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60章 男伴

-

第560章男伴

慕淺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道:“她一定是很好很好的女人,隻可惜,就是運氣不太好。”

陸沅伸出手來握住她。

霍靳西就在慕淺身後不遠處的位置跟人說話,說話期間,視線還在不斷地往這邊看。

陸沅見了,不由得輕笑了一聲,道:“你運氣好就行啦,媽媽應該會很欣慰的。”

“就我運氣好,你不要好運氣啊?”慕淺說。

陸沅聳了聳肩,“從小到大我運氣都不太好,卻也好好地活到了現在,也算是挺好運了。”

“你要求可真低。”慕淺說了一句,想起什麼,不由得又八卦了起來,“對了,那個蕭琅怎麼樣了?”

一聽到這個名字,陸沅下意識地就皺了皺眉。

她張了張口,正準備回答什麼的時候,身後就傳來一把聲音:“沅沅,我給你拿了飲料,你身體不好,彆喝帶酒精的。”

慕淺順著聲音一看,頓時就樂了,說曹操曹操到,這個蕭琅,貼得還真是夠緊的。

蕭琅拿著兩杯飲料走到兩人麵前,先是衝慕淺打了個招呼,隨後纔將手中的飲料遞給陸沅。

慕淺一見有八卦,頓時就忘乎所以,幾乎就要與蕭琅熱情地聊起來時,卻忽然察覺到陸沅在暗處捏了捏她的手。

慕淺一轉頭,見陸沅臉色實在是不太好,這才連忙收起玩鬨的心思,簡單跟蕭琅說了兩句,便準備拉著陸沅離開。

然而這樣的場合,蕭琅怎麼會願意錯過跟陸沅相處的機會,因此慕淺拉著陸沅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狗皮膏藥這回事,有些時候實在是很煩人,因為隻要貼得夠緊,真是怎麼撕都撕不掉。

這一點,慕淺深有體會,正覺得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她眼角餘光內忽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慕淺立刻就拉著陸沅看了過去,“霍靳南!”

霍靳南一身筆挺的西裝,正拿著一杯香檳,裝模作樣地跟人在正正經經地聊天。

一聽到慕淺的聲音,他轉頭看了一眼,跟對方說了句什麼,很快就走了過來。

此情此景,慕淺自然不會去過問他為什麼會出現,隻是微微一偏頭,看著他笑了起來,“你來得可夠快的呀,為了見我們家沅沅,你臉皮可真是厚到家了。”

霍靳南聞言,看看陸沅和她身後的臉色微變的蕭琅,再看嚮慕淺,兩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霍靳南頓時心領神會。

“那是當然。”霍靳南笑著朝陸沅伸出手,“早就聽說過沅沅的名字,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見一麵,可惜你一直很忙,都冇時間來家裡做客。難得今天尋到這樣的機會,我當然不能錯過了。”

蕭琅聽了,看著霍靳南的眼神頓時就充斥了防備。

陸沅猶在愣神,慕淺輕輕撞了她一下,她這纔回過神來,伸出手去,“霍靳南先生,你好。”

霍靳南輕輕托起她的手來,放到唇邊輕輕一吻。

“喂!”蕭琅瞬間臉色大變,欺身向前,“你乾什麼?”

霍靳南直起腰來,微微一用力,就將陸沅拉到了自己身後,隨後迎麵對上蕭琅。

蕭琅是模特,身高腿長,天生的衣架子,一身正裝極具氣勢。

而霍靳南一身經典的意式西裝,原本是一身慵懶不羈的氣息,然而當他挺直身板對上蕭琅時,竟絲毫不輸。

相比蕭琅的如臨大敵,霍靳南的玩家風格就顯得相當從容不迫了,他略略挑了眉,笑吟吟地看向蕭琅,“這位先生是——”

“蕭琅。”蕭琅強行壓下不悅,勉強說出自己的名字。

“哦——”霍靳南應了一聲,隨後道,“冇聽說過。”

“你——”蕭琅頓時更加憤怒,卻猶強壓著,看向霍靳南,“那請問您是?”

霍靳南冇有回答,隻是微微偏頭看向了慕淺。

慕淺立刻道:“好說好說,桐城霍家,霍靳南。”

聽到桐城霍家幾個字,蕭琅臉色頓時就變了,種種情緒彙合在臉上,那臉色真是相當精彩。

“沅沅,這位蕭先生是你今晚的男伴嗎?”霍靳南轉頭看向陸沅。

陸沅搖了搖頭,“不是,蕭先生是客人。”

“那太好了。”霍靳南說,“不知道我今晚能不能有幸成為你的男伴?”

陸沅微微點頭一笑,“當然可以。”

霍靳南這才又看向蕭琅,“蕭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讓我們單獨相處一下?”

蕭琅到底勢單力薄,見此情形,終究隻能知難而退。

慕淺看著他轉身離去,有些同情地衝他的背影揮了揮手。

蕭琅一離開,陸沅立刻從霍靳南臂彎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謝謝你幫我解圍。”

“不必客氣。”霍靳南笑道,“況且我是真的想做你的男伴,你怎麼能就用這麼一句話回絕我的心意呢?”

陸沅顯然不擅長應付霍靳南這種油腔滑調的男人,不由得看嚮慕淺求助。

“讓開啦你。”慕淺立刻嫌棄地揮開霍靳南的手,“不要來玷汙我們家沅沅。”

“唸完經就不要和尚?”霍靳南嘖嘖歎息,“你怎麼是這樣的人。幸好,沅沅不會像你這麼冇良心。”

兩人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地互懟起來,陸沅有些無奈地轉頭看向旁邊,目光不經意間掠過門口,卻是一愣,“宋司堯?”

聽見這個名字,慕淺頓時冇了和霍靳南鬥嘴的興致,立刻拉了陸沅的手,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哪裡哪裡哪裡?”

話音剛落,她就已經看見了正站在門口的宋司堯。

那是一個長相精緻的男人,眉目清俊,頎長瘦削。雖然已經是眾人所仰望的“大佬”,身上卻依舊帶著一股少年氣。這股少年氣不在於長相,而在於氣質。雖然身在這樣的場合,他眉目之間依舊清晰地流露出一絲冷淡與排斥,對於迎上前來打招呼的人,也隻是禮貌疏離地點頭打招呼。

但是這股子生人勿近的氣息與霍靳西從前那種冷傲卻又是截然不同的,彷彿他並非自負不凡,而是真的不習慣這樣的場合。

而他身上的少年氣,大概就來自於這一絲不太明顯的緊張感。

“冇想打爸爸居然還請到了他。”陸沅說,“他一向不怎麼出席這種公眾場合的。”

慕淺點了點頭,表示認同的時候,忍不住去看霍靳西。

兩人相隔十多米,慕淺看到霍靳西的時候,卻見霍靳西也正看向她這邊。

慕淺立刻向他示意宋司堯的方向,霍靳西卻似乎早就已經看到了,隻看了一眼,便又收回了視線。

這人......真是一點八卦精神都冇有!

慕淺驀地想起什麼,拿手肘撞了撞身後的霍靳南,“哎,你高中跟霍靳西是同校,那你應該也認識宋司堯吧?霍靳西高中的時候是組了個社團嗎?你們居然都是一個學校出來的!”-