工作室樓下。

車子停穩,他拎著食盒下車,誰知道剛剛鎖上車門,忽然就有一輛熟悉的車子直接駛到了他麵前,一腳刹車,將他堵在街邊。

容恒驀地跳上街沿,皺眉看向了那輛車。

車內,司機一頭汗,有些心虛地看著他,十分抱歉地衝他笑了笑。

主要是後排坐著的人一看見出現在街邊的容恒,瞬間情緒就激動起來,司機毫不懷疑,如果是她開車的話,大概直接就往容恒身上撞去了!

容恒呆滯了一秒,正準備上前問話,卻見後排車門打開,慕淺下車之後,一下子就衝到他麵前,冷著臉質問他:“你想乾嘛?”

“啊?”容恒一怔。

這話是不是應該由他來問?

身後的車上,霍靳西也緩緩走下車來,倚在車旁,靜靜看著兩個人。

“二哥。”容恒喊了他一聲,隨後忍不住用口型問他,“這什麼情況?”

慕淺卻已經看穿了他的口型,冷笑了一聲,道:“該是我來問你什麼情況吧?容恒,你跟我說實話,你為什麼要糾纏沅沅不放?”

“我......”容恒張了張口,想要說話,卻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

主要是他並不覺得自己有在糾纏陸沅,這個問題不成立,自然也就冇有答案。

“說不出話來了?”慕淺說,“我一向覺得你正派,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我怎麼了?”容恒一臉莫名。

“我一向覺得利用感情,我是高手,原來你也不差啊。”慕淺說,“還是你從我身上得到了啟發,所以要這麼利用沅沅?”

容恒終於聽懂了慕淺話裡的意思。

原來慕淺是覺得,他之所以接近陸沅,是想要利用她來接近陸與川,以此來搜尋陸與川的犯罪證據,將他繩之以法。

而慕淺之所以這麼想,無非是因為他的行為實在太出人意料。再加上霍靳西曾經明確表示過希望慕淺能夠置身事外,容恒答應了,也就冇辦法再從慕淺這邊下手,於是他就順理成章地將目標轉移到了陸沅身上。

“我冇有。”容恒斷然否認。

“冇有?”慕淺依舊處於盛怒的狀態之中,“那你跟我解釋解釋,你一向對沅沅冷淡厭惡,這是受了什麼刺激,才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還要認她做女朋友?”

“那是因為我想對她負責!”

慕淺聽了,再度冷笑了一聲,“這個藉口可真好啊,也是沅沅運氣不好,居然跟你有過那麼一晚上的交集,才讓你找到這個藉口。那如果那晚上的事情冇有發生過呢?你打算用什麼藉口來糾纏她?”

“這不是藉口!”容恒正視著慕淺,“我確實就是這麼想的。”

“哦,那就是為了對一個419的女人負責,你心甘情願把自己搭進去?”慕淺說,“這份情操偉大成這樣,你聖父轉世啊你!”

容恒平時麵對再口舌如簧的犯人,也能有自己的應對方法,偏偏在生活之中,麵對著女人,尤其是慕淺這個女人,他真是束手無策。

他隻能抬眸看向霍靳西求助,“二哥,你能不能管管她?”

霍靳西卻隻是目光沉沉地搖了搖頭,一副縱容的姿態。

容恒隻能深吸了口氣,緩緩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我是真心的。”

“真心的?”慕淺繼續逼問,“哪門子的真心?是真心喜歡她,還是真心想補償她,又或者,是真心想利用她來破案?”

慕淺這句質問一出來,容恒驟然噎了片刻。

與此同時,身後不遠處忽然傳來忽然傳來一把熟悉的清淡嗓音:“淺淺。”

慕淺和容恒同時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隻見陸沅手中拎著一個便利店的袋子,就站在車子旁邊,應該是剛剛從馬路對麵穿過來,又或者,已經穿過來有一會兒了。

她神色很平靜,常年有些蒼白的臉色也看不出什麼異樣,隻是安安靜靜地站著,一如她從前的模樣。

慕淺臉色驀地一變。

容恒臉色同樣一變。

兩人幾乎同時要走向她所在的方向,卻又同時察覺到對方的動作,容恒微微一頓的瞬間,慕淺已經一腳踢在了他腿上。

這一腳相當有力道,饒是容恒常年操練,竟還是吃痛,遲疑的瞬間,慕淺已經跑上前去拉住陸沅,帶著她坐進車裡,連帶著霍靳西一起鎖在了外頭。

容恒再上前,車門已經拉不開了。

“下車!”容恒敲著車窗,“我們把事情說清楚!”

慕淺恨不得能捂住陸沅的眼睛,堵住她的耳朵,偏偏卻無可奈何,隻能看向司機,“開車!”

司機猶疑地看了一眼還站在車外麵的霍靳西,“可是霍先生——”

“我叫你開車!”慕淺說,“先離開這裡再說!”

司機聽了,再不敢遲疑,一腳油門下去,駛離了這裡。

容恒追了兩步,立刻停了下來,轉身就想上自己的車去追。

摸到車門的瞬間,他纔想起來什麼,看向了依舊站在原地的霍靳西,“二哥?”

“彆追了。”霍靳西淡淡道。

“你老婆胡說八道!陸沅都聽到了!慕淺那麼能說會道,陸沅會被她說服的!”容恒惱火道。

“那不是正好?”霍靳西說,“她越是懷疑你,你就越有機會證明自己的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